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维权记

@ 六月 18, 2016

原文首发于《绿岛》,作者“常玮平律师”是 INXIAN 的代理律师。】

1、难通的电话

2016年5月23日下午,法官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鉴于『在西安』诉『悦西安』(孔某)名誉侵权案涉及有网络影响力人物,且为新型案件,需要报审委会决定,该案审限已延期」。
「延多久?」
「三个月或者六个月吧」
「到底多久?」
「我查一下再给你回复」

再无回复。

2、「在西安」已不在西安

从一开始代理,就没想着这个案子会「正常」过。

「在西安」,这个红极一时、扎根西安本土的微博账号,最多时有60多万粉丝,如一阵凉风、一股清泉,以「取之于网络、用之于网络」的理念,采用「全民互动式」的「信息分享机制」,通过对粉丝爆料的第一时间筛选、提炼、再发布,引爆了一波又一波对各种公众议题的热烈讨论,将那些无病呻吟的官办喉舌甩了不知几条街。

「在西安」的这种朴素而极具生命力的理念,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在本律师为了证明「在西安」的影响力所作的调查中,在CNKI中找到了很多学者以「在西安」为研究样本发表在各大专业学术刊物的论文。

可以说,在2015年2月8日,「在西安」和与其矩阵化运营的多个微博账号一夜之间被莫名注销之前,包括本律师在内的「在西安」的脑残粉都觉得,西安这座城,因为「在西安」而变得更有活力,甚至憧憬「在西安」团队将这种成功经验复制,攻城略地,在互联网的版图上,为西安人、陕西人,甚至中国人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惜可叹,躲在黑暗里的滥权者,他们不这么想。手起刀落号销,落了片白茫茫真干净。更令人出离愤怒的,一个叫「悦西安」微信公号第一时间发文,为「在西安」微博被销号叫好,并且以极其恶毒又毫无根据的语言对「在西安」无端指责,因其文不忍卒读,仅摘录其中一两句说明:

「这个不带V的新浪账号(指『在西安』微博),…,长期以来和各路公知暗中勾连,…蛊惑人心、煽风点火,…制造、策划群体事件,离间阶级关系」,以及「经常恶意栽赃西安各企事业单位、公司、政府部门等,甚至不放过街头餐馆,之后收取高额费用方才删除微博,早已骂名满满」云云。

青石律师曾言:「五毛是这个世界上最下贱可耻的东西。它们破坏了人类的一切良知、美好、正义的情感。」

这样的词汇、语气,经历过文革的人不会陌生,而在「收费删帖」可以构罪的今天,如此毫无根据的指控他人,早就超越了一个「五毛的自我修养」。

证据

3、为名誉而战

「在西安」辛苦塑造的「品牌影响力」和「内容价值体系」,应该成为西安人珍视的财富。「在西安」“活着”的时候,帮助了很多人、做了很多事,现在被人恶意攻击、抹黑,却找不到人帮「在西安」了么?说句公道话了吗?

一场为名誉的诉讼之战不可避免。

魑魅魍魉不多怪,但律师的经验表明,一个案子的促成,最需要的,并不止是一个显见的「标的」和被告,而是一个难得的原告。大多数人对维权的态度,如对渐入中年的婚姻,热情已经被你耗尽,而一个深得互联网自由开放精髓、熟练掌握了「翻墙」技术可以随时知晓「祖国的历史」、想要践行公民权利「以身试法」之成色的人,正是这样一个「完美原告」。

时间再往前翻,某年的「敏感日」,「在西安」的微博发了一条「今日停止更新」的通知。警察上门,意思是,你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就在这个关于什么意思的没意思的饶舌之中,警察要带人回警局。那天我正好在西安,看到「江湖救急」的消息之后火速赶到。最终交涉的结果,人没带走,警察撤了。

本律师终于第一次不是通过新浪微博客户端看到了「在西安」。自此才算是和「在西安」真正结缘。当「在西安」准备要打这个官司的时候,他们主动联系,请我代理,为名誉而「起诉」。

4、即使漫长,是否能等来正义?

法官说是新型案件也是有道理的。公证提存侵权证据、通过先起诉微信公号服务提供商腾讯公司等一系列工作,才终于锁定「悦西安」注册者。

一个姓孔的年轻人浮出水面。有句话说得好,在互联网上,你永远不知道,电脑那一端是不是一条狗。当这个文质彬彬、说希望不要把他被起诉的消息告诉他妈妈的年轻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无论如何,我很难将那样通篇「文革词汇和语气」的文章和他建立联系,这种感觉,虽不至于有如用陌陌约到了如花姐,却真心对这个可以让人有多重人格的互联网佩服的五体投地。

多次开庭、迟迟不判,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电话问答。

法官只知延期,不知具体几个月,让委托人深深的担心:这个案子是否脱离了正常轨道,存在被权力染指的可能?委托人的疑虑不止如此,假使让他再选,是否还会开始这场马拉松式的诉讼?

说实话,即使是如此完美原告,我也无法断定,通过多次庭审,耗时一年多,是否还会坚持如初?虽然从我来讲,这个案子的情况已经查的透透的,因其略显枯燥,大致提几点:

  • 网络账号不是也不可能是独立民事主体,现行的民事主体只能是自然人或法人。所以被侵权人只能是网络账号的使用人。账号使用人应以实际经常使用且对外以该账号使用人为公众知晓和接受为判断依据。
  • 被告在网络公开空间向非特定公众毫无根据的无端指控他人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的情况并以文字、图片的形式大量传播,应推定对受害人的名誉造成损害事实。这种推定,并非证据断裂,其背后是「你当众骂我,我必受伤害」的常理。常理无需证明。
  • 原告提供的涉案文章公证书及其反映出来的该文浏览量足以证明,被告行为致原告名誉受损。
  • 考虑到侵权行为的发生、侵权行为与侵害的因果关系、侵权行为的违法性显然在涉案文章发表时已经定格,只有侵害结果也就是名誉受损的结果,才有可能因为转发量的不同产生情节是否严重的区别。因此,有关网络诽谤的司法解释将转发、浏览量作为是否情节严重的衡量因素之一时,其潜台词是,立法者认为,转发量、浏览量越大,则侵权行为产生的损害越大,也就是说,认定转发量和损害之间使用的是推定,或者说是常理。

5、结语

这是我经手的首个「微信名誉侵权案」,可能也是陕西此类案件的“第一案”。本案事实清楚,法理逻辑简单,但是在「复杂中国」的「法治环境」下,经此延期,让人不得不深陷疑虑。

任何一个有正常理智的人都能想到,「在西安」但凡有半点“不轨”,以今日之情势,也不会理直气壮地起诉别人了。恰恰是因为其 never be evil,却被视为眼中钉,直到终于被销号了。细菌和作奸犯科者最怕阳光,法律维权的目的正在于此。是黑暗战胜光明,还是相反呢?每个人内心都有答案。

常玮平律师
2016年6月17日

「在西安」维权记 二维码相关阅读
致停更了的“@在西安”
我对西安的爱恨情仇
故人云散尽,我亦等轻尘
写在@在西安@IN直播被封之后


1个 群众围观在“「在西安」维权记”旁边

  1. chen, aixia 说:

    维权难!难以上青天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