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686期]59年时光的两端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4月30日,1957年的这天,毛泽东召集支那境内已经向共产党投诚的一些民主党派负责人座谈,请他们积极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后来发生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吧?

[本周重点]记吃更要记打

本周有个事情必须要载入e报:在4月26日,习鞑靼在合肥与一些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4月30日,支那大小媒体都全文刊发了习鞑靼的《在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甚至连身居美国的《侨报》也来贩卖希望了,发了一个「综合消息」,说什么:「习主席罕见与知识分子座谈,释放积极信号」,暴露了这个「假外媒」的「真面目」。

16043001

「罕见」这个词从另外一个方面体现出来了习鞑靼对知识分子的疏远,如果很亲密、经常联系、经常座谈,何必用这个「罕见」?

习鞑靼的讲话有这样的字段,也是必须载入e报的:

知识分子有思想、有主见、有责任,愿意对一些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各级党委和政府、各级领导干部要就工作和决策中的有关问题主动征求他们的意见和建议,欢迎他们提出批评。对来自知识分子的意见和批评,只要出发点是好的,就要热忱欢迎,对的就要积极采纳。即使一些意见和批评有偏差,甚至不正确,也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容,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各级领导干部要善于同知识分子打交道,做知识分子的挚友、诤友

知识分子们千万不要自作多情,以为贵执政党又要「开门纳谏」了!习鞑靼的这段话必须要认真解读,否则你们这些知识分子们小命可能又保不住了,好几条夹边沟(相关:123)敞开温暖的怀抱等着你们呢。

这里面有一些关键词,各位知识分子一定要看清:

  • 「一些问题」,你要清楚是哪些问题,而不是全部的、所有的问题。有些问题是不能碰的,更别说公开拿出来讨论了,否则,夹边沟里去吧。
  • 「见解」,这个词和前面的「思想、责任、主见」是对应的,如果你的「见解」配不上你的思想高度、你无法为你的「见解」负责,你的「见解」就只能成为你的「主见」,你等着去夹边沟吧。
  • 「出发点是好的」,这是上面这段话里最最重要的,通俗地直白地解释一下:就是尔等知识分子脑子里要清楚,你的一言一行都必须是「站在为党分忧、为党解难」的立场上,必须是「帮党维护统治地位」上,否则,去他妈的夹边沟吧!
  • 「包容、宽容」以及「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是相辅相成的,尔等知识分子要明白,贵执政党只要想抓你们辫子、扣你们帽子、打你们棍子,那是太简单太轻松了,简直是小菜一碟!所以习鞑靼将「包容、宽容」特别放在了这里,怕你们一不小心被抓了辫子、扣了帽子、打了棍子、送到夹边沟!习鞑靼把丑话说前面,意味着未来你们被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的时候和他没啥关系,都是下面的人乱搞的!嗯!懂了咩?
  • 「挚友、诤友」这两个词也很重要,什么样的人有机会被称为执政党的「挚友、诤友」?这是在给各位知识分子们划定了奋斗方向——进入「人大、政协」。支那的「人大、政协」都是参政、议政机构,这些机构欢迎你们这些「挚友、诤友」,目前也只有此类机构有大量的位置供尔等知识分子享用了。据说当年在夹边沟里也有很多贵执政党的「挚友、诤友」,真不知道这个尺度是咋掌握的!

支那很多人欢呼雀跃了,兴高采烈了,准备去当「挚友、诤友」了。然而我必须很悲观地提醒你们:之前习鞑靼没搭理你们这些「知识分子」,是因为他根本看不上你们,觉得你们对他没啥屌用。现在和你们进行座谈了,也不意味着他看得起你们了,而是他想告诉你们:「要么做挚友、诤友,要么去他妈的夹边沟吧。」

在你国的魔幻现实里,只有一起扛过枪、分过赃、嫖过娼的,才会成为挚友。你们这些知识分子,配吗?你们配做赵老爷的挚友吗?

阿Q看到这一幕会笑得连辫子都直了。

我不知道夹边沟(2518之导语)会不会再次开放?但是我看到在59年的「时间轴」的两端,习鞑靼和毛贼东几乎做了同样的事情,感觉真是挺有意思的。

[本周事件]蓝田暴恐袭击

本周,还有一个事情必须载入e报,4月28日,从西安发往河南南阳的长途汽车上,发生一场被警方定性为「暴力恐怖袭击」的事件(2684之22685之3)。目前关于此次事件比较详尽的一个来自官方的通报是这么写的:

16043002

这里有几个关键词被标红,还有个关键词没被标红,更要注意,它就是「南阳」。什么是「南阳」?

