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84期]斯坦On Fire!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4月28日。1945年的今天,在意大利科莫省梅泽格拉镇的一个叫朱利诺的村庄,墨索里尼和情人克拉拉·贝塔西,连同15名内阁官员和顾问,被意大利抵抗运动的共产党游击队枪决。

[1]我的猪圈我做主

4月28日,在五一小长假放假前,贵国人大悄悄地通过了《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在出席表决149名人大常委会代表中,147票赞成、1票反对、1票弃权。新法将于2017年1月1日实施。

新法通过后的新闻发布会可谓槽点满满。首先,技术性地不安排翻译,要求前来采访的外国媒体用普通话提问。其次,以后非政府组织在支国境内活动,必须向公安机关登记报备。相应的,公安机关就有了约谈、停止临时活动、宣布不受欢迎的名单等等权力。再次,非政府组织代表机构不具有合法法人主体的资格,所以不能进行募捐。最后,非政府组织不能发展会员。

在一套自成体系的逻辑中,非政府组织被纳入明处的警方和暗处的国安24小时全天候监管的网中。欢迎来当傻逼,不要教唆猪民反抗,我的猪圈我做主。

[2]让领导费心了

4月28日12时40许,福银高速蓝田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牌照为陕AG7597的长途客运车,在福银高速蓝田段草坪隧道口前200米处着火,导致8人死亡5人受伤。事故发生后,斯坦一把手魏民洲,主管公安的副省长杜航伟,斯坦二把手上官吉庆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处置和伤员抢救工作。

究竟什么样的交通事故能让西安的父母官和地方主政要员这样高规格的三人组不顾下午的骄阳,前去现场摆pose呢?要么案子特别重大,要么车上有更高领导的亲戚。显然后一种情况出现的概率比较小,领导的亲戚怎会坐长途大巴呢?那么肯定是案情重大了。从现场的这张照片看,着火的车辆尾部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了。

图片自@西安直播

车辆从12:40多开始着火,直到“@西安公安 ”在当晚18:56发布通稿之间,整整六个小时时间内,只有“@新华视点 ”在16:08发了一条语焉不详的快讯,斯坦本地媒体没有一家发布消息。“@陕西交通12122 ”在14:20发布道路封闭信息,这段高速路直到晚上22:00才双向解除封闭。“@西安网 ”在19:41发的舔菊稿子中是这么说的:“…经公安机关初步勘查,系一起劫持纵火刑事案件…”

劫持、纵火、刑事案件,这样的关键字跟网络传言中的“事发时有三名劫匪在蓝田段拦截涉事旅游巴后登车抢劫,过程中杀了两人、伤了五人,并点燃长途巴后逃走”一一印证。而高速路长时间双向封闭的事实(商洛往西安方向高速何时封闭未见提及),与“草坪派出所通报服务区封锁所有进出口,并要求所有保安人员在服务区巡逻,同时有多辆公安警车在草坪村巡查”可以相互比对。

通稿热烈地讴歌领导不辞劳苦赶赴现场,下午的太阳是那么大毒辣,把领导伟岸的身影拉的老长。如此兴高采烈,应该是把作案分子抓住了。

[3]围堵公交

蓝田县的绿林好汉拦截长途大巴劫道,鱼化寨的电瓶党也没闲着,他们玩的是在公交车道上比谁开的慢,目的是为让公交车提前停站,他们就可以哄抢乘客了

图片自华商报

交警下班了管不到,公交车没有执法权不能管,电瓶车有恃无恐不听劝。这猪窝,如你所愿。

[4]无人机取证

免费上高速的时段又来了,支国各地又将是一片车辆的汪洋大海。而西安高速交警将在“五一”期间启用无人机“空巡”拥堵路段,对占用应急车道的行为进行航拍取证。民警全员取消休假,按要求配备执法记录仪,在占用应急车道高发路段设立执勤点,对违法占用应急车道进行全天候管控。

图片自@华商报

请阿sir边玩无人机边为警队挣钱的时候,注意所站的位置,干活没错,别以身殉职。可以预知的是,在这样的管理创新面前,高速上会更拥堵的。

[5]只因多看了你两眼

斯坦公安趣事不断,27日早,@漂西安 发了几张警察持枪殴打市民的照片,称市民凌晨下楼遛狗,因为多看了警察两眼,所以被警察拿枪指着,然后被上了手铐带走,爆料提供打人者的警号是020127。

