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血寻梅》:零落成泥碾作尘

《踏血寻梅》是一部深刻、凄凉、悲悯的影片,但其“深刻”远胜于“凄凉”和“悲悯”,博取同情并不是主旋律。《踏血寻梅》因“深刻”变得立体,更因为导演翁子光以人文角度切入,使《踏血寻梅》变成“重口+悬疑+关爱”的复杂警匪电影,不同于往常的类型影片。

《踏血寻梅》取材自曾经轰动港岛的真实案件,真实案件是无形之中增添关注度的重要手段。正由于此,《踏血寻梅》积攒了一定人气,加之在金像奖上横扫千军如卷席,更是以饥饿营销的姿态勾起内地观众望眼欲穿的秋水。

《踏血寻梅》将影帝、影后、男配、女配、新人五大表演奖项同时拿下,即便是巅峰之作《新不了情》《女人四十》也未达到如此成就,一方面说明《踏血寻梅》确实值得期待,一方面说明如今优秀的港片越来越少,已不复当年百花齐放的盛景。香港影坛孤独寂寞的背影,衬托出《踏血寻梅》的弥足珍贵。

导演翁子光拍过三部影片:《微交少女》《明媚时光》《踏血寻梅》,共同点是糜烂生活、情色妆点、悲寥心境,不同点是前两部怎一个“烂”字了得,后一部鹤立鸡群,总算是翁子光的进步。

一直以来,翁子光的选题角度并不差,关注被社会漠视的弱势群体,希望借以电影呼唤公众的关怀,奈何功力不够,成本不足,才导致两部个人特色的试验品诞生。《踏血寻梅》差点擦肩而过,2011年就在HAF创投会上获得剧本奖项,却因技术问题押后三年才开拍。《踏血寻梅》是幸运的,戏中的真实人物王佳梅是不幸的,倘若王佳梅被家庭修复了“技术问题”,恐怕不会有惨剧发生。

何去何从

何去何从

《踏血寻梅》以四段式递进,每段间的过渡皆以下一段的核心角色为始发点,前三段分别以臧sir、王佳梅、丁子聪的视角出发,合三为一,到案发房间结案,终结如梅花凋零的一生。影片结构相对繁琐,又因影片分为三版:98分钟公映版、120分钟导演版、150分钟完整版,造成98分钟版本的前奏有些散乱。不过,导演并未把焦点放在破案过程上,而是放在“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的伦理上,倘若把《踏血寻梅》当成单纯的侦探片观看,必会差强人意。

整部影片最出彩的戏份是丁子聪讲述分尸的前后过程,纯粹的台词独白,不加道具的面部表情演绎,白只的演技太过精湛,配合着瘆人镜头的穿插,一出惨绝人寰的血腥杀戮娓娓道来,令人毛骨悚然。摄影师杜可风用脸部特写展现戏中重要角色的心理状态,用远景描绘分尸,两种方式差别甚大,恰如其分地表明:心理是关键,残忍是面相。杜可风用一块脏玻璃当滤镜,用朦胧消除分尸的些许恐怖,再次借镜头强调:这只是影片的表象,不重要的部分,重要的是那些台词背后的思想——“我想死”。

王佳梅为什么说“我想死”?丁子聪杀她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既然相识,那便相杀,丁子聪杀王佳梅是事实,王佳梅由此也杀掉丁子聪的余生,何尝不是苦命相连的知音相互拯救于苦海?以他们为代表的问题少男少女,何尝不是因为缺少家庭关心而酿成的苦果?往大说,这起刑事案件是社会悲剧,王佳梅被同学嘲笑,被爱人玩弄;往小说,这起刑事案件是家庭悲剧,在外受气,回家被打,外因是条件,内因是关键。社会问题说到底还是家庭问题,家庭,是决定孩子心灵健康的根本。

“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影片结尾字幕“献给远方的嘉梅”,字字珠玑都是于事无补后的徒然喟叹,嘉梅早已“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用生命留下对社会的警示。翁子光会到意,拍出这部《踏血寻梅》,还有丁子聪那句“我其实一点儿不讨厌女人,我讨厌的是人。”

《《踏血寻梅》:零落成泥碾作尘》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心迷宫》:三无电影的闪光点
《房间》:独立存在的稀世珍宝
《鸭王2》:式微的情色贵族
《纪念日》:铁三角的火花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