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726期]用互联网+思维读党章

@ 六月 9,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9日,是个能耍好姿势的日子。日本皇太子德仁亲王与平民女子小和田雅子也选择在这一天结婚。

[1]南泥湾的修复

6月8日的《陕西新闻联播》为陕北南泥湾的国家湿地公园唱了一曲忠诚的赞歌——

“随着这里生态的进一步恢复,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在南泥湾不仅能感悟延安精神,沐浴红色文化,还能够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一睹国宝朱鹮迁飞翱翔的姿态。”

节目不惜举出这样的例子:一个来自广东的游客在南泥湾住过后,因为这里的空气实在太好了,提出要和当地村民换房住。

南泥湾在中共的笔下有着神圣的意义,王震的三五九旅在这里军垦时种植了不少硬通货,帮助赵家人走出困境,后来鸦片收入一度成为边区经济最重要收入来源。因此,各级党员将其视为顶礼膜拜的圣堂。2011年,时任延安市旅游局副局长的白怀君就表示,将新开发南泥湾红色旅游景点景区(872期之6),连马云都带领着合伙人到这里聆听党史接受红色洗礼(2240期之2)。

想来,南泥湾早已成为你省红色旅游的重点去处,该在全国各大城市铺广告,让金主们给赵家人表忠心了。

[2]读党章

所谓“两学一做”开始后,各地表忠心的体位就开始群魔乱舞,比如新婚之夜抄党章(2703期之5)。这种时候,西安一般都不甘落后,市公安局离退处这就组织了“退休民警读党规”主题活动,你们抄党章玩的是平面二次元,看我西安直接用音频干掉你。

这次活动组织了16名退休民警参加,反正老家伙闲着也是闲着,找几个忠于革命忠于党的拉出来读上几段,顺便用上专业录音室的录音,再把语音用微信发到全市阿sir的手机上,看到没,这他妈就可以叫互联网+思维了,年底怎么着都得评一个优秀组织奖吧。

[3]电视问政第2季

继房管局后,上官市长主导的电视问政(2674之9)进入了第二季,首次问政后,由于表现不佳且问题过多,房管局已有10名相关人员被处理。

第二季的主角是西安市食药监局,也许是有了前车之鉴,局长吕强在现场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很愧疚”“很自责”“很难过”,整个一出改过自新大会,不过即便如此,现场观众及场外网友依然不满意,认为他有推脱责任之嫌,满意率一路走低。

在节目过程中,一组短片偷拍了食药监工作人员迟到早退和工作状态的日常,因此各分局局长纷纷表示没有带好队伍,下去以后会认真调查,严格依规处理。想必,又一轮处理即将拉开帷幕。

[4]李建民之死

李建民死后(2716之32720之1),官方一直致力于将其打造为新时代的焦裕禄(2723期之1),自由亚洲电台称,官方的欺骗宣传“本来想再造个焦裕禄,结果却演过头了”,为什么跑到距离李建民工作地点直线距离600多公里远的废弃窑洞哭丧,而不公布他的现住房和财产呢?

估计是现在的群众不学好,看把领导急的,亲自学雷锋,学到连脑子都不要了。湖北网络作家刘逸明说:“可以肯定,官方媒体所报道的他的房子,不是他身前所长住的房子。那个房子根本不可能住人。”

这么多年来,官方的宣传模式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这也可以视为高级黑吧?

[5]司法厅飞踹后续

陕西省司法厅的球场飞踹(2724期之8)已经火遍足球圈的互联网,“@新浪体育”和“@CCTV5”让全国球迷都见证了陕西司法厅的工作人员维护法律尊严的这一脚。

6月6日,陕西日报社工会发文称,如果司法厅不给他们一个交代,他们就用保留的现场证据给司法厅一个交代,据说,为了维护党和政府的尊严,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要求此事在网上噤声了。

[6]东大街改造

在东大街百盛闭店后不久(2720之4),同样位于东大街的西安饭庄大楼也将启动拆迁重建移步计划,这是东大街改造的一项计划,在改造期间,西安饭庄将搬至钟楼饭店继续营业

西安饭庄创建于1929年,1957年改为国营,这座大楼竣工于1977年,在上世纪曾是东大街少有的洋派建筑。据凤凰网的一则评论称:此前西安如有贵宾,便在人民大厦丈八沟宾馆借地招待,后来1973年与日本京都、奈良结为友好城市,西安饭庄又是古城餐饮文化的头牌,所以就在原地重新改建把庭园式变为楼房,但在建设中,主张修建的领导还为此受到极左批判,认为是复旧奢侈,为资产阶级服务。

[7]贼城日常

6月7日早,赵女士在西大街交通银行取了2万元现金后装在包里,随后步行到琉璃街办事,结果发现包内的钱被偷了,小偷骑着电动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这是贼城的日常,没有什么然后了。

[8]公共自行车

西安如今有不少公共自行车点,但蔡女士在一次还车时未能成功还上,而那辆车又被一个典型的西安斯坦人骑走未还,因此官方要求她赔偿车钱。在《华商报》介入此事后,西安城市公共自行车服务管理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是蔡女士还自行车的角度不对,导致车子未能成功归还,所以下次需要提一下车座才可以。看看,借车还车也要学习各种技巧,否则出了事全都是你的责任。

[9]偷拍

6月7日中午,在任家口的一个公厕,有个壮年小伙疑在女厕内偷拍,被发现后堵在了女厕,最后被民警赶到带走。据被偷拍的大妈说,她在准备上厕所时,发现紧邻的厕所挡板下方空隙处伸过来一个手机,最终才在隔壁将这个不到30岁的小伙子拿下。这就是精虫上脑而又无从发泄的后遗症。

[10]布鲁斯口琴

最后,请各位欣赏这位西安布鲁斯口琴少年带来的作品《blue 3rd》。

[西安e报:272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65期]药家鑫·朱家宝
[西安e报:1630期]西安女娃(XIX)
[西安e报:1995期]高考结束打一炮
[西安e报:2360期]这是你要的高考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