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72期]到梁家河去学习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4月16日。西安人无论是官方还是个人,都对于国际化这个名词很是向往,尤其是国际化大都市最能让西安人高潮。2013年的今天,未央区大明宫街道办吹了个大牛逼,表示要建设国际化街办(1567期之7)。哈哈哈哈,妈的智障!

[本周冷笑话之一]到梁家河去学习

梁家河在得到赵国大大的加持之后俨然成了一个圣地(1498期之8)。又是成了旅游胜地,又是被拍成电视剧,又是成了发达乡村(2613期之2)。这次又成了延安全市1910名第一书记轮番学习的集训地。三秦报还特地配了一幅书记们在树荫下跟村民同乐的照片。

图片名称

看完这条新闻,我不由得想起习夶在英国演讲时讲述自己当年是如何攻读莎士比亚(2244期之4)的事情来,有可能是真的,据说习夶当年下乡到陕北的时候,梁家河派人去接学生,有个鸡贼的村民看到夶箱子小,就特意选了箱子,结果越走越沉,本以为是黄金,偷偷打开却发现里面都是书。根由村民回忆,夶当年曾赶了几十里路去找同来的知青借书,还有因为在煤油灯下看书导致两个鼻孔被熏黑。总之,你国夶在梁家河后来做了村书记,并带领人民搞建设。在新闻宣传立,你国夶简直就是个十全十美的完人。

赵国人对于龙兴之地向来是很有情缘的,你看就连满大街卖的各种食物都有乾隆下江南的身影,西安街头卖的火宫殿臭豆腐,那都是当年毛太祖给加持的。当年去婺源浪荡,见到旁边有一个名为江湾的人造景区,好奇问导游出自何典,导游大方表示,这里本无典故可循,但正好我们考证到长者祖籍源于此,特地为长者修建了江湾,你看江就代表长者。如今走国,是习夶当政,富平,梁家河自然而然的就火了。可能去梁家河培训能沾点儿仙气,毕竟连普通人都要跑到梁家河去吃一吃主席套餐(2483期之[本周后续]),新闻媒体各种学习精神(2615期之1),官员去梁家河参加个培训,也就顺理成章了嘛,说不定能认识比自己高级的上峰,得到赏识,从而平步青云呢。

但你们可别忘了,同样是当书记呢,你国夶那叫虎落平阳,龙游浅滩,人家老爹可是开国元勋呢(2460期之本周冷笑话之一)。哪怕你天天学习所谓的习总书记各种讲话精神,没有好爹,基本都是扯淡。说完这一句吐槽的话,聊些正经事。

网上曾有一个很著名的照片,该照片拍摄的历史背景是欢迎元首希特勒,但在该照片里当所有人在摆出欢呼状时,有一个人并没有欢呼,而是冷着脸,双手抱胸摆出不合作的态度。这张照片让我一直思考的问题得到解决:不欢呼也是一种权利。

可能是国家受辱,战争太过于惨痛,以至于当那个湖南口音在天安门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时,随之而来的是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这种欢呼饱含了一种长期受辱之后的解脱。

但这种欢呼就真的好吗?欢呼之后要做什么?大跃进、抗美援朝,十年文革,成批成批的有人在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中死去。每一任书记的讲话都会引来各种欢呼学习,以及研究各类精神,新闻报纸连篇累牍的解读各类书记讲话,解读他们到底有多么的爱人民,多么的为国鞠躬尽瘁,但现实果真如此吗?

