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730期]一把手如何善终

@ 六月 13,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13日,1900年的这天,刀枪不入的义和团战士们进入当时的北京「内城」进行「扶清灭洋」。

[1]三个不出现

支那黄俄政权的喉舌报纸《人民日报》是观察支那政局的重要的风向标,最近两天,该报的表现非常抢眼,好像要把它旗下无耻的子报——狗操的民粹主义垃圾报纸《环球时报》的风头给抢走了。《环球时报》最近两年的特点是「摆明了不要脸」,《人民日报》逼格就高很多了,玩的是「笔里春秋、字里乾坤」。

2016年6月12日,《人民日报》第5版发布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研究所所长」郑秉文的署名文章,发布了一条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只要政治上不出现颠覆性错误,经济上不出现毁灭性打击,制度上不出现断层式波动,再过六七年,我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将无悬念。届时,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已经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已经建成。

幸好我的数学学得好,逻辑学的知识也懂得一些,所以对郑所长提出的宏伟愿景能有清楚地认识。郑所长声音响亮地喊出了「三个不出现」,将此奉为渡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充分且必要条件。郑所长真伟大,他发现了「支那百年奋斗目标」的成功密码,这个大发现比支那所有的「成功学大师」们叠加起来的发现都要伟大!郑所长的发现,将遭受了几百年西方羞辱的支那一举带入了小康社会!郑所长凭此至少应该可以包揽201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经济学奖!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确保「三个不出现」能够真的不出现呢?何清涟对此作了解读:要想实现「三个不出现」,只能期望「权力之手」变成如来神掌,创造奇迹,斗过市场那只无影无形却无处不在的「看不见的手」。

支那赵家已经掌握了宇宙真理,如来神掌算个屁!所以,大家不管再苦再难,都安安稳稳、老老实实地挺六、七年,然后一举就迎来了伟大的「百年复兴」、「全面小康」了!

相信此时此刻阅读e报的人,都是可以迎来这一天的,请拭目以待吧!

[2]一把手如何才能善终

6月13日,《人民日报》第7版发布了署名 侯立虹 的文章《一把手怎样名副其实》,文中说:

有的一把手以為自己是「老大」,把單位當成「領地」而為所欲為,把公權變成私權而我行我素,把自己的話當政策而狂妄自大,把單位變成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這種唯我獨尊的權力把持很危險,往往導致一把手「不得善終」。

如果不知道6月8日中宣部被中纪委在自己的官网上「吊打、炮轰」的背景,很容易将 侯立虹 的文章视为是一个简单的「教人如何做官」的平庸文章。侯立虹 是河南新乡市科技局的「调研员」,在支那左派网站 乌有之乡、求是网 发布了不少东西,是近年来比较活跃的「棍子手」。

一个小小的「调研员」,有什么资格指点江山、纵横捭阖?竟然上《人民日报》教育别人如何做官?谁给了他这么大的狗胆?

他这文章显然不是写给普通人看的,「唯我独尊的『一把手』不得善终」,这是一种暗示和警告,习鞑靼或许能看懂。

中宣部和中纪委这两大实权部门开始撕屄,支那政局暗潮涌动,真好看!煤山上吊死崇祯的那棵歪脖子大树还在,不知道下一个被吊死在上面的是谁呢?

12日和13日的《人民日报》,用同样的一套话语体系,说出来了完全不同的两个意思。一个是河南新乡的调研员,一个是社科院的所长,两个人都打着红旗,却唱出了不同的腔调。

[3]抄党章

2016年度支那共党在全支发动的大规模行为艺术作品「抄党章」(2703之52707之冷笑话2726之2)目前依然在进行中,正在用「娃娃体汉字」努力抄党章的某国企实习生「小马姑娘」说:「我要补齐两个月的党章以及习鞑靼讲话,要抄至少五篇习鞑靼的作品,我感觉我写的字都要飞起来了!」

53188-1

上面就是已经飞起来的汉字。「小马姑娘」还说:「真佩服习鞑靼的秘书们,能把废话写得那么丰富多彩!」「小马姑娘」要求匿名,她知道在支那说实话是很危险的。

在此要点名批评「小马姑娘」政治觉悟不高,没有把「抄党章」提高到「抄佛经」的高度。作为「宇宙真理」的具体载体,党章上的每一个字,都闪耀着真理的光芒。

[4]李建民咋死的?

支那新喉舌、官方新媒体——澎湃试图揭开李建民(2726之4)的死因,铩羽而归。澎湃的报道被和谐了,在文汇网中华网上还有残存的痕迹。

  • 多位安康官员对李建民猝死一事均不愿提及。
  • 安康市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李建民病逝的「具體原因及善後問題不便透露」。
  • 李建民之子李峰對父親的突然離世感到困惑和難以接受:「我們現在也不確定(他為什麼死的),他平時體檢身體都好著呢,就是血壓有點高。」

这个「新版焦裕禄」的谎言快站不住脚了…哈哈哈哈哈!

[5]死在支教路上

6月8日,户县人 张自平 在前往四川甘孜一所小学做援助活动的途中突发高原反应,年仅39岁的生命在青藏高原上画上句号。

此人此事此情此景遭到了官方喉舌的大力报道,将 张自平 之死的来龙去脉都说得清清楚楚。

[6]死在上班路上

6月6日,刘艳杰 在乘坐长安大学的校车前往渭水校区上课时,猝死在校车上。他是武汉理工大学博士,毕业后在长安大学工作。他在乐游路附近买了套二手房,才搬进去不久。他很孝顺,买了房后,从老家的父亲接到西安,准备让父亲在西安安度晚年。没想到,老父亲快70岁了,才来西安一个多月,而他刚刚结婚两年,女儿才刚刚出生8个月。

刘的家人认为可能是他平时压力太大而造成了猝死。此人此事此情此景也得到了官方喉舌的大力报道,将 刘艳杰 之死的来龙去脉都说得清清楚楚。

[7]死在深山中

6月11日,端午假期最后一天,西安突降暴雨,在秦岭九龙潭景区,山洪暴发、多处山体滑坡,一女三男共4人被困深山。最终被救出的时候,女子已经气息奄奄,最终不治身亡。另有两名男子受伤,一名男子侥幸平安。

[8]死在感情纠纷

一贯语焉不详的警方通知里,都把死因交代清楚了…为什么李建民的死因就成了难言之隐?

[9]涉外大学

以后在西安斯坦也可以享受英帝国的教育资源了。支那教育部恩准了 陕西省人民政府 的一项请求。根据这次恩准,西北工业大学和英国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合作,可以设立不具有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其中文名称为“西北工业大学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工程学院”,英文名称为“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 Engineering School, Northwestern Polytechnical University”。

[10]八一八义和团

下面这段视频是袁腾飞点评义和团。你会发现,郑秉文、侯立虹 之流完美继承了义和团的精神内核、义和团的话语体系。

《[西安e报:2730期]一把手如何善终》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69期]党报的怒吼
[西安e报:1634期]不方便多说
[西安e报:1999期]膨大剂又不是炸弹
[西安e报:2364期]洗脑要从娃娃抓起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