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721期]装出火车还在走的样子

@ 六月 4,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4日。有关于我们的e报抬头部分,在这一天是出奇的一致(1260期1625期1990期2355期),今年历史上的今日也跟往年一样。想起了李志的一首歌:有人看着你为你祝福,我曾经有和你一样的脸庞,如今这个广场是我的坟墓,这个歌声是你将来的挽歌,你会被教育成一个坏人,见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动物。

[上]去哪儿找这么好的一群羊

伴随连绵的阴雨天气,这一周的西安斯坦太不安分了,恐怕就连一把手上官吉庆都没想到,在自己的任上斯坦的出租车司机们罢运了,而且声势浩大,逐渐的变成了全国性的热点(2719期之1)。虽然走国是全球最大局域网,但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即便是局域网之下,政府对于群体性事件的把控操持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当一群出租车司机们堵住了钟楼时,本地媒体诸如华商报、西部网就已经接到了上峰命令:对于此事不闻不问,有关此类消息一律不报到,不参与。在他们看来,往年就有司机拉横幅抵制专车的智商秀,这事儿的处理办法也依据往年经验:不闻不理,过两天就安生了。结果没想到这事儿的发展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妈的!媒体都没报道的事儿竟然搞得这么大!司机们并未罢手,开始直接动手打专车司机,还很机智的用专车软件钓鱼来围堵专车司机,甚至对于不肯参与罢工的同行们动手施以暴力。

他们罢工的缘由是现在开出租不仅不挣钱,有时候甚至还要贴钱交份子钱。郭德纲有句话说得最好:说相声的盼着死同行。所以这份仇恨落在了近几年火爆的专车上,他们认为的是自己没挣钱都怨专车抢生意,只要搞死了专车,他们就有生意了,明显没把郭老板的相声听完嘛,他还说了:我死了你就能卖出去票了?

你看看,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一群羊嘛,就好像鸦片战争前,清政府决定停止向英国出售茶叶,理由是:没有咱们的茶叶,英国人迟早会因为便秘而死。出租车敢于罢运的理由就是:我们不跑车了,西安市民就会因生娃打不到车而疼死在家里,没有了咱们,政府上哪里去薅羊毛嘛!

我之前有一次坐出租,一上车司机便建议我没事儿了多去沙泘沱村转转。听的我有点儿懵逼,问原因。该司机神秘的告诉我:你没发现你跟中组部的赵乐际比较像么?我给你说,你这人有官相,赵乐际就是咱沙呼沱走出去的,那是一块儿福地,你去那里多转转,沾点儿运气。

这一席话,听得我有点儿开心,于是就装作当大官的样子询问了一下出租车司机们目前的收入状况以及痛批一下管理处的吸血行为,表示如果我将来当官了,第一件事儿就是把份子钱取消了!

结果,该司机一脸幸福的表示,这位朋友,你这个想法实在是偏激了。政府收咱们份子钱那绝对是该收的,你看我给你算一笔账你就知道了。然后该司机巴拉巴拉的给我说了一大堆,每笔钱都是什么用途,经过6分钟的游说,我竟然被这位司机绕的七荤八素,差点儿就信了份子钱不收就天理难容了。甚至我搬出了之前的新闻报道,都未能说服这位司机运管处就是一个吸血单位,份子钱收的不合理。

直到下车好大一会儿,我也没能从这股薅羊毛薅出的幸福感中缓过劲儿来,来自政府的洗脑似乎对于文化程度低的群体来说效果非常显著。且一旦洗脑成功,这个群体就是最为忠心的死忠粉。你看,这次罢运连枪头都是直指专车而非薅羊毛的手。

我对于出租车司机没有多大的仇恨,即便是在他们搞罢运,围堵专车司机时,也没有跟其他人一样在微信朋友圈、微博上搞我接力,从今天开始拒绝乘坐西安出租车,然后再吐槽他们的服务有多差劲多烂。如果这种嘴炮有意义,西安的出租车司机至少被骂死一半。

我更多的是怒其不争。曾经有这么一段话:邮政不努力,成就了顺丰;银行不努力,成就了支付宝;出租车不努力,那么自然会被专车取代。

出租车的完蛋是斯坦运管处与司机们自己造成的。西安斯坦有关于出租车的投诉是成千上万的,即便是有司将其美誉为城市之窗,但因自身的管理问题,硬生生的把这个行业变成了城市痔疮。对于有司来讲,这个行业即便再怎么被人诟病,只要能赚钱那就OK,其他的都是细枝末节(短评:出租车乱象源于政府不用心)

就拿去年的一条新闻来说,某初中女生搭乘出租车是被的哥性骚扰,诉诸于媒体之后,作为上司的运管处只是简单地表示这是套牌车,然后此事就掀篇不谈了(2413期之本周后续)。出租车管理处并未爱惜自己的羽毛,而是采用了走过官方处理大事件的办法:淡化处理。包括往年处理任何有关出租车问题上,一律采用此办法,即便是在出租车涨价上也是如此做派(2413期之4月),这是权力上的傲慢,对呵,你有本事别坐出租车嘛!

