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丈人当车队队长的日子

@ 六月 12,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江边潮已平》。】

老头儿当年是一个千人厂的车队队长,并且是那一片企业的(车队)安全组组长,是比较牛叉的一个人。跟他聊天,了解了一些当年的故事。以下所有的“我”都指的是我老丈人。

有个徒弟,是当时纺织工业局党委组织部部长的侄子,硬给安排到我手下学车票。
考试老也不过,我也愁啊,领导安排的,怎么弄。
我就跟那时候一个考官姓Z的,商量找人替考了。
那时候也没有电脑也没有监控的,替考打个招呼太容易了。就过了。
事儿成了厂长给我放了三天假,开车拉着那个考官领着他老婆孩子上本溪水洞溜达了一圈。回来一切费用厂子给报销了。
完事儿不到半年厂长就升了,调局里了。
妈蛋也没我什么事儿,那小子再照面连声师傅都不叫。

赧徐大大(老丈人同学)的票也是我帮忙整的。
他学车那阵,三道沟练车场还没修完。这帮学员不光去练车,还得给交管队干活儿。
修道的沙子石头啊,道牙子啊,拉树苗啊,挖坑种树啊…你当那些警察能自己干?那时候也没那么多民工,全tm是各个企业车队的人给他们干的!
赧徐大大也是,两次都没过。
那些考官我都认识,他们也都给我面子,怎么,一旦他们要用车不还得找我吗?
我就帮他找了个姓X的考官,跟他说:“个最『高』的那个是我朋友。”
考官就领会意思了。
就让赧徐大大出车去拉水。开半道儿考官受不了了:“换我开吧,你连个弯都拐不好!”
水拉回来之后,就给了徐两个桶,让他给树浇水。
浇了一下午的树。
到了晚上,考官要发证了,先表扬了徐大大一番:“徐XX,个头最小,今天干的活最多,所以第一个证发给他,谁有意见吗?”
他就这么拿到的车票儿。

那时候计委(注意没打错字),管的血宽,企业弄点儿什么都得他们批。
像俺们厂想买辆解放拉货,得先审查你资格,企业多少人,什么级别,能不能配大货车。
俺厂子级别不够,怎么办?走路子买零件自己对付了一辆——你别以为八十年代就没有私底下交易了,零件都是长春厂出来的,有钱谁不挣!
车拼出来了,没有计委签字不给上牌子,怎么办?我上计委找了跟人,那个人给写了给条,让俺们这辆黑车上碧流河工地(引碧入连工程)给白干半年活,回来就自然而然有牌子了。
那时候工地上最少一半是这种黑车。

小车也有级别。市地级能配什么车,县团级能配什么车,都有规定。
俺们厂长是个科级,为了摆谱弄个车坐,绞尽脑汁啊。
最后发现厂里有个老太太是老红军,就以优待革命前辈的名义申请,给批了台212吉普。
我在厂里接近40年,从来就没见过这个老太太。

212吉普
212吉普

90年代领导干部负责制了,书记就不吃香了。
我承包车队,到年底了有余付,就给厂里大小领导都包了个红包。给书记包了100块钱。
书记感动毁了,拉手表示:“老范,我也没别的能力,只要你上党办签个字,我就把你发展(成党员)了!”
我没答应,他就把赧妈(丈母娘)给报成预备干部了。
到厂子黄了也没预备上。

俺厂子黄的早,朱镕基提出下岗没多长时间厂子就黄了。
都盯着那块地皮。
结果地皮一早被计委扣下了,谁都拿不走。
一个老板,也不知道跟计委什么关系,就把地买了。他还买通了俺厂工会主席。别看工会主席没什么用,但也算是个领导,厂里开会商量价钱什么的都得带着他,就这么把底价透给人家了。
都下岗了,工会主席第一个跑那个老板那儿给人打工了,谁还看不出来啊?
那么大一块地,卖了六千万。不到俩月,那个老板就转手卖给下家了,1.2个亿,白白翻一倍。
而且厂里一个子儿都没看着,钱全在计委那儿。

老丈人当车队队长的日子 二维码相关阅读
小新哥的故事
怀念我的奶奶
姥姥的故事
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


1个 群众围观在“老丈人当车队队长的日子”旁边

  1. chen, aixia 说:

    现在那个厂子不存在了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