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树牌小记

@ 六月 1, 2016

原文首发于博客《黄开林》,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故乡菜花黄》。】

去神河源,过茶棚子不远,有一处河滩,流水清亮,能照见人影,石头干净,可坐可卧,加上土肥草香,清气四溢,脚就挪不动了。段姓主人告诉我,这地儿叫楠树牌。牌是方言,指直溜一些的坡地,也有叫挂牌地的,很像一幅画挂在那儿。

主人热情,拖着病体带我们上山去看楠树。路是新砍出来的,只能容一人通过。老树像某位隐士,大智若愚的样子,不想让人知道,跑到这么陡的地方躲清净,这瞒得过外人,瞒不过土生土长的人。树并不伟岸,却青枝绿叶,铁骨铮铮,仿佛有某种气场,空气中发散着一股浓浓的木香味儿。人在树下,就不要争什么高低,讲什么辈分,论什么寿缘。不说这古树,随便一棵没有名字的树,都比人的岁数大。所以说,对待植物,我们要有敬畏之心,不能认为哑巴木头不讲话就随意轻视。古人讲,仁者寿。还有,大德必有大寿。有些事难说,你想长寿,有长寿的基因,就有人出来捣乱,让你“寿”不成。大德大不过大胆,坚硬硬不过刀斧,这棵楠树正是身材五短,貌不惊人,利用价值不大,才逃过一劫。

楠树

从一块乾隆五十五年的碑石上得知,这儿不仅是古代川陕的通道,还是古盐道呢。“四吉河南通川境,北达金州,向来古迹独此鸡冠梁,数里中崎岖过甚,犹如跨虎背,屡羊肠,不堪举步。维于甲辰岁錾石途,今有雨苦崩秃,背夫贩盐,往来甚实维艰,行商旅客不啻临渊履薄”。

于是,我们就去看鸡冠梁,寻栈道。悬崖峭壁上有被风化的方孔,还有残存的石条。我们只能仰视,高看,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这工程放在当时,可谓浩大,也非常艰辛。没有路,就凿岩。凿不通,就搭建。正如碑文开头的话:从来荆棘碍道,尚思急剪,瓦石当途,亦切修除。俗云:看经一藏,不如修路一丈。这哪里是俗,是真正的不俗,是真正的不同凡响。念经礼佛,不如补桥修路。让你掏银子,不讲大道理,朝诵经念佛上靠,轻言细语就四两拨了千斤!抄碑文时,旁边一汉子说:我们的老先人也在捐赠名单里呢。我问高几辈?答曰七辈。我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一打问,果然家境殷实,子孙都有福报。

我们言犹未尽,又回到楠树牌,去看据说是观音留下的鞋印。不管什么人留下来的,反正很像,胶鞋印儿还能分出左脚右脚,这就有些奇了。仔细看,无一丝人工痕迹,纯天然印迹,非神力而不可为。据说这样的人迹马蹄印,还有许多,一直延伸到山顶。

再古的路也要人走,没人走,就没有路。没人走,就无路可走,更别说留下蛛丝马迹。路也好,鞋印也好,走得这样深刻、踏得如此不朽,真不多见。

楠树牌小记 二维码相关阅读
独步华山
蔺河口
平和之湖
闲游报本塔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