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这几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梗特别火,我想起这些年翻船的友谊。

小学的闺蜜,名字谐音的关系,外号“金鱼”。她爸和我爸是同事,我们住在一个家属院,上下学一起,她和我们班一个男生谈恋爱(没错,四年级开始的恋爱,一直到小学毕业)。我这一会儿娘家一会儿婆家的身份自然我们走得更近了。

那时候小男孩撩妹绝没有如今wuli老公宋仲基的绝招。一群男孩子在放学后经常追到她家楼下用陕西话叫她外号,还一定要喊出儿化音才觉地道,心虚的金鱼妹一个人害怕,放学就叫我一起去她家写作业。有次男孩们在楼下喊了半天没人应居然跑到她家所在的楼层,为东户西户争论的时候,我俩透过猫眼偷窥外面的动静,听见外面说“这家里面有人往外看!肯定是这家”吓得赶紧蹲下。

六年级的时候金鱼妹生日,他爸在外面的饭馆给她摆了一桌生日宴,她邀请我一起去。席间她悄悄跟我说:“你爸现在当科长了,可是以前都是我爸当的。你爸把我爸位子抢了。”

当时我还是愉快地吃了人家一顿,然后没过多久我们就小学毕业上了不同的中学。开始几个月并没有因为父亲工作的竞争而疏远还会周末约在一起写作业,怀念有趣的小学生活,交流陌生的初中生活,但慢慢就联系少了,直到失联。

高中毕业她去了法国读书,又过了几年再在院子里相见,彼此都有些尴尬,当作陌生人用余光打量彼此一番匆匆路过。这就是小学那段翻船的友谊。

图片自@喃东尼图片自@喃东尼

初中的闺蜜就叫她星儿吧。同班同学,家也住得近,所以初中开学没多久就彼此引为闺蜜。

星儿的家庭经历过几次变故,她后来的人生也随之改变。不过这都是后话。当时班里还有一个一起顺路回家姑娘,英姿飒爽的喜欢中性风格打扮就叫她假小子吧,和我们也关系不错。初一没上完这俩姑娘都在班里谈了恋爱,当然不是什么三角恋。

可事后回想起来可能还是有互相较劲的谁的男友帅诸如此类的问题,星儿和假小子之间总有点你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你的小矛盾,我呢?用班主任给我妈说的话来说:你家这娃爱和班里拉帮结派坏娃(我们老师很耿直啊,谈恋爱不学习的统统认为是坏娃)一起玩,不过和谁关系都挺好。

又是初中毕业,友谊的小船又翻了。星儿上了一个区重点,假小子上的中专还是高中我都忘了,我上了省重点,城北城西离得远了,加上有了新朋友,自然老朋友就联系少了。

高一开学没多久星儿还来我们学校看过我,后来就没联系了。通过其他朋友知道她得情况,上了一个旅游专业的大专,毕业后好像在三亚的酒店工作过,又因为他妈的原因,劳务输出在新加坡机场做了几年地勤;后来回国后遇到一个比她大好几岁的同事恋爱并且谈婚论嫁,男的婚前劈腿,星儿分手后直到去年听说还是单着。

假小子高中后也失联了,前几年还是我妈告诉我,说在路上遇到她妈才知道假小子的零星情况。加过QQ,不过没几年又失联了,她现在好像在一所小学当老师。每次听到杰克逊的歌,我都会想起假小子——当年是她告诉我有个会跳太空步的明星是她的偶像。

从以上经历来看,毕业绝对是动摇小时候友谊小船的大风大浪。当然高中毕业和大学毕业,也有一些人是匆匆路过,但每个阶段都留下三两小伙伴在船上,并且至今航行在人生的航道,不出意外是会一起到达彼岸的搭档。就像太近的历史总是有些事情无法解密,还有一些承载忽远忽近友谊的小船飘摇不定,还没有释怀之前还是按下不表。

即使是翻船的友谊,也感谢曾经一路行驶过。在这个雨天问你们的安!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成不了家 立不了业
有一种美好叫闺蜜
我被闺蜜骗去西安做传销
回忆老同学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