[西安e报:2671期]万税西安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4月15日。著名的泰坦尼克号在1912年的今天由于撞上冰山而沉,1500余人死亡。

[1]收税

西安市地税局最近很尴尬,一边要哭着深入学习营改增,一边要在5月1日营改增落实前最后捞一笔,风闻曲江一些地产国企最近就遭到了地税的大规模骚扰,近三年的账都要翻出来抖一抖,就是要看有没有能罚一笔的由头。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稍微解释一下吧,营改增就营业税改增值税,所谓进一步较大幅度减轻企业税负。这里要说明的是,营业税归地税征收,地税归地方;而增值税归国税征收,国税归属中央,收税后再按需分配回地方,要知道,国税一般要有7成左右回到中央,剩下的再由各省市分配。这下你该明白吧?地税的真金白银都被国税抢走了,也就是说西安的税收贡献了中央,因此才有了这最后黑一笔的想法和举动。

但罚款显然不够,西安地税局近日透露,从2016年5月1日起,西安市范围内将逐步全面推行个人所得税全员全额扣缴申报,什么意思呢?这意味着兼职工资也将被记入个税申报范围内。以前各企业向地税报税,只报员工纳税总数,并不包括兼职、临时工等,而此举改革后,则全部都要申报,这就叫多收一笔是一笔。如果我在之前解释得足够清楚,那么你此时自然能明白地税此举的用意了。

[2]万税

既然说道个税,那就还是说说关于税负的事情吧。

尽管有无选票不纳税之说,但在当下,我们每当以纳税人自居质疑政府和当权者时,低端的五毛、兔杂和小粉红们常抛出这样一句话——“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够纳税吗?”或者说,“交这么点个税装什么纳税人,连个公务员的工资都发不起。”嗯,这就是典型的无知者无畏,下面我来从税负上给大家普及一下,究竟你要交多少税。

小粉,一个普通西安人,每月薪水4000元,在这座国际化大都市里,没有房贷压力,已经能以早吃泡馍晚泡吧的白领而自居了。

首先,小粉需要缴纳15元的个税,这也是他从不以纳税人自居的理由之一,15块钱嘛,碎碎个事,连个优质泡馍都买不起了。不过,小粉显然不知道,他经常光顾的泡馍店,每月需要上缴营业税、城建税、地方教育费附加税等各种比例的税款,泡馍店老板显然不是瓷锤,因此这些税负就被巧妙地计算在了每碗泡馍中,顾客每吃一碗泡馍,就帮老板缴了很小一个比例的税款,这一点,掰馍的小粉并不知情,还在抱怨狗适的老板又涨价了。

小粉用的手机是最新款的肾6S,国行货,价值5500人民币,但他也不清楚,这一价格中已经包含了17%的增值税,这就已经935了,别急,这还没算城市维护建设税。一个5500的肾机,小粉至少要掏1000多贡献给他最爱的国家,但这一点,小粉依然不知道,他还坚信自己的钱被万恶的美帝赚跑了。

小粉甚至不知道,自己每周逛超市买的日用品,在消费过后都要为增值税买单,2010年,国内征收的个税仅占税收总额的7%,而仅增值税和营业税占据了总额的近半,多数人都在为这些间接税买单,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小粉还打算买车,嘴上说着爱国的他心水的是那些日系进口车,而这里就包括了25%的关税、17%的增值税、10%的购置税、5%的消费税,买回车后,他还要每年缴纳一笔的车船税,开车加油还有燃油附加税。这些在他掏出20万的购车款后,有将近10万都流入了政府的口袋。如果真如小粉们所说,每买一辆日系车就会为日本造一颗子弹,那么每买一辆日系车所缴纳的税款,够小粉的政府造1000颗子弹了,但事实上,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呢,小粉们也不知道。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每个月只交15元的个税,不配自称纳税人。

这就是小粉的故事,他就隐藏在你我之间。

[3]公务员

大西安有一个公务员老王,44岁,在省内某个信息化部门就职,去年9月刚被提拔为副处长,但却选择了辞职创业。据《华商报》透露,老王在用3D打印技术卖手串,已经和2个合伙人投资了30万进去。

我理解的公务员辞职,一般都是在职位内累计了不少人脉和资源,找到了闷声发大财的门路,于是就下海自己干了,比如在商务厅考察招商,你可以开个公司自己玩,大西安教育部门的实权派们,不都跑到私立学校当副校长去了么?至于这个老王在信息化部门到底挖出来什么宝贝,恐怕就只有懂行的人知道了。

[4]长安

一个2009年的烂梗(343期之1),被西部网在微博上翻了出来又热炒了一番,那就是西安到底要不要改名叫长安,还得到了媒体的跟进报道。这种群体性癔症已经很久没有复发也不屑复发率,看来西部网药丸,都沦落到炒作这种新闻的地步了。

[5]考博

三秦都市报首席记者姬娜带着实习生做了一篇陕西美女学霸得到美国7所名校博士录取的新闻,但是连图特么的都没拍,就翻出来一张N年前的毕业照,就敢说是美女…在新闻中,麻省理工学院被写成了麻省理工大学,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这个小姑娘来自西安高新一中,15岁留学美国,属于非典型的标本,毫无借鉴之处,而这条新闻最后,显然是一个无耻的留学机构广告,嗯,三秦也药丸了。

[6]打死亲生女

4月5日凌晨,汉中一男子到派出所投案自首,称女儿遭自己体罚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在面对记者怎么下得去手的质问时,男子一边表示心里难过,一边称“自己的娃自己教育”。这就是典型的赵国家长心态,不止西安斯坦,拥有这种家长,真是药丸了。

[7]尿毒症

西安晚报也加入了药丸的豪华套餐。据报道,纺织城17岁的小刘放弃学业离开校园,在家门口餐厅里找了一份工作,理由是父亲在去年被确诊为尿毒症,为了筹集医疗费,她不得不放弃学业,提前步入社会赚钱补贴家用。下一步就是征集社会捐款了呗,反正赵国这么庞大的税款自有赵国的用途,草民是不得觊觎的。

[8]赌博

近日,三秦都市报又接到群众的匿名投诉,还拍摄了一段聚众赌博的视频,在视频中,安康市汉滨区双龙镇的干部正在扎金花,手里攥着厚厚一沓百元钞票。面对举报,汉滨区纪委表示,视频是算不得数的,是否真实还需要警方判断。呵呵。

[9]黄碟

这个年代,居然黄碟在农村还有市场,互联网普及还是太不到位了。4月14日,宝鸡岐山蔡家坡派出所民警在辖区例行检查时,发现蔡家坡影剧院承租的录像厅播放淫秽录像,于是查处了黄碟38张,将负责人行政拘留。

[10]三字经

三字经都能当国学在西安的57中表演,呵呵,最后就请欣赏一下这场群魔乱舞吧。

[西安e报:2671期]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10期]当梦想遭遇现实
[西安e报:1575期]集体主义遗毒
[西安e报:1940期]兼职当个打手去
[西安e报:2305期]家门口垒个灶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