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83期]宋江朝廷一条心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4月27日,1995的今天,中共中央批准陈希同引咎辞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常委、委员的职务。陈希同引咎辞职是因他对北京市发生王宝森涉嫌经济违法犯罪案件并自杀身亡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多年过去了,你国哪怕一个股长也没再引咎辞职过,你说不膜蛤能行吗?人家多洋气啊。下面进入土锤的关中小县。

[1]关中县城日常

让我们先去毫无旅游价值的大荔县春游一番。华商报今日刊登一篇新闻,特写了此县一个黑社会团伙的发展历程。2003年,大荔农民王登高(外号羔子)的父亲被人砍伤,由此萌发了“保护家人,保护自己”的想法,开了个俱乐部开始结交社会闲人,并协助政府搞拆迁工作。

后来,这货越战越勇成为街头一霸王,2010年2月因为事搞得有点大被判入狱3年,可2010年6月就“提前释放”了。之后羔子走上了人生的顶点,开始用正经生意洗白他的暴力建筑业,直到2014年来了个新青天,羔子集团才被抓,近日才开始审判,同时大荔县另一黑社也才被抓。

[2]为什么才被抓

整整11年,光天化日下的犯罪集团才被抓,除了司法腐败外是不是还有些其他原因呢?从报道中我们看到,作为当地有威望社团组织,遇到交通事故5分钟出警,商业纠纷立马摆平,羔子集团在处理民间纠纷的能力和效率上远远超过当地政府,就是收费看上去有些偏高,可政府的税收和公务员的贪婪可比这贵上百倍,而且还不一定解决问题。

我要是老百姓选黑还是白呢?显然这样的黑比白要好很多,这样的黑明码标价提供服务,虽然有滥用暴力的嫌疑可最严重也就是朝腿上挑脚筋,白的暴力和刑讯逼供才更恐怖。狄马老师曾写连载,分析梁山好汉的虚伪和残暴和朝廷本质一样,两害相权取其轻(夺了鸟位有如何),这样的黑社会我想老百姓还是支持的。

[3]宋江朝廷一条心

报道末尾记者问“何以能长时间盘踞大荔县为害一方,却令人深思”。当地警方给出的答案是:1、这届大荔人不行,贪财爱暴力。2、公安局长期没有局长只有政委(你妈不是还有县委书记大青天?),有个别人当了内奸。显然这不是正解。

据本人有限的县城生活经历和一些道听途说,你国基层组织基本已流氓化,有些流氓是白组织玩,有些流氓需要黑组织玩。白组织是不变的伟光正,黑组织就是卫生巾,血吸的差不多了,一个青天老爷就会宣布他要就民于水火打黑除恶。宋江和朝廷比只算是个太太太太小的角色。而愚民们怎么办呢?要么和宋江去替天行道风光一时不得好死,要么就粉红的坐在手机前鼓掌等待随机而来的一记大生活吧。

[4]据说今天选省长

新闻说你省要选举省长了(2657期之2),这个选举怎么进行,先有一个叫党的组织发一个文件,确定一个人选,然后就有政府官员和资本权贵以及德艺双馨艺术家们投票确定这个人选。特别民主,特别公开。至于省长叫什么,并不是特别重要。

[5]井下的陕西人

4月25日铜川发生煤矿透水事故,至今还有11人失联,据悉有9个铜川人,1咸阳人,1汉中人。人估计难救上来,但政府对家属很关照。记者这么讲:“对每名被困矿工家庭成立一个工作组,并逐人逐户通报救援情况,确定专人联络服务,被困矿工家属情绪基本稳定,矿区周边社会稳定。”

[6]吃煤灰的货车

 乘客

看看这幅图还以为是遇险的矿工营救上来了,其实他们只是彬县发往西安K8232次列车的乘客。西安铁路局4月25称:25日12时30分左右,此车因前行货物列车煤灰扬尘侵入车厢, 造成部分旅客不适…对此深表歉意。

对于能在公元2016年能看到这一幕人间喜剧,我对铁路局深表感谢。

[7]狼吃肉狗吃屎

在穷省有一个穷市叫安康,有一个叫汉滨区大同初级中学老师们不交饭钱蹭吃初中学生营养餐已有3年,该校长史洪安说,值班老师吃的是剩饭菜,也就没有收饭钱。

话说这个营养餐,是政府老爷给留守儿童的赏赐,每个学生可吃一顿4元钱的午饭。4块钱能有多大营养啊,就这老师们还要蹭,估计这玩意西安斯坦几大名校的狗都不吃。你国的狼和狗们真是一点油水都不错过。

[8]秦都小女贼

4月24日,咸阳兴茂广场一家护肤品店内。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在几名成人同伙的掩护下,娴熟的偷走了店员的肾6手机。都是养儿女的人,看到这一幕难免心酸。可转念一想,只要在支国,纯洁的孩子大部分将变成傻逼、骗子、盗贼和混蛋,毕竟不这样很难在这个恶人国混好,这个小姑娘也就是早熟了点。下面我们一起欣赏一下这精妙的团队配合吧。

[西安e报:2683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22期]新反腐方式
[西安e报:1587期]民营公交前景堪忧
[西安e报:1952期]鲜肉秀
[西安e报:2317期]领导的公车与公墓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