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陈葵令人不安?

【感谢匿名投稿人的原创投递。本文仅授权INXIAN发布。】

陈葵,一个背景很红的女人,成了twitter「大中华区」的「总经理」,此事引发了twitter中文用户的强烈不满(2674期之2)。

「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twitter就是中文互联网用户在「自由世界」里的「崖山」。

如果twitter沦陷为支那赵家的「大外宣工具」,则意味着中文互联网用户如果再想拥有言论自由、隐私安全就必须转入Google+、tor、zeronet、暗网…等等影响力更小、用户更少、技术门槛更高的「互联网角落」里去了。

twitter对于不愿在GFW制造的「墙内」做奴的中文互联网用户而言,是目前仅有的几个既能对境内议题施加影响、又能和墙外主流世界保持联系的「阵地」。然而情况并不乐观——随着中共政权对「墙内」的中文互联网一轮又一轮的打压和扫荡,「墙内」的有价值内容越来越少,有意义的「议程」根本无法启动,GFW越来越高,导致twitter的中文用户越来越少,影响力日渐式微。

另一方面,微博、微信、头条等「有赵国特色的互联网产品」在「墙内」形成了巨大的用户群,产生很强的「虹吸效应」,墙内的社交媒体把很多不喜墙内产品的中文互联网用户也套在了墙内,放弃墙内网络产品的成本很高,很多人并没有决绝的态度也没有一定的技术手段,能够狠心弃用微信、微博、头条。

这就形成了很滑稽的现实:一方面墙内的互联网环境越来越恶化,变成一个封闭的「猪圈」一样的事实上的「局域网」,另一方面墙外的中文互联网信息碎片化越来越严重了,无法形成有价值、有影响力的话题议程。

陈葵
陈葵

最悲哀的还不是上面的这些。微博、微信、头条之类的东西,让本来就缺乏写作能力的中国人变得更不会表达,能写出流畅、易懂的文章的中国人是「凤毛麟角」了,鸡汤、段子、成功学、伪科学充斥在墙内互联网里,抄袭是司空见惯,打击抄袭、盗用反而会遭到「群起而攻之」。

这还没完,别忘了五毛、走狗、自干五、带鱼、环球时报之流一刻不停地制造着各类信息污染,打着「正能量」的旗号释放了一股又一股肮脏不堪的垃圾信息、堆砌了一个又一个逻辑陷阱、排放了一坨又一坨伪命题。

中文已经是一种被污染的语言。在墙内,各种关键词被屏蔽,比如巴拿马档案、六四;还有一批关键词被污化,比如公知、民主、自由、宪政;另有一批关键词被洗白,比如自干五、小粉红、爱国主义…现在如果你想用中文准确地去描述一下墙内的各种现象,都成了很困难的事儿,因为大家都不是一套的话语体系,甚至在同一套话语体系里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去描述。

《一九八四》描述了这样的场景:大洋国发明了一种新的语言,叫做“新话”。新话是世界上唯一词汇量在逐年缩小的语言。新话的全部目的就是要缩小思想的范围,使得大家在实际上不可能犯任何思想罪,因为将来不可能有任何语言来表达这些思想。

中文互联网的现状比《一九八四》要严重得多得多得多。

4月19日,《环球时报》为陈葵站台,更会加剧中文twitter用户对陈葵的不满和敌意。环球时报挺坏的,非常坏,简直就是故意激化矛盾和对立的。

那么陈葵呢?背景很红的她成为twitter的「大中华区总经理」后宣称要「讲好中国故事」。这又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应该懂了吧?

为什么陈葵令人不安?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为网络营销正本清源
陕西互联网的生存环境真的恶劣吗?
从南门草地变停车场说起
微博不是万能的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