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边潮已平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六)》。上篇回顾《梧桐叶上萧萧雨,斜阳却照深深院》。】

重读古龙的《剑花烟雨江南》。

古龙这个不着调的,即使写这种上两趟厕所就看完的短篇,也还是能把读者整出虐心的感觉。

首先这部作品的名字就麻烦。标题里本应该是带点的——《剑·花·烟雨江南》《剑花·烟雨·江南》《剑·花·烟雨·江南》三种分法,每种点法都正式出版过作品(包括电影)。之前的《流星蝴蝶剑》我也把标题里的点吃了,这次同样处理。

小雷是个典型的古龙式男主角,坚忍倔强好义。小雷的性格大约介于铁中棠和傅红雪之间。龙四帮过他,他就为龙四两肋插刀——真的是插刀,用肋骨夹住敌人的刀以换取生机;他认定金川是朋友,就算他拐走了自己的心上人,就算有人揭发金川坑蒙拐骗的黑历史,他也不改初衷。而对待丁残情这位恩仇交织的女子,小雷的做法简直算得上是无情无义且无理取闹。看得出古龙原本的设定是想讨论恩和仇的意义,后面会安排神转折的,不然小雷这个主角就太残忍了,古龙作品里就没出现过对女人如此无情的男主。

同名电影
古龙编剧、成龙主演的同名电影

丁残情很可惜。丁本可以填补古龙小说女主武力不足的空白,灭雷家满门之战,波谲云诡,是标准的古龙式动作戏,非常精彩。如果古龙好好把这部书写完的话,她有可能在我的古式女主排行榜里进前五。丁残情的身上确实有很多优质属性可以进行深度发掘。比如幼女时期目睹老妈被仇人(小雷的爹)先奸后杀,比如爱上仇人之子并跟他虐来虐去,比如自己给自己起名“残”。无论发展成梅吟雪还是林仙儿,丁残情都应该更加夺目才是。起码梅林二人都不曾说过如此虐恋风格的台词:

你为什么从不问问我叫什么?我也有名字。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近乎糊弄版本的结局把这个也许正牌女主写丢了。

不知道为什么,古龙跟“侯”这个爵位有仇。《浣花洗剑录》里的紫衣侯、《离别钩》里的世袭一等侯狄青麟都是大反派。所以看到“小侯爷”出现,眼前就产生了看柯南时那种“就是这个人”的直觉。本作里的小侯爷的既有剧情,却不过是发现被绿了派了个女杀手要去neng死小雷而已,算不上多邪恶。结局里他放过了纤纤而改娶女杀手这事儿实在太傻逼了。看着大反派苗子一下子降格成了打酱油的,心中不爽。

纤纤是小雷的马子,被甩之后先后依附金川和小侯爷,疑似报复主角。金川是小雷的朋友。小雷在家门即将覆灭之际把老婆孩子托付给他,他却转手把人给卖了。此二人身上本应该有剧情反转,且很可能不止一次的。然而现在的结局里,金川没了,纤纤也完全成了花瓶。这一点儿也不符合古龙的审美。

我猜,这部书是古龙早先写恩仇的主题的练笔,所以小雷和丁残情的设定都特别走极端。然而写着写着发现不好往下圆,就给搁置了。后来有一天,有人跟古龙约稿:“老熊,弄本书来骗钱呗?”
古:“忙不过来啊。”
人:“咱不跟钱过不去不行吗?”
古:“好吧,我这儿有份早年的废稿,你找人续个结局,发了吧…”

古龙后来亲自编剧、成龙主演的同名电影,可能才是这个故事本来的样子。
可是可是,那片子拍得比小说还难看啊!

江边潮已平 二维码相关阅读
前后左右忠奸
空留风韵照人清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与古龙对话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