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人知的成都「六五」

@ 六月 13, 2016

【原文发于惟工新聞。】

每當說起八九民運,不少人會將之理解為發生在北京的學生運動。但參加運動的人並非以學生為主,抗爭亦不止在北京發生,只是當時大眾和媒體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北京。惟工新聞特地翻譯這篇來自中國評論博客 Chuang 闖的文章,讓大家了解發生在1989年6月5日,北京血腥鎮壓後成都不為人知的暴動。以下是正文:

53169-1

「在天府廣場附近,的士和警車被焚燒。你有沒有聽過這次成都暴動?」在兩個月前,我在成都的士上聽到司機談及成都在1989年的抗爭,言談間他很清楚表示同情起義的民眾。那時我感到十分困惑——直到今日,八九之春仍然是我和四川朋友討論政治和歷史時鮮有觸及的題目——即使他們有親戚或老師曾經參與抗爭。

每當報導或憶述八九民運,國際媒體總將焦點放在北京。因此除了證人證詞和一些學術著作之外,一般人很容易忽略27年前發生的事是全國性的運動,當中「大規模示威…席捲全國的城鎮」(Unger, 1991)。一些資料指,從廣東到長春,遠至烏魯木齊,共有63個城市發生抗爭。而的士司機告訴我的,是這個狂潮當中一次最激烈的衝突。

成都的抗爭在4月21日開始,當時民眾發起遊行,並佔領市中心的天府廣場。到了5月16日,在警察嘗試用暴力驅散人群後,「數十萬群眾馬上佔領街道」(Lim 2014)。「抗爭普遍到一個地步,在某些圈子,人們半開玩笑地將日常打招呼說的『食咗飯未』改成『去咗遊行未』。」但到了北京頒布戒嚴,成都的抗爭就陷入低潮。因此當警察在6月4日早上驅散人群時,整個過程基本上都沒有什麼衝突。

形勢在幾個小時後出現變化。當北京血腥屠殺的消息傳到成都,「成千上萬憤怒的群眾返回成都的街上」(Lim 2014)。抗爭者舉起「我們不怕死」,「打倒獨裁政權」的橫額,展示與北京死難者團結一致。當他們被防暴警察攻擊時,暴動就開始了。Lim的資料指出,群眾向警察反擊,投擲鞋、磚、碎石和任何他們找得到的物件。一些人亦開始焚燒「一切屬於政府的財產」,包括派出所和國營市場。騷動持續到6月5日晚,有多人遭到軍隊殺害。根據一些統計,「約300至400人被殺,1,000人受傷」(Hutterer 1989)。一如在北京,參與抗爭的工人和平民遭到政府最殘酷的報復。

在2016年6月4日的成都,大量出現在公共廣場和大學的警車提醒我們,27年來持續的鎮壓一直存在。但雖然政府一直加強對人群的監控、資訊的封鎖和企圖篡改歷史,的士司機和我的對話說明,八九民運並沒有在公眾的記憶當中消失。

想知道更多1989年在成都和其他地方發生的抗爭,可參考以下資料:

  • Lim, Louisa (2014):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 Tiananmen Revisite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Chapter 8 “Chengdu,” 182-205)
  • Unger, Jonathan (ed.) (1991): The Pro-Democracy Protests in China. Reports from the Provinces. New York: M.E. Sharpe.
  • Hutterer, Karl (1989): “Chengdu Had Its Own Tiananmen Massacre,” New York Times, June 23, 1989,

資料來源:Chuang 闖: Echoes of Chengdu’s Tian’anmen

《不被人知的成都「六五」》二维码网址相關閱讀:
ISIS解放西安斯坦
外公白瑞生与“整理毛主席黑材料”案
一个陕西移民的右派生涯
从西贡到胡志明市,越南这四十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