如果这些问题没想通,就先不要跟着一起欢呼,不喊不叫不欢呼也是一种权利,你是独立的个体,如果有人来跟你分享学习心得,请告诉他:请走开,你挡住了我的阳光。

[本周冷笑话之二]斯坦人的长安梦

4月13日,日人民报发布了一篇名为《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的评论文章,这篇中学生水平的文章,引起了@三秦士子(讲真,现在网络ID是“地名+某某”的基本属于智障)内心肿胀的长安梦,提出了“西安要不要改名长安”的疑问,然后又@了据说是陕西门户网站的西部网微博,然后一个近7成人支持改名的微博投票就出现啦(2671期之4)。

图片名称

地名恢复旧称或者改名这个话题一点都不新鲜了。斯坦人早在几年前就曾有过这样的呼求,有新闻记载的是2010年,襄樊改名襄阳之后,西安人受了刺激,呼吁将西安改名长安,当时也有一个投票结果。

图片名称

6年时间,从投票结果来看,我想悲伤地宣布一下:傻逼浓度真的是越来越多了。先讲清楚傻逼的坏处:一是脑回路不够,所有正常人跟傻逼的争论最后都以正常人失败告终;二是,周围绕满傻逼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浓度过大就会隔离文明社会的发展。傻逼唯一的好处就是:便于统治者管理,因为无脑且听话。

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西安斯坦人总是会有浓重的长安情节或者一想到改名字就一定得是长安?毕竟西安这个地方在古代有好多名字呢。我问过一个傻逼,得到了这样的一个回答:唐朝是咱们国家最为繁华的朝代,文明高度发达,万邦来朝你知道吧,就是各种外国人来咱们这儿都得俯首称臣,还有咱是小日本的老师,你知道这个地方在哪儿吗?就在咱西安,古时候这里叫做长安,长安长安,长治久安,那时候长安就是国际化大都市了,跟咱们西安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想法不谋而合。

你们看,在你国,大多数人的历史文化水平,仅仅还停留在初中历史书的水平。对于唐代的历史,仅仅停留在开元盛世。斯坦人跟你国人的内心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喜欢谈论往日的荣耀,张口闭口别看老子现在落魄了,我们祖上当年可是有老佛爷赐下来的黄马褂。

西安斯坦人也很有趣,变着法子的吹捧过去的历史,什么当年跟北京只差一票,西安就是首都了。什么当年陕西话是唐朝时的官话,还有什么普通话是按照陕西话为原本的,诸如此类。我的建议是,这些屁话听听就好了,真有兴趣可以自己去考证考证。

斯坦人可能是容易高潮的那一类,比如前几年孙皓晖的《大秦帝国》被拍成电视剧的时候许多人就高潮了,大秦威武!我们三秦儿女都是虎狼之师,你们怎么不回家先安抚一下已到虎狼之年的你的媳妇呢?《芈月传》一出来,又是我大秦虎狼之师等等,当然了,肯定会有人提出把陕西改名秦。

我反对改名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这事情看起来太无趣了,即便是改名为长安,西安依旧还是这个毬样子。改个名字并不能就说明西安的发展会好起来。并且,多数人怀念长安,基本是属于无脑的人云亦云,看看唐朝历史,你就会知道,大家口中的什么盛世,基本只占到整个历史的一小部分。这跟一个因为年纪大到阳痿不能享受床笫之欢的人,妄图通过把身份证上的年纪改到十八岁是一个心理,改回到十八岁,见了大胸细腰的姑娘,不照样硬不起来吗?

有人提出说要尊重历史,尊重传统,更是扯淡了。谈及对于历史的尊重,你国人到底什么时候尊重过历史嘛,将自己的兄弟屠戮一空的李世民不照样是大家口中爱民如子的好皇帝吗?因为决策问题害死无数人的耄,在某些人的眼里不照样是中国人民的红太阳吗?你连眼前的历史都弄不明白,有什么脸面喊尊重历史呢?

