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月某日记事

@ 六月 9,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东曼伟的人生姿态》 。】

实在是想不通,一篇短文,只是由于题目隐晦地涉及到一个所谓的敏感词,在博客发布后时间不长,就被目光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网警杀无赦,斩立决,连个招呼都不打。呜呼,阶级斗争的弦,绷得也太紧了点儿吧!这样,咱们从题目到内容,把那个隐晦的敏感词毫不留情地全部屏蔽,彻底“脱敏”后,再发一次,看能不能被允许存活!

5月下半月,忙得一塌糊涂,甚至已经有了疲惫之感。鉴于已经知道7月里事情多,所以在6月准备尽量少干活,努力多休息,养精蓄锐。但人算不如天算,6月第一天,便接到市三中邵校长的电话,邀请我参加第二天下午的一个座谈会。我1956年从西安市第三中学初中毕业。感谢学校没忘了我这个老学生,在校史室里将我作为杰出校友加以展示。所以这么多年来,但凡三中有事来找,从来不敢拒绝;毕竟,对母校长存感恩之心,是做人的底线。2日下午,冒雨前往,并做了认真发言。我的发言摘要,将在6月6日的西安晚报刊出。

图片
网图

隔了一天,也就是那个不能随便提起的某月某日,也有事,而且是三件。但愿这一天过后,从6月5日开始,我能消停一些。

第一件事,是上午参加画家侯声凱的画展开幕式。侯声凯和我同为西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学养深厚,为人正直,但小我3岁的此君,不幸于2013年某月某日辞世。其遗孀王英,是陕西省人民艺术剧院的表演艺术家,也是熟人。这样一个画展的开幕式,能不去参加吗?并且,在参加活动的过程中,我的心情一直沉重;必须说明的是,这沉重,是缘于3年前侯声凯老弟的不幸离去,与其他情况无涉。

第二件事,是中午陪外地朋友吃饭。几年前,曾先后两次应邀前往东部沿海的一个城市,参加那里的文化活动,受到了很好的接待。这一次,这个城市的一正、一副两位市长来西安考察文化,副市长是熟人,大家在一起吃顿便饭、叙叙旧,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这顿午饭尽管吃的简单(遵守相关规定,白酒、红酒一律不上,高档菜肴统统没有),但拖的时间却不短,以致影响到我的第三件事了。

这第三件事,是下午和“拳友”打麻将。退休以后,先是在环城公园,后来在小雁塔,和一些原来不认识的中老年人结伴儿打太极拳,一晃已有十几年了。大家相处很好,除过打拳以外,间或也会有小聚,方式一曰聚餐,一曰聚赌;但赌资非常小,估计有人举报警察也没兴趣来抓。某月某日凌晨7点,照例去小雁塔打拳,9点事毕,有人建议下午打麻将。我表示有事,打不成,可能是由于“腿子”凑不够吧(我们的一位“铁腿子”去银川探亲了),他们说:先让夫人打,你事完了再来接班。夫人很少打麻将,偶尔上场,也是给人送钱。但这一次嘛,下午3点等我赶到“赌窝”时,她竟然是斩获颇多。我在旁边看她打了两圈,果然是手气奇好。反倒是我上场以后手气不行,战绩不佳。由此可知麻将这种游戏,技术含量不高,赢钱要靠所谓的“七分手气,三分技艺”是也。

某月某日——这个竟然让人必须改头换面才能提起的日子,一言难尽啊,那就不说了吧!

又及:午饭前,发现题为《5月35日记事》的博文丢失,改头换面后再发。午睡后外出办事,三个小时后回家,发现丢失的博文又回来了。怎么回事?不明白!两篇文章都留下吧,好玩儿!

《某月某日记事》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大陆还缺几条狗?
改革的第一里路已经开始
岳路平:历史总是相似的
东曼伟的人生姿态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