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对不起,你们应该被遣返

@ 六月 22, 2016

【本文作者“@sven_shi”。注:本文为提供多角度观点编发,不代表INXIAN同意文章观点。】

一个网友告诉我他是来自越南的华裔,在中国非法打工,现在每天都很害怕不敢上街,担心遇到警察查身份证会被遣返。他问了很多问题,他说为什么是一样是人,一样努力工作,他们却要在中国担惊受怕?老板也认可他们的工作,他们也觉得自己比去欧洲的难民要好出很多,为什么中国却偏偏不能给他们这些华裔一个当中国人的机会?他甚至还问,为什么警察要去查他们这些辛苦的劳动者,却偏偏放过那些在街头乱窜的非洲裔?打开搜索引擎,也只有零星的越南非法劳工被遣返的消息,他们群体的声音甚至都没有记者愿意去听,去报导。

我耐心的听了很久,最后还是告诉他,我觉得他们应该被遣返。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生性冷酷,而是我很仔细的了解过相关的情况,而且曾经也有人问过我更加无奈的问题。

其实不是你不优秀

我刚到德国时业余时间给一家台湾做询价,有次我和一个同事一起去一家德国工厂参观。工厂安排了一个中国留学生给我做向导。他对整个生产流程非常熟悉,聊天中他告诉我他在德国学的建筑,来德国三年,一直在这家工厂打工。他半年前拿到了硕士学位,但是由于德国建筑行业相对萎缩,所以很难找到相关工作。他听说工厂里在招新人,他想去问问老板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他觉得他对生产流程很熟悉,希望应该会很大。而且他想要的工资很低,税前每月2500欧,刚够签证底线。要是找到工作安定下来业余时间他还能靠帮别人画图挣钱,顺利的话工作一年他就准备和他女朋友一起在德国结婚。

晚上我和同事一起去工厂老板家里吃饭。老板和我说他特别喜欢中国,所以他还让他的小儿子在业余时间学中文。我就建议他说下午带我参观工厂的中国人很优秀,他也想在这里工作。要是你能给他一个机会的话以后你儿子还能得到一个免费的中文老师。听完老板顿了一会,和我讲起了另一个话题;德国有很多难民,他认为那个中国人非常优秀,将来肯定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更好的工作。相对而言他认为难民更需要帮助,所以他决定把工作的位置提供给叙利亚或者索马里的难民,让他们来工厂里接受职业培训。

听完这些话我就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莫名其妙。回家路上我问我同事,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见过很多难民,从索马里来的难民大都是文盲,也没什么工作意愿,根本干不好活。那个中国人做得那么好,为什么不要他?我同事回答我说我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就证明我对德国社会根本不了解。一个学生打工,对雇主来说每小时成本15欧左右,正式雇佣之后成本翻倍,而且还必须承担失去薪资灵活性的风险。但是难民呢?正是因为他们大都是文盲所以需要政府出钱来培训。提供一个职位给难民就等于有了一个免费劳力,还能借此向政府拿补助。这些培训当然大都会失败,失败了就再换下一个。德国的劳工成本很高,在低端劳动力密集产业当中选择难民加入,可以非常有效的降低工作成本。而且我希望那家工厂雇佣那个中国学生的希望其实根本不切实际。一个有着德国建筑硕士学位的中国学生在德国找工作期间只能以建筑相关行业的工作合同申请签证。就算工厂流水线想要他,他也拿不到签证。

像我这样的穷学生看难民只觉得他们是一批需要政府供养的人,但是在他这样的富人眼里,每一个难民都是一块金砖,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一根“水管”,这根水管把德国中产阶级的财富输送到他们这样的人手里。难民需要医保社保,但是德国的富人大都参与私立保险,支付难民生活的公保与他们没有什么管理。一个有钱人也根本不可能去指望67岁甚至更晚以后才能拿到的养老金。但是难民却可以为这些工厂带来大量的廉价劳力和补贴。收难民对企业来说就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情。左手拿钱,右手还能获得有爱心的美名,提升企业形象。对德国这个社会来说接收一个中国的硕士毕业生当然比接纳一个索马里的文盲难民要好,但是对企业则恰恰相反。

