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笠》:沉寂的死水泛起浪花

@ 六月 19, 2016

老笠,粤语抢劫的意思,片名的英文是robbery,抢劫案。影片从名字开始,直截了当地告诉观众,故事跟抢劫案有关,对着兴趣了,可以观之,对不上兴趣,自动离去。《老笠》是部小众影片,没钱只好请来小众的二三线甚至四线明星,专门拍一部“香港电影”。领衔主演之一的冯淬帆,作为80年代的当红明星,他在影片中的台词非常好:“出了这个门,三四线明星还是三四线明星。”

《老笠》和《GOOD TAKE》一样,是一部纯正的香港电影。

“《GOOD TAKE》精神内核十分鲜明:还我纯正的香港电影。”

“近几年来,许多新生代导演正致力于此,关信辉的《可爱的你》、刘浩良的《冲锋车》、刘伟恒的《王家欣》,皆是此项革命的佼佼者,而这群年轻人的背后都有老一辈的扶持,比如陈木胜、郑保瑞、黄百鸣,还有《GOOD TAKE》的曾志伟、戚美珍。”

“如果这么拍下去,香港电影真的或许有救了。”(相关:《GOOD TAKE》:确实拍的不错

《老笠》比《GOOD TAKE》更玩味。

首先,《老笠》在结构上借鉴了《小岛惊魂》的人和鬼的故事反转,把故事的主要场景定位在一个房间,这既是《小岛惊魂》的用法,也是许多电影竞相使用的方式,包括昆汀·塔伦蒂诺的《八恶人》。《老笠》由火火自编自导,估计火火是昆汀·塔伦蒂诺的粉丝,枪火暴力的鲜血潮涌简直是对昆汀·塔伦蒂诺的复刻。玩转结构的方式在香港电影里司空见惯,不过,用“鬼都不愿意附身”的立意出发,构造出黑色幽默的框架,算是另一种推陈出新。

好癫狂的一面

好癫狂的一面

其次,《老笠》在故事上花了不少心思。“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导演火火掌控节奏和精警对白非常准确,几位老戏骨交足功课,成就一部港片少见的黑色荒诞困兽斗好戏。

对香港电影的怀念不用多说,曾国祥说到两次李小龙,电视上演着李小龙的电影;冯淬帆用剪刀插林雪的脖子,雷琛瑜把姜皓文推上货架的吊钩,都是对林岭东的写实暴力的致敬;姜皓文对着电视有板有眼地演《无间道》,自是对警匪片的鼓掌;“人间胸器”崔碧珈的作用等同于昔日叶子楣,她承担起咸湿、风骚、卖胸的性感戏份,这也是香港电影的惯用伎俩。

另外,影片塑造出迷茫一代的废青、只手遮天的大亨、白领阶层的医生、可怜兮兮的孤寡老人、自负盈亏的老板、人民公仆的警察、同性倾向的男风、婚姻悲剧的女孩、无忧无虑的儿童,他们来自不同阶层,处于不同环境,生活形态五花八门,但精神面貌殊途同归:亚历山大。废青一无是处、大亨靠性爱缓解、医生受黑老大压迫、老人被抢劫、老板杀妻女、警察收黑钱、男同假结婚、女孩被欺骗、儿童对物质的极度追求,无一不是压抑、紧张、负面、畸形的情绪。导演有意将他们放在一起,最终爆炸,反映着香港的现实,每个阶层的悲剧。

最后,选择曾国祥演废青很有趣,曾国祥不负众望,奉献出从艺以来最好的表演。曾国祥作为曾志伟的儿子,压力唯有自知,公众自然会把他和父亲作比较,难免经常数落。如果这样比,曾国祥就是废青。然而,曾国祥已自导几部戏,演戏从龙套做起,可以说是勤勤恳恳,绝对不是屌丝青年。在这些身份的环绕下,曾国祥演这个角色颇为合适,这是火火的独到。

曾国祥饰演的废青传达出的信号是积极的,影片99%都在消极,唯独结尾处的1%用李小龙和开篇首尾呼应,以一句类似鸡汤的台词收尾,并没有采用男主角“努力即成功”的夸大式渲染,甚为合适。《老笠》的立意类似于《香港制造》,不同之处在于后者看不到任何希望,前者的心态向上可取。

“李小龙死时,三十二岁,他是神话;我三十二岁,是个笑话。”——香港电影远不止三十二年,却正走着从神话到笑话的路。

《《老笠》:沉寂的死水泛起浪花》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GOOD TAKE》:确实拍的不错
《百鸟朝凤》:好大的命题
《疯狂动物城》:觉得它好,是因为现实太糟
《死侍》: 爽不爽、齿不齿、管不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