图片截自@西安公安

被外包出去的“@西安公安 ”账号先是回复警号020127的持有者为现年53岁在职民警,与图中当事人不符,并表示经核查110报警记录,近4天无此类报警。晚上,第二份通报出炉,先是自打脸说有人报警噪音扰民,执勤民警现场处警时遭遇醉酒者挑衅,口腔受伤,执法仪被扯落。醉酒者因妨碍公务被行政拘留。而警号为啥是错的?出警民警在换装时误戴了。

剧情反转之快让人目不暇接,这样的相互打脸和自打脸,是最让老百姓喜闻乐见的。

[6]西瓜不甜

4月26日晚,一名游客来到公安莲湖分局北院门派出所报警,称自己在水果摊买了个西瓜,切开后发现西瓜有点生,一点儿都不甜。他要求民警处罚水果店老板,甚至要求民警命令老板当着自己的面吃掉这个“不甜的”西瓜。民警轻松地将球踢出去,说民事纠纷不属于警察管,建议找消协、工商和商会投诉。文章转而为公安机关叫屈,称“公安机关的勤政意味着其他部门的懒政”。

还好是个游客,不知道回民街跟前不能买东西,这不怪你。这要是斯坦本地人买到不甜的西瓜,估计得动刀了。

[7]登城墙之难

网友“朱思文家谚”在华商论坛上发帖《艰难的西安城墙之旅》,称前段时间自己和家人来西安游玩,想欣赏下南门城墙的壮美,不料因为城墙上没有电梯,自己的电动轮椅又比较重,一群人废了老鼻子力气才把车弄上去。下城墙的时候求助工作人员找来爬楼车和手推轮椅,也是出了身汗后才安全落地。他说:“反对者称给城墙增加无障碍设施会破坏文物,但是为什么故宫有无障碍设施呢?”

图片自华商论坛

南门月城装电梯一事,当年可是闹得沸沸扬扬(2022期之1)。城墙是斯坦人民的精神图腾,谁敢撩这个G点弄死谁(2525期之[本周冷笑话之一])!国际化大西安就这么简单粗暴,爱来不来!

[8]全力以赴

国足在西安踉踉跄跄出线,入围十二强赛(2653期之1~10)。十二强赛事至少有五个主场,这蛋糕怎么分,想必足协领导心里有数,申办呗,谁给的钱多谁拿,谁的关系硬谁上。4月25日,足协官网挂出说明,辟谣了“因为球迷现场呼喊的口号伤害了足协领导的感情,所以不会选择西安作为十二强赛主场”这一说法。球踢到脚下,陕西足协趁势玩了几个花活,表态一定全力申办,尽量满足陕西球迷欣赏高水平赛事的愿望。

据专业体育媒体估算,十二强主场比赛一场的办赛成本在2300万左右,足协的补贴只占零头,剩下的2000万得赛区自己找补。就像陕西球迷很无厘头的标语“习大大,家乡球迷需要一只中超球队”一样,凑不齐这2000万的份子钱,谁带你玩这个“高水平赛事”?

[9]百度百毒

4月12日,在知乎上“魏则西怎么样了?”的答复中,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用儿子的账号回复:“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朋友代为打理的微博账号“@魏则西”证实这一消息,表示不再更新,希望魏则西的父母能早日振作起来。

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网页上,还挂着“爱心救助魏则西”的捐款倡议书。这个出生于1994年2月18日的年轻人,2014年4月24日被确诊为恶性滑膜肉瘤患者。其最为人知晓的,是他在知乎上的提问“二十一岁癌症晚期,自杀是否是更好的选择?

图片截自网络

他的家人,在他得病期间利用百度搜索到排名第一的北京武警总院二院,送他去这里治疗,花了二十多万后医治无效。微博网友@孔狐狸 说了这个事情,在评论中@百度推广小度 是这样回复的:“亲,感谢您的反馈…”,然后,这条微博就“您暂时没有查看权限”。而百度也适时地调整了版面,跟之前卖血友病吧的姿态一样(2576期之72577期之1~2)。

在百度血淋淋的发家史上,又搭上了一条鲜活的生命。百度之恶,罄竹难书。

[10]大荔马拉松

4月24日,大荔马拉松鸣枪,县城万人空巷,据称有50万人现场观赛。看看网友“华山赴会”拍摄的现场视频,你就知道这个地方的体育文化生活,是多么的贫乏。

短链接:http://goo.gl/CbHrTx

[西安e报:2484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23期]不开空调收着钱
[西安e报:1588期]播报员“优优”
[西安e报:1953期]有钱有梦想
[西安e报:2318期]“拆”是一项基本国情

Published by

妖风

曾去非洲玩过,想zei这个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