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支联会的「恶」

@ 六月 6, 2016

【原文发布于「盧斯達」,标题《支聯會是泛民和中共污穢的離岸愛國交易場》。此文很短,可读性却很高,它告诉世人:香港独立已经开始了。】

(香港)大學生集體抵制支聯會,不再跟支聯會搞六四活動,黃絲泛民暴跳如雷,拿死人壓生人,說不用再對學生客氣,一些幾十年沒有更新過大腦 data base 的人,走出來說,不跟支聯會,就是不悼念,就是中了中共下懷。那些民主大報豢養的漫畫打手,就畫畫批評本土學生是中共派來吹熄支聯會燭光。

53126-1

大學生不去支聯會,不是因為形式主義、老套、老人,而是因為不愛中國,也恨中國。最深的恨意,是冷漠。因此我們以最平和、最自制、最冰冷的態度來面對六四,殷鑒六四,卻不愛國愛民。

支聯會支援的是愛國民主運動,支聯會晚會就是一場愛國主義教育,實際上與中共的愛國教育沒分別。因為中國很強大而愛,或者因為中國很苦難而愛,都是愛國。而香港人在近二十年與中國的交往中,明白了這不是我的國,所以我理所當然不再愛,不再跟從支聯會的愛國教條,非常簡單。

梁振英被問到年輕人不再悼念六四,他竟然答,香港人與中國血脈相連,應該關心中國的重大事件,一齊進步。這就是中共對香港形勢的最新研判。一班不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一個堅決的反殖共同體,比起一班批判專制但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泛民,有更大威脅和阻礙。因此,梁振英不再說那些「六四還未清楚」的傻話,而是側面肯定泛民,關心六四喊苦喊忽,好過冷待默言不語。

因此張德江來香港,要高調摸摸劉慧卿、梁家傑和何秀蘭的頭,是百份百的統一戰線,拉攏在民族認同仍然與中共一致的泛民,壓制香港不斷上升的抗中意識。因此,你可以看見,民主黨、公民黨、工黨這些黨派,仍是緊緊聚集在支聯會的愛國旗幟之下。支聯會不只是鴇母龜公,更是一個政治利益的巴拿馬。中共通過支聯會這個離岸組織,去認購泛民股份;泛民則通過效忠支聯會的愛國旗幟,換取中共的政治支持。

此篇無甚高論,主流作者如陶傑,早於二O一三年商台《光明頂》已經講過:

「今年中共最頭痛既問題,唔係平唔平反六四、結唔結束一黨專政,而係有一班意識港獨的香港人根本唔認自己做中國人,佢地由反蝗蟲變成反十四億中國人。由此引伸,佢地認為八九六四係中國人自己的事。你心繫中國,起碼都覺得大家係『同胞』。如果唔覺得係『同胞』,大家冇血緣之近,就會選擇唔去六四晚會囉。由中共眼中來看,如果今年六四燭光會由去年十五萬人,變成一萬五千人,你都咪話唔驚?咁可以證明香港獨立意識極之濃厚。兩害相權,如果我係中共,我會想多啲人去六四紀念會。」

只是他未必想談到支聯會的罪惡,但我們會;以往的人停留在口頭批評支聯會,但最後還是跪低到場,但學生不會,他們口裡說不,身體也說不,知行合一。

《谈谈支联会的「恶」》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香江怒吼
《岁月神偷》偷走了什么
卑微得只剩下腦袋
丑陋的中国外交:谁是吴建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