凤凰卫视在2015年7月21日的节目里报道:

「随着中国境内反恐措施的加强,受极端思想蛊惑的境内人员改变了出境策略,选择迂回出境的线路,他们先是借助正常的新疆人口流动与迁徙的路线,通常是抵达北京上海广州作为一个掩护,随着主流线路从新疆甘肃兰州再到陕西西安,抵达河南南阳,再以南阳作为一个分化点,再通过边疆省份,例如北方的黑龙江、西南的云南广西。」

这里勾勒出了一个偷渡路线图:新疆-京、沪、广-兰州-西安-南阳-黑、滇、桂-境外。

从中可以看到,「兰州-西安-南阳」是这条线路的关键,而南阳又是一个重要的「分化点」,相当于是「交通枢纽」的地位了。

环球时报曾经报道:

「这些人」的出境意愿在「西安-南阳」一段最容易出现动摇,犹豫徘徊不前,也有可能就此打消出境念头。但一旦他们在此时得到老乡或朋友的补给,顺利接近广州、广西、云南等“出境地”时,其出境意愿会随之得到极大的巩固和加强;随着边境的临近,其出境预期得以放大,激化了出境意愿,情绪高涨。

张少英(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地缘政治与反恐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认为:

…应该抓牢南阳等地“去极端化最佳时期”,对当地的流动人口作心理干预,为他们提供完善的服务,向他们介绍当地以及发达地区的创业机会,引导他们将这些地方作为“目的地”…

以上这些都是2015年的信息了。现在是2016年,在「西安-南阳」这段路上,针对「潜在的新疆偷渡客」的心理干预有没有开始进行呢?

汉人为了「脱脂」(2642之72444之52427之焦点)也是费劲功夫,用尽手腕。相对新疆「偷渡客」而言,想跑出去还是很方便的。新疆偷渡客们要「脱脂」真是太难了。

本期e报无力探究「新疆偷渡客」的成因,不过,本周另外一件事关穆斯林和宗教的事儿必须在此提及:梁兴扬因批评马步芳被约谈事件(2680之22682之1)。马步芳不仅杀了很多汉人,还有藏人,甚至穆斯林内部对马步芳的屠杀行为都是不满的。现在为了「民族大团结」,马步芳干的坏事都不能提了。有中央网信办「加持」的「爱国道士」梁兴扬也不能幸免,谁说就要打谁的嘴。那么,「不讨论」的鸵鸟政策是否奏效?

历史是血淋淋的。远的:同治陕甘回乱改变了陕西、甘肃两地的民族构成,东干人(1923之娱乐)就是被汉人报仇逐出国境的陕西回民。近的:1975年,云南沙甸事件历历在目,沙甸地区今日依然「去世俗化」趋势严重,被称为中国的「伊斯兰国」。

在沙甸事件里,狂热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极左汉人和「原教旨伊斯兰分子」并无不同,他们逼迫回民「学猪爬、学猪叫、学猪滚,孕妇亦不能幸免」。

这两年,绿教向红教撕屄(2542之2),红教也向绿教开撕(2580之1),再加上支那本土各地的「草民恐怖主义」(506期),当街砍人之类的根本不在话下,光是2016年,就已经接连发生多起了。

现在,支那贵执政党公开叫出了「原教旨共产主义」(2681期)的口号。不只是汉人中的「知识分子」会感到头大,其他民族里、非共产主义的宗教信徒们会怎么想?内心抵触吗?

本朝信奉「枪杆子里出政权」,那么问题来了:枪杆子真的能解决本朝目前面对的各种内忧外患吗?

你有没有隐隐约约感觉有什么不对?你有没有准备好护照和美元?你在巴拿马有没有离岸账户?好吧,就写这么多吧。明天是五一劳动节,祝大家节日快乐!

[西安e报:2686期]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25期]上班耗时才是幸福指数
[西安e报:1590期]女王陛下
[西安e报:1955期]演技有待提升
[西安e报:2320期]重新给我一次做人的机会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