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719期]登记卡=印花税

@ 六月 2,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2日。Lotte Reiniger 117岁诞辰,她是一个德国剪影动画师及电影导演,她喜欢上这一行,和陕西皮影不无关系。

[1]出租车司机继续「表演」

5月31日的「行为艺术」(2717之1~4)并没有让斯坦出租车司机得到他们所期望的同情(相关:一群坏逼的罢工)。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幕后指使,斯坦的出租车司机反而愈演愈烈、不知进退了:他们殴打网约车司机、他们还殴打不罢工的其他出租车司机,甚至把别人的汽车砸坏。

53103-1

6月2日上午,他们又一次围在「出租车管理处」这个臭不要脸的地方,下图是他们发布的「召集令」,从中不难看出,这群群氓根本就没有一个像样的目标和指向,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围堵在一坨大便周围。

53103-2

警方在「出租车管理处」打出了「蓝旗」警示。

53103-3

许久没有更新的 @动西安 为此特意发了一条微博,引来了令人感动的围观,有些人甚至说:「只为你的复活而转发。」

西安出租车司机里面能人、聪明人不少,在2005年,众泰出租车公司(相关:12)甚至遭到了口碑不佳的官方媒体《人民日报》的「正面报道」,但是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众泰是「出租车司机自发的联合」,不是「出租车管理处」的直系或者嫡系,导致众泰迟迟拿不到「合法身份」,从而备受打压。

这就是西安斯坦的日常,这就是西安出租车为什么总是搞不好的真正原因:有那么一个不要脸的利益集团,除了正事不干,其它啥事都干!它们这帮狗娘养的以「西安人的便捷出行」为筹码绑架了西安的出租车,让这个行业变得无人不憎。

[2]摊贩要办经营卡

6月1日期,在西安斯坦出现了一种新玩意:食品摊贩登记卡

以后,在斯坦营业的食品摊贩,都要取得食品摊贩登记卡方可经营。这个「登记卡」的玩法是这样的:

  1. 申领者持身份证和健康证向街道办事处、镇政府或开发区管委会指定部门提出申请;
  2. 街办、镇政府或开发区管委会指定部门核实后报辖区城市管理部门;
  3. 辖区城市管理部门根据摊位数量采取先后排序或摇号的方式确定经营者并登记备案,发放食品摊贩登记卡;
  4. 申领者取得登记卡后,应当在划定区域从事食品经营活动;
  5. 登记卡发放后十个工作日内,城管部门应将登记信息书面告知食品药品监管部门;
  6. 登记卡有效期一年,专卡专用,不得转借转让;
  7. 有效期满需要继续经营的,经营者应当在期满前一个月到原登记备案部门办理延续手续;
  8. 逾期提出延续申请的,按照新登记备案申请办理;
  9. 已核准的食品摊贩临时摊群点不按经营范围、经营时间从事经营,经两次整改仍未改正的依法取缔;
  10. 有西安市户籍或居住证的下岗职工、失业人员、失地农民、低保户、残疾人等困难群体申领登记卡应当优先照顾。

好了,不用多说了。在支那有过「生活经验」的人都应该知道了,这个「登记卡」又是一个巨大的权力寻租的机会,不知道多少人又可以从中捞一把了,不知道又可以养活多少「吃公粮的人」了!

采用这种方式就可以把「食品摊贩」管好啦?哈哈哈哈哈!说句可能不公道的话:在支那,凡是政府插手的事儿没有一件能搞好的。

西安斯坦用这种方式管理食品摊贩,和「出租车管理处」对出租车的管理如出一辙,只是为了收钱方便,并不是为了管理方便。

这个「登记卡」无形中增加了摊贩的经营成本,是一种隐形的、无耻的「印花税」。

[3]标准化

在小吃标准化(2713之1)启动之后,凉皮也被纳入了被「监管范围」。

官方自称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和《陕西省食品安全地方标准管理办法》的规定,经省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审评委员会审查通过了「凉皮、凉面的地方安全标准」,该标准自7月1起实施。

如果真是为了安全,我五体投地地表示欢迎,就怕没有什么屌用,就怕又是为了设置「收费依据」…

[4]弄丢了

华商报用散文诗一般的笔触讴歌了榆林一位60岁的民办女教师,她38年来一直坚守乡村感动了众乡亲…为什么她无法感动教育部门的官员呢?为什么38年都是民办不能「转正」呢?女教师所在的榆林市佳县刘顺家坬村很穷吗?榆林市不是很富吗?

亮点来了:「当初她也有机会由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但当时在递交手续的过程中,工作人员将她的手续弄丢了…」

你妈屄的一丢就那么多年就不能补办吗?你妈屄收钱的时候那么利索,办事的时候咋就丢三落四呢?

在此,我必须帮这个善良的女教师说一句:「工作人员,我操你妈!」

[5]一个爱面子的好人

警方认定权天林(2717之9)是自缢身亡。他生前是宝鸡圣丰乳业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他的家属在他的汽车后备箱内发现了一个小皮包,里面有一封遗书,遗书共计4行、23个字,内容为:

“牛场要了我的命,农发行釜底抽薪,我害了大家,来世相报。”(遗书原文无标点符号)

据称,权天林生前为人仗义,别人有困难,他经常解囊相助,在扶风县有口皆碑。圣丰乳业因经营困难,向农发行贷款1800万元,此外,权天林求助于民间借贷,借贷金额在2000万元左右,其中最大单笔为300万元。

包括斯坦、贵陕在内的全支那中小企业都面临着严峻的危机:技术不行、市场萎缩、税负沉重、资金链断裂…

不是尴尬地活着,就是勇敢地死去。权天林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他选择了后者。

[6]无耻的发飙

6月1日,正在加拿大出访的支那外长 王毅 迎来了他人生中的高光时刻。网络媒体 IPolitics 记者向 王毅 提出「有关人权、高凯文( Kevin Garrat )及铜锣湾书店」的问题,令王毅大为不悦,他当场发飙,很激动地说了一些答非所问的屁话。

王毅 脸皮真厚!他如果有上一条 权天林 的百分之一,也该剖腹自杀了!

[7]赵常青再次被拘留

陕西乡党赵常青(2493之7)真是一条汉子。「六四」27周年来临之际,他在北京和几个朋友吃了一顿饭、拍了一张照片,就成了「寻衅滋事」,再次被拘留…

这是盛世?不对劲啊,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8]赚想赚钱的人的钱

来自圣地延安的消息。康某向其表兄张某吹牛:「有关系能帮人安排、调动工作等」。张某信以为真,并将此情况告诉了自己的亲朋好友共计5人。这5人为了解决本人或者子女的工作问题,先后共计付给康某现金28万元。

康某比搞传销的还能搞!黑的都是自己的亲人。张某脑子也真不够用,不过,没有「傻逼」做陪衬,「坏逼」咋会得手呢?

[9]伪基站日进斗金

再分享一个发财渠道:24岁的西安籍无业人员贾某通过微信与一老板联系上,按老板要求,贾某使用「伪基站」(1879之4)发布大量垃圾短信。贾某自称每天能收入300元。

啧啧啧,多好的就业机会啊!

[10] Lotte Reiniger

下面这段视频,是 Google 推出的纪念 doodle ,请您欣赏:

《[西安e报:2719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58期]一周“史记”
[西安e报:1623期]600路去留无关民意
[西安e报:1988期]法官也会查水表
[西安e报:2353期]步入网络新时代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