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假话媚上是一种下贱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祖马的房子和毛泽东的房子》。】

太过长久的独裁统治,加之现行政治体制所存在的诸多弊端,使得中国这块土地上的官和民,不但等级森严,而且个性鲜明。孟子曾有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但这一番说辞,不是在描绘现实,而是在表达希望。几千年过去了,时至今日,民贵君轻已经是中国的现实了吗?无数事实告诉我们,如果要用一个字来概括从古到今中国官和民的鲜明个性,前者可曰横,后者则曰贱,与孟子所向往的那种美好境界,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当然,不应否认这种状况是在逐渐向着好的方向变化,只是变化的幅度太小、速度也太慢!

至于说到中国的有些(或曰不少)为官者为何横?缘由倒也十分简单,这就是他们所掌握的巨大公共权力,不是由全体选民通过一人一票的选举、或者其它什么有效的民主方式授予,更无法进行严密而有效的控制。这样的权力,想让它呈现出谦卑状,想让它全心全意为民众服务,那是白日做梦——中国拥有世界上人数最多、贪腐金额最大的贪官群体,即为明证。这么一说,中国为民者之所以贱的根源,也就不言自明了。有道是“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面对着一种强大且蛮横的公共权力 ,你不低贱又能怎样?再者,大量的社会财富,都被大小贪官和利益集团成员纳入私囊,人家已经既富且贵,那数以亿计的草民,也就只剩下贫贱的份了!

不过,尽管由于历史的惰性所致,中国的老百姓在一些时候、一些方面还不得不贱。但这种贱,可以是低贱、是贫贱,却绝不应该是下贱。具体来讲,但凡那种强大且蛮横的公共权力,几乎无一例外地喜欢下民对其歌功颂德,而讨厌大家对他抨击指责。但现代民主社会中,公民的主要职责,却是对官员严密监督、及时批评;适度的表扬当然也需要,不过却绝对不能背离实事求是的神圣原则。否则,以假话谄媚公共权力,那就是下贱了。这种下贱的结果,既害民、也害官、更害社会,三败俱伤。

比如,大年初一晚,CCTV的“新闻联播”中,一位老年人接受记者街头采访时,那一通歌功颂德的话语中,起码“小孩读书不用操心”这样的表述,就完全是胡说八道,以此向权贵者抛媚眼儿,让人徒生反感。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谁不知道,在民间话语系统中,上学难,看病难,买房难,是被准确而生动地表述为压在中国老百姓头上的新三座大山。这里只说教育,而且只来说义务教育。国家立法规定,我们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并且向全世界庄严宣告:这个目标已经全部实现。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长期以来,由于政府对教育的投资严重不足,加之教育资源配置的严重不合理,致使不但城市学校和农村学校的质量差别巨大,而且就是在同一个城市里,所谓“名校”的质量,也远远超出其它学校。于是上小学、上初中,就成为了一场十分惨烈的竞争,五花八门的腐败也缘此而生。尤其吊诡的是,那些所谓的“名校”有不少是“民办学校”(包括利用国有资源运作的所谓“民办学校”)。他们依仗绝非合理拥有的优质教育资源,对义务教育段的学生,违法收取高额学费。对这样的恶劣行径,公共权力竟然长期不管不问。

人们不禁要质疑:为什么那么有钱、时不时满世界撒钱“扶贫”的中国政府,却不肯履行自己对本国国民的义务,办好数量足够、质量一流的义务教育段学校,而听任一些人在义务段教育段非法收取学费、搜刮民脂民膏呢?现如今,本应依法免费、免试、轻而易举入学的读小学、读初中,要过考试关、金钱关,变得十分艰难,那位接受记者街头采访的老年人,却还在光天化日之下胡说什么“小孩读书不用操心”。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干这种以假话媚权、媚上的勾当,往轻里说,也是为老不尊吧!

至于CCTV。我不相信电视台的记者、编辑、领导不了解眼下中国所谓的“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是怎么回事。当然,在现行体制下,我不奢望他们能把全部真话说出,但不说假话、达到“真话没全说,假话不曾说”的境界,总不是太难吧!为什么在播出这条街头采访时,不把“小孩读书不用操心”这么一句明显的胡说八道删掉呢?看来,他们欠缺的,是良知,是良心;这,当然更是下贱!

以假话媚上是一种下贱 二维码相关阅读
混蛋透顶的阆中市法院
当官容易吗?
“立场坚定斗志强”及其他
让人无语的“幸灾乐祸犯”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