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坏逼的罢工

@ 六月 1, 2016

西安出租车又罢工了(2717期之1-4),5月31日,一个细雨纷纷的工作日,的哥们将车开到钟楼,将横幅打到了新城广场,理由要求政府打击滴滴、Uber,以及任何比他们便宜、快捷、服务好且人们用脚投票的网约车,这件事,相信你们已经被刷屏了。

四平八稳的新闻通稿这样说:西安钟楼、小寨附近有部分出租车聚集,致使北大街、长安南路严重拥堵。经过西安警方劝离和疏导,现场交通恢复。就像姜昆在老段子《虎口遐想》的哭诉,「上报纸,顶多两句,连名儿都不给我登」,那时候的姜老师显然还没被正能量笼罩。

这次罢工的互联网反应,相信你也被另一类消息刷屏了,大概是我们支持滴滴Uber们,日吧歘的出租车,你们去死吧。

能让各级网友统一战线,在西安也只有浐灞主场曾经的「群起而贼之」,以及任何时候在且仅在网上看到小偷时的「贼贼贼」。这种无人自来水的现状,出租车也做到了。

关于此事,理性的分析和不理性的评论有不少,说点别的吧。

出租

这不是西安的出租车第一次大规模罢工,这却是他们第一次众叛亲离无人声援,混到这份也不易。

上一次罢工发生在2013年5月1日,挑这个庆祝劳动节的日子罢工,也可以理解为纪念美国芝加哥的先驱,毕竟这一天又被称作国际示威游行日。

那时还没有网约车,因此的哥们的诉求是8800元的车份子钱,目标是西安市出租车管理处和车队,当时有司机在网上说,「车主们每月跑下来连修车基本赚不了多少钱,反映很多次没人管,车队找黑社会出来打司机。管理处说提高运价,司机们不愿意,凭什么把利益转嫁到老百姓身上!」

彼时,网上尽管还有对出租车服务态度的指责和谩骂,但还是有很多人声援他们,理由很简单,冤有头债有主。老虎吃羊,羊群向虎抗争,这值得称道,毕竟权利是争来的,而不是别人送来的,即便这群羊平时在素食动物中的口碑不佳。但如果羊为自保,绑来一群同样吃草的鹿送给老虎吃,这就是为什么这群羊如今一身骚气的原因。

鲁迅先生说,勇者抽刃对抗强者,而怯者挥刀砍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这些孱头们。

当然,肯定有人觉得可怜的司机不是孱头,威武雄壮的滴滴Uber也不是弱者,这种逻辑的人会说,等出租车被弄死了,网约车一统江湖会形成更大的垄断,会更贵、更烂,所以我们一定要呵护出租车,容忍他们的拒载、恶劣态度和高收费……每当这时,我都会深深地觉得,谁说这届人民不行。

科技的进步,会让历史的车轮从很多人身上碾过,这群人的悲鸣和反抗丝毫无法阻止现状。工业革命后,机器的生产让大量手工业者失业,但纺纱工的抗议显然阻止不了工业革命的进程。

想起个有趣的例子,1929年,北平数千名黄包车车夫打砸了市内的有轨电车,理由是电车让他们客源减少。1946年,汉口的一个黄包车夫甚至躺在正要开动的汽车前,叫喊着「从我身上辗过去吧」。看起来多像今天的这群罢工的出租车啊,「为什么不收他们份子钱?」「为什么不让他们涨价?」「既然强奸了我们,为什么不强奸她们?来呀,我们帮你们按住她们的手脚,赶紧上啊,快上啊!My Lord…」

有人管这叫斯德哥尔摩候群症,但其实不然,这群的哥从骨子里没支持过出租车管理处,而是在淫威下不得不支持。曾经的反抗一次次被打压,自己的尊严一丝丝被扯掉,最终,他们中的一些人选择下跪。

我最近才开始看《权利的游戏》,剧中的北境小变态拉姆斯波顿对席恩·葛雷乔伊百般虐待,剥皮,阉割生殖器,让席恩看起来老了几十岁,活在无限的恐惧中,言听计从,甚至帮他残害同胞。这哥们之所以这么变态,源于他往日私生子身份所遇到的不公,他没法向老剥皮报复,所以统统发泄到了席恩身上(via: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

西安的出租车司机,就从席恩·葛雷乔伊变成拉姆斯波顿,这就是他们的共情。

很多人用「傻逼」来形容这群出租车司机,我觉得不妥,它低估了出租车司机的政治智慧,侮辱了「傻逼」这个词。严格来讲,今天这群罢工司机,是彻头彻尾的「坏逼」,一点都不傻。

他们不知道8800元的份子钱是谁收的吗?他们不知道每天骑在自己身上的是谁吗?当然,他们也知道反抗谁是没有好下场的,精明如斯,他们更知道谁能欺负,谁不能动。所以抽刀砍向滴滴和Uber是精明的选择,还是洞悉人意的选择,可别忘了某些部门对网约车们钓鱼之心不死的冲动。

所以我觉得,动不动就嘲讽他们无视车份钱、编排段子嘲讽他们拒载、呼吁他们反抗出租车管理处的你们,才是真蠢。在他们眼里,你我都是肉猪,人家精明着呢。

再用事实搞点阴毛论,顺便也像朋友圈里的理中客一样,证明不是每个西安出租车司机都今天这样坏逼。

2013年4月,41名出租车司机试图去帝都上访,结果你们猜怎样?嗯,就和你猜的一样,没出西安一锅端。而前文提到的五一行为艺术后,的哥们得到了高级别的看护服务,有一天,他们在QQ群闲谝并商量要不要继续罢工时,赵师傅在群内说了三句话:

  • 为什么不组织一些人进行宣传发动呢?
  • 如果需要资金,我们可以捐助。
  • 喊到最后,路上还是有一大批车在跑,罢运将面临再次流产的命运,我们命运将更糟,维权也将更加难。

然后,赵师傅就因扰乱正常的社会公共秩序,被从天而降的阿sir行政拘留了。在警方向法院提供的答辩材料中,赫然出现了的哥们的群聊截图。你们觉得这是巧合么?

寻求正常解决途径的司机被干掉了,你让剩下的司机怎么想?就凭着这群坏逼选择今天罢工,而不是几天后,就足以证明我前面提到的政治智慧了,你说这算不算钦定啊?

按正常剧本节奏,几天后,官方会出台一个文件,严查网络约车,也许还会再钓几轮鱼,罚几次款,把滴滴Uber的负责人钓来喝喝茶聊聊天,最后双方各取所需,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你还是会听见出租车拒载的声音,你还是会用脚投票选择滴滴和Uber,而这群骚气满身的出租车司机依然会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委屈的人,拉一位挑来拣去的乘客,在车里点上支烟,叹口气,说:“狗日滴网约车。”

这问题,无解。

一群坏逼的罢工 二维码相关阅读
众泰的路在何方
短评:出租车乱象源于政府不用心
对话(198):已转行的出租车司机
西安出租车公司的暴富史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