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为毛泽东拍摄的“内片”

@ 六月 10,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叶永烈先生在《同舟共进》2016年第6期刊文(编者注:原载于《往事》2004创刊号),披露了一件陈年旧事:1976年,上海市成立了所谓的“内片”摄制组,精心拍摄专供毛泽东观看的娱乐性影片,他在其中担任编导。同样性质的摄制组,北京也有。

人生在世,为了自己的存活和后代的延续,物质需求无疑是第一位的,古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之论,是一句老实话。但除此以外,人还有精神追求——就连“饮食男女”之事,在物质享受的同时,不是也有着精神享受吗?吃饱穿暖以后,“富贵思淫欲”,这是下三滥等级的精神追求;与之相反的高尚追求,则是“富而思文”。毛泽东想要观看娱乐性影片,显然是属于后一种追求,无可非议。

那么,毛泽东去什么地方观看娱乐性影片呢?我一贯认为,就是在追求平等、甚或宣称已经实现了平等的地方,绝对的平等也绝对不会出现。所以我认为,绝对不应该让毛泽东和吾等平民百姓一样,前往街头巷尾的公共电影院购票观看。好多年前,一次,我被通知去观摩一部新故事片(有写评论文章的任务),观摩地点,是省人大办公楼里的一个设施精良的小放映厅。连省人大领导和某些工作人员,都有如此特权,那中南海里有专供更大的官员享用的档次更高的放映厅,一点儿也不奇怪,同样无可非议。

图片自网络

应该非议的是毛泽东所观看的娱乐影片,竟然是为满足他一个人的文化消费需求,组织可观的人力、耗费大量的钱财精心制作出来的特供产品。很多年来,官方媒体一直在宣传毛泽东的生活如何如何艰苦朴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毛泽东在很多地方兴建豪华专用住宅,毛泽东的生活用瓷系投入大量人力财力专门研制等历史事实,渐次浮出水面。现在,又知道了叶永烈先生讲述的“特供娱乐影片”的故事。面对宣传和事实的巨大落差,我们只能摇头苦笑!

当然,本着“为尊者讳”这个并非全无道理(也并非全有道理)的古训,对陈年旧事,我们可以不去多说。但如下两点,则必须大声疾呼——

第一,千万别再罔顾事实、不负责任地宣传毛泽东生活艰苦朴素了。这样做,不好!

第二,立即对高级官员在职和退休后的生活待遇,做出明确而严格的规定并公开发布,不能像毛泽东时代那样,背着人胡作非为。说句我很不愿意说的话,在这件事上,我们不但远远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甚至也远远落后于那个属于中国却尚不在大陆政府管辖之下的台湾。这,绝不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光荣!

更应该非议的,是那些专供毛泽东观看的娱乐性影片的内容。

据叶永烈介绍,当时的上海“内片”摄制组有三个,他所在的那个组拍摄的是《驯兽》和《京剧唱腔音乐》,另两个组“则拍摄‘旧戏’——才子佳人戏”。用现在的目光审视,上述内容全都无可非议。但诚如叶永烈所言:“这在当时简直是不可理解的事。”

这是因为,祸国殃民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从文艺领域——特别是从戏剧舞台砍下罪恶的第一刀的。大破传统戏(亦即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戏),大立所谓“文化大革命旗手”江青所搞的革命样板戏,是那个时代气势汹汹的一股浊流,曾经使得数不胜数的良善之辈备受折磨甚或死于非命。江青,还有毛泽东,在公开场合,对所谓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戏,都不止一次毫不含糊地口诛笔伐。但背过人去,毛泽东却津津有味地欣赏被他公开指为垃圾的货色。一个以“伟大导师”自居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如此言行不一、口是心非地糊弄老百姓,恐怕不能算是什么美德吧!

专为毛泽东拍摄的“内片” 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做人很失败的毛泽东
奇葩的毛泽东故居
祖马的房子和毛泽东的房子
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革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