[本周逝者]死于家暴的小女孩

汉中11岁的小姑娘,被他的父亲暴打两小时后,在清明节当天死去(2671期之6)。今天华商网还为此做了一个有关于大家讨论家暴的后续,大家都在讨论家暴的坏处。讨论的很热烈,大家都痛心疾首。贵国有个《反家暴法》里面提及了父母或者监护人不得对未成年人实施暴力。这句话怎么理解呢?就是法律告诉你,你不能对未成年人实施暴力。但发现有人家暴,处理结果是如果情节较轻,就依法不进行治安拘留,只出具劝诫书。至于怎么判定这个度,是由警方来判定,遵旨就是别他妈给我们添麻烦。

冯远征拍过一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家暴题材电视剧,多年以后在接受采访时,他并没有后悔接演这个角色,表示如果有人看了这个剧,能够走出家暴泥潭,那么自己就算是立功了。这部电视剧距今差不多有十几年的历史了,但因为家暴而发生的惨剧屡见报端,唯一能让人看得见光明的是现在有越拉越多的人,在面对家暴时选择了走法律程序。但未成年人在面对家暴时,是无法可依的。

虽然贵国有《未成年保护法》,但形同白纸。也就是说在法律的保护下,没有人能幸免于难。汉中这位小姑娘就是证明,在她之前,就有人死于父母之手,在他之后也会有人继续死于父母之手。

这事情让我想起一桩旧事,我发小曾经有一个姐姐,当时跟我们一个小学读书,高我们两级,我能有印象的是他姐姐长得很漂亮但比男生还淘气,喜欢玩单杠双杠,下课我们去操场玩,总会见到他姐姐坐在双杠上。后来,某一天就再也见不到他姐姐了,据说是发小他妈失手,把孩子打死了。

无论之后的人生是要翻天覆地还是跟陕西农村多数女孩一样嫁人生子,她的人生在小学时候就戛然而止了。让我惊讶的是,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事情有点残忍,都在叹息一个孩子就这么死去。但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对,父母打死了孩子,也就他人背后叹息一下,没有法律来制裁。事情就这么风轻云淡的过去了。

后来,看一个美国电影,里面有个小女孩的单亲父亲因为酗酒,好几天没顾上孩子吃饭,竟然被警察破门而入,将其拘留,然后法院剥夺了他的监护权,将他的女儿送到福利院。法官作此判决的理由简直震耳发聩,仅仅是因为怀疑该父亲长期酗酒有可能会对小女孩家暴。这才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合格法律。

但在贵国,基本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南京虐童案你还记得吗?就2015年4月的事情,当时在网上吵得多么热烈的,这孩子的养母就仅仅判了半年,今年3月份刑满释放了,最奇葩的是男孩的生母表示网友发帖给自己带来了劫难,并向孩子养母跪下认错,曾经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孩子表示,不恨养母,她打我都是为了我好。说实话,看到这三条新闻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很气愤和难过的,气愤于法律的儿戏,难过这事情最后竟然是如此的狗血。你看,生活永远都是一个苟且接着一个苟且。

汉中的那位小姑娘,愿你得到安息。

[本周公众事件]依法查处电动车

深圳等城市禁止电动车上路的时候,远在西安斯坦的某媒体就专门讨论了一下这个话题落地西安的事情。其实也不用考虑怎么落地了,斯坦的警察们早就开始动手了,4月6号人家就开干了,并且战果辉煌!这其中当然有人不乐意,14日就有小贩因不满扣自己的车,用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以死相逼,被警察行政拘留的事情。

图片名称

实际上我对于骑电动车的人并无好感,这种反感是来自于在西安的日常生活中,这种车主什么路都能走,而且从来不按喇叭,嗖的一下从你身边窜过去,惊出一身冷汗。另一个就是每次走出地铁,都会被一帮大老爷们围着问你走哪儿,实在是讨厌得很。

相比于电动车的讨厌,我更加讨厌此次整顿。每个人都有在这座城市生存的权利,每个人都有选择什么交通工具的自由,我就喜欢骑电动车,不喜欢打车坐公交。一个城市有大量的电动车存在,并且变成顽疾,不是因为电动车本身的问题,而是因为这个城市有问题。