现在在德国已经有了一个更具体的数字:德国在2016-2020年计划为难民支出936亿欧元,里面包含257亿欧元的失业补助,57亿欧元的语言班培训和46亿欧元的职业培训。这些钱大多数都不会直接发到普通难民的手里,他们只是水管,把全民的社会财富从一个地方送到另外一个地方。

中国的情况相对德国要简单,非法雇佣越南劳工的老板自然喜欢他们,因为同样情况下他不需要替这些人缴纳社保。这些越南劳工也开心,因为在中国他们可以挣到三倍以上的工资。但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很多同样的中国人就很难有工作岗位了。如果这些非法移民获得了难民身份,中国政府也必须根据《难民地位公约》像德国一样给他们提供相应的融入服务。当然对很多企业来说这意味着发财的机会,可是对全民就不一样了。

平等也有他的代价,因为平等的代价太高,所以人人平等那一天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同样是人,一个拿过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他会受到全球各地的邀请;如果他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非法移民,那么他往往只能面对被四处驱赶的命运。

配图
2015年9月1日,因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市中心的凯莱蒂站聚集的难民太多,当局暂时关闭车站,以疏散难民潮。图为在车站入口前广场上抗议的难民们。

人人平等的背后

“中国是解决全球贫困问题的希望。”我知道一听见这句话很多人都会觉得可笑,但是事实上全球很多人权组织都是这么想的。面对一个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快要由于艾滋死去的病人你可以给他3000欧元,送他偷渡到德国,在德国他可以得到每月免费的药物治疗,过上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拯救他的生命。但是之后呢?一个这样的艾滋难民每年至少要花掉德国政府9万欧元。除了药品生产商,很少有人会喜欢这样的移民。而且这样的人有超过2500万。欧洲所有的国家加起来都没有办法解决这群人的问题。直接把他们送到欧洲来只可能造成社会系统的全面崩溃。就算通过经济发展去解决这些问题那些艾滋难民也等待不了。很可能在经济发展起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死了。所以只有中国才能解决这些问题。中国有相当优秀的基础建设,那些人在那边更有可能找到工作自食其力。艾滋病人的药物由于有政府补贴,在中国一个月只用花费200-250欧元。在德国救治一个艾滋难民的钱在中国能救助十个。

这不是玩笑,是我在德国听一个德国籍华裔的演说内容。她和她的同事们都受过非常优越的教育,一直在中国努力想要促成这一结果。希望中国出力,欧美出钱来救助这些深受艾滋病困扰的穷人,还有全球那6亿多用不上自来水的苦命人。

在演讲之后她请我们几个朋友吃饭。我在吃饭的时候问她,帮助接收这些艾滋难民和非洲裔在中国定居对中国人到底有什么好处?她没有回答,只是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黑人小婴儿的照片,告诉我这是她在中国遇到的一对非洲非法移民的孩子。这个孩子在中国出生,因为父母没有身份,所以孩子也没有,这意味着这个孩子以后很有可能无法和其他普通的中国孩子一样接受义务教育,但是为了保障孩子的未来孩子的父母有一个选择,把这个孩子抛弃到孤儿院弃婴岛他就可以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接受接受教育了。

“看着这个孩子的脸,你忍心让她承受这样的痛苦吗?我们做这些事只是因为我们是人而已。”