我不指望着司机去反抗运管处的苛政,作为一个思维正常且生活在走国这么多年的人来说,反抗就意味着死亡。这个成本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讲是非常大的,我们可以高姿态的喊:冤有头债有主,出门罢运找政府。但对于司机本身来讲这无异于寻死。众泰出租车公司的事情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结果车子都快放烂了,还没有一单生意。来自各个层面的阻力,绊子,使得这群立志让出租车司机更有尊严的公司举步维艰。你国政府虽然在治国上是无能的,但在整死一个人上能有一千种办法。

我有几次坐车,跟司机聊天聊到专车,令我诧异的是,他们虽然对于专车有所耳闻,对其收入羡慕。但并未有人真正的脱离出租车而去专门开专车。即便是出租车可以使用滴滴打车等软件来跑生意,但依旧有人会开车在西安的各条路上瞎转,看是否有人会打车。我问一个30来岁的出租车司机为什么不用打车软件来接单,他理直气壮的告诉我自己不会用,挣多挣少就那样。

这个回答令我猝不及防,要知道就连卖空调的董明珠女士都在竭力将自己打造成一个网红,以此来推销自家的产品。你一个30来岁的人好意思说自己不会用打车软件?你才三十来岁,假如你能活到九十岁,这才是你人生的三分之一,但可惜的是,他直接活成了90岁的状态。

一个坏的哥不能说明出租车行业坏,同理,一个好的哥也不能证明这个行业就是好。这个行业的败坏是运管处跟坏的哥们以及不出声的好的哥们共同打造出来的。对于管理层来讲,他们无意于改变现状并将想改变的人直接整死,对于底层来讲,有人选择了同流合污,有人默不作声,斯坦出租车能有今天,是自作自受。

那天下雨,当我路过欧亚学院时,交警们正在驱赶罢运的司机,一位的哥拉开车门站在在雨中朝着驱赶他们的交警大喊:一天都跑不到150,你让我咋活!

是啊,一天150,要咋活呢?当人们开始趋利避害,用脚投票,这个行业似乎只有等死了。

[下]装出火车还在走的样子

在走国,每一年的这一天是个极为敏感的日子。

作为一个新闻从业者,每年到这一天,都会被拉去培训一下最新的形势变化。就我的感觉而言,走国对这一天是很看重的,比如在往年的培训会上我就得知了一些同行们的悲惨遭遇:四川某报因为在夹缝广告中登了一条向英雄母亲致敬的消息整个报社被查封;某摄影论坛因为一张小女孩的照片被关闭;某网站因为一张香港民众的点蜡烛照片直接被关闭;诸如此类的事情还很多,总而言之这一天大家必须高度警惕,因为你有可能因为自己的失察而导致整个单位完蛋,走国虽然处理不了逃亡国外的那批人,但处理国内的那是分分钟就能搞定的。

其实对于这件事情,直到上大学我都是一无所知的。跟很多人一样,认为那个矮个子老人是一个伟人,因为如果依旧让华国锋来主政,说不定我们现在过得更加艰辛。我想很多人可能跟我当时想的一样,甚至出生早点儿的话,我可能也跟也是打着“小平,你好”横幅的大学生站在一块儿,欢呼伟人。

直到我上大学,依旧对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不甚明了,我的一位同学,搞来一盘碟片,在宿舍放映,这是我对于天安门事件的初步认识。那个晚上,坦克的履带上沾满了学生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天安门,但到了第二天早晨,这里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中国人民开始走进了新时代。

也许痕迹可以抹掉,但民间的记忆却是不断地流传下来。邻村有对兄弟,他哥早早辍学供弟弟去上学,他的弟弟很争气的考到了北京一所大学,哥哥攒了好久的钱终于凑足路费去北京看望上大学的弟弟。兄弟相逢,弟弟决定带着哥哥去天安门参观游览,结果遭到警察的盘问,弟弟返校去拿学生证,结果这一去就成了跟哥哥的最后一次见面。当弟弟带着学生证急匆匆的返回时,天安门广场已经变成了地狱一样的存在,到处都是死人,残肢与鲜血,当时人就给吓疯了。这是来自于村庄之间的密谈,流传于老一辈人的口中。