但执法部门才不管这些,政令永远都是一刀切,集中力量办大事,这能让我们的生活变的更美好吗?并不能把,政府集中力量专项治理的事情不少吧,西安的小偷变少了?出租车不拒载了还是火车站不乱套了?没有精细化管理,捞一笔才是每一项整顿治理的内核。

你在网上大声支持查扣摩的载人拉客的乱象,但你不知道质监部门认定只有带脚蹬子的那种电动车才是合规的,这带来的一个风险就是,你虽然没有载客,没有违反交通,但你的电动车因为没有脚蹬子也可能被罚款。

正常的社会里,政府是服务部门,这就好比你们小区最近外来车辆停放过多,导致业主无法停车,于是向物业提出一个要求:禁止外来车辆在本校区乱停车。然后物业再去想办法拟一个小区停车管理办法出来,在经过全体业主的商量,最终实现对小区车辆的管理。

所以,支持不支持管理电动车三轮车的前提是,市民是否有这方面的需求,以及后续里有无各项治理条款可供商榷,最后才是治理。不过,不知道是走国人民太懒还是跪的时间太长,又或者天生就喜欢听话,走国的每一项政策都是由政府某个部门领导一拍脑袋,大笔一挥,政策出台,至于是不是合适,人家才不管。

太祖说大跃进就大跃进了,教育部说素质教育就素质教育了,海关说提关税就提关税了,证监会说熔断就熔断了,斯坦出租车说涨价就涨价了,电动车说查就查了。这在走国有一个共同的称号:为人民服务。

[本周校园]书记说了,睡觉的时候穿厚点

赵忠祥老师在其曾经主持的《动物世界》里有一句传诵一时的名言:又到了动物发情的季节了。这个季节是春季,不只是窗外的猫狗整夜哀嚎,人也会发情的。这个观点,西安文理学院女生宿舍的学生们肯定深有同感,自从3月以来,女生宿舍发生数起偷盗内衣事件,甚至还有人半夜拿着手机偷拍,整整持续一个多月,对此该学校的老师,书记是这样回复的:穿厚点,晚上别睡得太死。并且禁止学生传播此事,谁传播就找谁谈话。

图片名称

变态何其多,并不是哪个学校都能有上千肌肉男围住堵截小偷的场面,多数就像西安文理一样,要求学生穿厚点并控制舆论。那么,在面对侵犯时,该校是否要求学生夹紧了,不要给罪犯嫌疑人提供作案机会?

西安文理处理这事儿的准则就是家丑不可外扬。学校咋能有错呢,怪就怪女生们晚上睡觉没有穿棉袄,让变态产生了性欲。这事儿大家就当作没看见,什么都没有发生。

说到这里,有个现象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学校要求学生不得外传。据说西安体院那件事情之后,学校也要求学生不要再谈论此事。此类事情还有很多,斯坦的每个学校基本都有点丑事儿,但每到危急关头,总会有上峰跳出来压制舆论,创造一个和谐美好的校园环境。

@在西安原先还在的时候,曝光过许多学校的恶心事儿,遭到学校水军的无数攻击,被骂作是故意黑他们学校。后来@在西安从微博上被消失,估计松一口气的人员里也有学校的存在吧。

不要说大学是象牙塔之类的话,那就是一个小社会。这个小社会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大家都各怀心思。有一心投靠学校的五毛,见不得人说一点自己学校的不好,即便是事实俱在的坏事,他们也能因为你说了实话而攻击他人;还有胆小怕事的老实人,遇到事儿了就装作看不见;有不怕事敢于揭露真相的学生;有变态、色情狂小偷等等,各个类型你都能在大学里看得到。

唯一的一个问题就是:要选择做什么样的人。在这条路上,要么选择跟丫死磕到底,要么选择当个帮凶。

[西安e报:2672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11期]粤语才是陕西话
[西安e报:1576期]闷声发大财
[西安e报:1941期]太华路上的坑
[西安e报:2306期]爱国主义教育坟墓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