我回答能够忍受。因为这并不是我们的错。每个人出生其实都有自己父母的原因。绝大多数时候父母决定了我们出生时的国籍和之后的命运。这个孩子没有办法在中国和中国孩子一样接受教育关键在于他的父母偷渡。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他们一起遣送回自己原来的国家,那个国家才有义务去负担这些人的教育。而且我很明白的知道所有移民和难民政策的漏洞都是从孩子这里开始的。一旦孩子获得了国籍,他的父母就能在当地居留,以后他可以通过婚姻家庭团聚等方式接来大量的亲戚。由于很难融入当地的生活他们会形成一个自己的聚居区。他们整体依旧会处在贫困之中,给我们国家带来巨大的生活问题。德国的土耳其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再退一万步讲,让一个还在执行计划生育的国家给外国人腾地方,才是真正的悲剧。我们在面对个体的时候可以用情感行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像面对这样一个孩子,我会捐钱给他让他读书。但如果面对的是针对一个群体的政策,我们最需要的就是理性。如果征求我的意见我会希望把他们遣送回自己的国家。

她说我是她这辈子见过最残忍的中国人,但是我却想把她和她的那些同事送进监狱。因为没有这些人,中国能安定很多。但是事实上当然不可能。这些人大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绝对的能力去避免法律的处罚。他们在中国教导那些非洲裔和中国政府机关打交道的方法,告诉他们如何虚报信息可以帮助他们避免被遣返,我甚至怀疑这些人也在参与偷运非洲裔进入中国。因为没有这些“慈善家”的帮助,那些人根本没有可能在中国立足。

那些背后的问题

“46%的中国人表示愿意让难民到家里来住。”当你第一眼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我相信你也一样会觉得可笑。但是要是你了解发布这句话的大赦国际的背景之后,这就真的不是一句笑话了。这是一个有着诺贝尔和平奖护身符和700万会员的国际组织。这个组织的宣传能力甚至比欧洲很多国家的国家机器更强悍。他们做调查的方式和结论都很可笑,甚至禁不起基础的逻辑推敲,但是就是能够把信息散发出去,获得主流媒体的版面。一个有基础常识的中国人当然不会信任这样的调查,但是远在万里外的欧洲人呢?他们会不会做一个简单的算术题,中国有14亿人,46%愿意接难民进家里同住,世界上有6000万难民。然后突然发现只要中国打开国门接收难民全世界就不会有难民问题了?当这样认为的民众达到一定数量,他们的政府会不会因此对中国施压呢?

这就是这些组织的能量的一个小体现。他们占据着道德高地拥有着最大的舆论喇叭。其他人微小的声音在他们面前不值一提。尽管你可能觉得这些组织说的话很蠢,可是事实上一群蠢人是绝不可能建立起一个横跨全球并拥有700万会员的组织的。他们的话或许很蠢,但是却往往有更深层次的动机。比如大赦国际这样的人权组织,出发点就和普通人有着本质的矛盾。对一个中国人来讲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但是在这些组织眼里,中国是世界的中国,欧洲也是世界的欧洲。从世界或者他们的角度上看,牺牲一个国家的利益去为另外一个国家谋取福利完全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像我刚刚开始接触难民时特别讨厌经济移民。我认为这些假难民占据了本该给难民的资源。由于他们的占据了有限的资源会导致真正的难民没有办法得救助。但是事实上呢?随着我对难民制度的深入了解,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贫穷不是成为难民的理由。一个人马上就要被饿死的人不算难民,而另一个仅仅因为不能在所在国家自由信仰自己喜欢宗教的人却有资格申请成为难民获得优先的救助。可是设计难民制度的动机呢?就是去救助那些需要救助的人。所以我认为难民制度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制度。在上世纪50年代起草难民公约时各个国家还没有建立起完备的福利体系,但是现在不同了。如果给予难民与普通人一样的福利待遇,来自贫穷国家的人只会不顾一切地奔涌向福利国家。之后的结果就是社会的动荡与不安定。

所以我觉得应该把那些非法移民送回自己原本的国家。就像美国不可能承载14亿中国人的美国梦一样,让中国绝大多数人过的更好只可能在中国实现。对越南叙利亚这些国家也是这样。普通人最切实际的需求从来就不是人人平等和自由民主,只是简单的“更好的生活”。

非法移民:对不起,你们应该被遣返 二维码相关阅读
苍白无力的欧洲普世主义
川普当总统是理所当然
叙利亚中产的前车之鉴
埃及动荡是因宗教问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