在往高一些,当年民运之后,未逃往国外的人,几乎全部被清算,即便是坐牢出狱之后,每当这一天还是会被有司找个由头监控起来,这恐怕是共党最为心虚的表现了。

即便是在每年的培训之中,共党依然不忘坚持洗脑,在他们的口述中,这一天的事情变成了天真烂漫的学生们因为受到了西方反华势力的挑唆,借由胡耀邦的去世,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来反对党的领导,因为一些过激表现,甚至连当时的巡逻士兵们都被学生打伤,最后,高层们在经过一番讨论之后,调集军队直接镇压了这起反华事件。不过每年的这一天,这群人都会在国外举行纪念活动,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国民不被这些反华势力挑唆。

在接受培训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想,依照走国人民的愚蠢程度,只要告诉他们有反华势力暗中搞咱们中国,把事实摆出来,大家肯定会热烈拥护党的领导方针,何至于咱们要累得跟狗一样,日夜盯防,不让民众们得到一点儿消息?后来渐渐明白,也许这所谓的事实跟实际事实是完全不同的。

实际上,就这些年我所了解的来看,这可能是中国最接近民主国家的一次,但可惜失败了。这是一个时代的拐点,于土共来说,极权主义统治开始在中国大行其道,没有什么能比一个政党统治十三亿人口更为过瘾的事儿了,权力不会得到遏制,谁倒台无非就是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官员们开始贪婪的大肆搜刮,但在每个会议上还是会以正言辞的表示自己为人民服务。可以说,土共发展到今天依旧没有垮台的主要原因在于一直将枪杆子握在手里。

另一方面,自八九年之后,大学已经不再是大学,学生们不再讨论政治,与九十年代大学生们一门心思出国相比,如今的大学生更是愿意一毕业就在政府部门里谋一份公务员的差事。这个可以说是整个社会的倒退,因为没有人相信靠自己就能闯出一片天,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跟土共一起同流合污,我在大学期间见到一位有远见的同学,整日里西装革履,头发收拾的油光发亮,整天研究国家政策,分析形势,从大二开始便入党为考取公务员做准备,写评论文章给各个媒体投稿,大四毕业之后如愿考进公务员系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他的朋友圈里永远都是各类学习心得以及各类交流会。

我想,在走国如我同学这样的人能有成千上万,但真正的官宦子弟们都在干什么?做生意,挣一笔钱跑路。某一年我大学好友留学归来,带我们去见世面,拜访了一位自己留学期间认识的同学,该同学家里的亲属都在做官,而且权力不小。这类人是我一向不怎么愿意搭理的,当然,主要也是攀不上交情,那天仓促见了一面,大家就分道扬镳。后来,跟我这好友闲聊,才知道他的那位同学通过家里的关系,很轻易的拿到了某个豪车的西北代理权,即便是一整年躺在床上,足不出户,光是靠这个代理权就能轻松入账上千万元。同时他还告诉我一个秘密,就是他这位同学在留学期间早就移民国外,并给家人都办理的移民手续。

也就在好友跟我聊这事儿的时候,我觉得我的目标开始变得明确起来:努力挣钱,早早脱离这个国家。说实话,我并没有什么改变世界的雄心壮志,唯一能改变的也就是换个环境,一个不会被人查水表的环境。而目前能实现这个愿望的就是移民了。

再回到这条所讨论的事情上,前苏联时期有一个很著名的政治笑话,有人问当时的首领勃列日涅夫同志:假如火车跑着跑着没有了燃油怎么办?勃列日涅夫思索片刻便坚定的表示:大家一起摇晃身体,做出火车还在走的样子。

在一个信息如此发达的环境下,如果你稍微用点儿精力来研究一下怎么翻墙,有关于这一天的秘密你就能彻底了解,而土共们依然坚持做出火车还在走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可笑。

截止本期e报发布,西部网论坛依然还是显示网站正在维护中,可能过了这段时间就维护好了。

[西安e报:272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60期]交警指标曝光啦
[西安e报:1625期]城管最能拉仇恨
[西安e报:1990期]陕北大爷种罂粟
[西安e报:2355期]楚门的世界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