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742期]活的像个段子

@ 六月 25,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25日。2013年的今天,日人民报为延安城管打人事件做了一个收尾工作(1646期之9),你以为日人民报是在帮组织说话吗?不是的,日人民报的每一篇此类社评,都是在加剧社会仇恨。2016年6月24日21点,西安发生小贩与城管冲突,此次冲突之中一名城管死亡,六名城管受伤(2741期之10),想来日人民报又要写一篇社评了。

[本周社会]分数线

陕西高考分数线今天公布了,首先要恭喜全体考生,无论是否过线,这都是值得铭记于心的一个场景。我是07年参加高考的,分数线出来时的场景我至今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家正在收麦子,我穿着脏衣服,戴着草帽,在地头上铺好彩条布,然后大声指挥收割机司机怎么停车,以便于能准确地把收好的麦子倒在彩条布上。

那个早晨炎热无比,空气中没有一丝的风,我跟我弟两人汗流浃背的装麦子,说实话,我非常讨厌干这活儿,还有一个讨厌的活儿就是收玉米,好吃懒做是人的本性嘛,一直装到12点钟才收拾东西回家吃饭,这些活儿自打我懂事以来,每年干两次,没有一次我不讨厌的。

吃完饭,准备给同学打电话,发现手机上有个未查看的短信,顺手点开一看,发现是陕西分数线公布了,顺带着底下也有我的高考成绩,过线了。然后我把短信亮给我姐看,我至今记得我姐那一声尖叫,她一把抢过手机,飞奔进厨房,把短信的内容念给我妈。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我所有的亲戚都知道了我考上大学的消息,因为离外公家比较近,我外公甚至直接拎了两个西瓜到我家里来,说是要犒劳我。总之,那个下午全家人都洋溢在我考上大学的喜悦之中。

后来,有一次跟我妈闲聊,才知道大家为什么那么激动了。因为我上的是职校高中部,那个学校以出刑事案件而扬名整个县城,这所高中每年能考上大学的不超过70个人,这一年,我是70个人之中的一个。总之,这是个甜蜜并且让人痛苦的回忆。时隔9年,我有时候依旧会想,假如当时考不上,如今会是一番什么情况?

以我当时的眼界阅历来讲,分数线确实是可以决定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存在,我感谢自己在高三时期的努力,从而能从农村走出来。但如今对于一个人来讲,高考分数线已经不是能够左右人生的东西了,你会有无数的选择来走好自己的路。

无论今天看完分数,你是否考上大学,这都只是你对于过往人生的一种告别。你要告别家长的庇护,开始真正的走向社会,开始重新学习在这个社会里的生存技能,你不再是以前那个三点一线专注学习的小孩子,这个社会里的喜怒哀乐你会一点一滴的体会,高考于你就是一场告别,无关青春,是与之前的生活告别。

即便是落榜了也没有关系,一来即使你不读大学,也是可以不断学习的;二来,你才十八九岁,如果你能活80多岁,那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所以,落榜的学生,请不要去惧怕和失落,无论你将来身处哪个行业,无论你做什么,请坚信你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本周民生]活得像个段子

周四的时候陕西大面积降雨,除了各种满天飞的谣言之外,就是各地方推送的“看海”图片,以及万年不变的烂梗,比如终于知道买车为什么要交车船费,西安丈母娘择婿标准是女婿家里得有房有车有船,一个不想当船长的公交车司机不是好司机。此类事件就连语气上都有了本质性的改变,比如华商网在报道咸阳城区积水情况时,在后面就加了一句“可以看海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图片名称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朋友说的故事,这朋友暂且称为M,M毕业后满怀新闻理想的供职于陕西一家媒体,当西安这座内陆城市第一次被大雨围困,满城积水的时候,他穿着雨衣,拎着相机满城拍照,回单位连夜加班,做了一个大雨围城的小专题,专题的主旨就是为什么下水道排不了水,小专题链接发给领导,领导看后非常高兴,小同志的热情很高嘛,虽然专题看着稚嫩,但胜在有内容有思考,发!M就此拿到了自己第一笔奖金,2000块钱。

第二年,还是同样的大雨,还是同样的内涝,M将去年的新闻作比对,寻找市政园林相关数据,搜集大雨期间的受灾情况,做了一个更为完整的报道,呈报领导,领导看了之后,给了批示:新闻写的太正了,建议参考同城媒体的同类报道,这篇新闻暂时不发。M有些纳闷的翻看了同城媒体报道,这才发现,风向早就变了,头一年大家还能一起讨论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拷问一下政府不作为偷工减料。第二年,新闻里就差他妈撺掇着市民在下雨天穿上游泳裤上街去玩了。

M翻看完新闻之后,有些不服气,这他妈也能叫新闻?找小领导谈这个事情,小领导听完笑了笑,告诉M:新闻嘛,大领导让你做啥你就做啥呗。M郁闷而回,枯坐电脑前面个把小时之后,组了一篇西安看海地图,并穿插了一些段子,再次发给领导,这一次稿子迅速被签发。

M找我喝酒的时候再次提起这段往事,此时的他已经脱离了新闻行业,在一家医药企业干活儿,他说每次西安内涝他都会想起北京暴雨里被淹死的那个司机,死状极其惨烈,如果城市的下水道能够迅速排水,也许就没有悲剧发生。但这个时代是不允许拷问政府的,要把坏事变成喜闻乐见的好事,即使再坏的事情,也要写的欢脱,内涝有内涝的段子,雾霾有雾霾的段子,毒食品有毒食品的段子,每个人活的都像段子一样,当我脱离这个行业之后,感觉自己真正的得到了解脱,因为你余生的目标就只剩下心无旁鹭的赚钱养家。

走国人的承受能力从古至今简直堪称世界之最。《说岳全传》里的人民群众们在面对金兵侵略时,表现出了极为高超的耐受能力: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在现在,纵使出现过三鹿奶粉事件、毒食品事件、雾霾、内涝等等,走国人都用段子将其转换成了喜闻乐见的事情。

实际上这也是走国政府喜闻乐见的,以前雾霾大雨之后,大家都会问政府:这都怎么搞的嘛!你们平时牛逼都吹上天了,为什么次次被打脸。甚至还有人翻出德国统治青岛时期修的排水系统来恶心一下走国政府,政府还能出面解释一下,我们城市在构建的时候是参照苏联模式搞的,老毛子的国家排水管设施都是这样啊。

现在出个段子,大家都跟着嘻嘻哈哈,你知道吗?这次降雨陕西5市14个县有2万多人受灾,不知道走国人看到这个消息是不是还会笑出来?

[本周冷笑话]陕西建古镇指南

修建古镇,如今已成为陕西一个热门的项目。除了已有的老牌古镇如青木川、华阳古镇、党家村等十大古镇之外,陕西已经热火朝天的相继修建了60多旅游古镇。修建这些古镇除了能赚游客的钱之外,还能套取政府奖励资金,比如陕西省政府最近就通报表彰了自己辖区之内的十大文化旅游名镇,并且每个镇子奖励了100万。

当然了,奖励多少钱是小事,这说明政府是支持造古镇的,只要你敢开工造起来,相关的优惠政策那还用我在这里多说吗?我掐指一算,这已经是2016年最后一个风口。如果你想成为风口上的猪,这份陕西建古镇指南请务必收好。

甭管这地方他妈的到底是不是古镇,先他妈的把钢筋混凝土的房子全部推喽!联系砖厂,全部要青砖大瓦,红砖一律不要。建筑风格一律模仿陕西明清建筑,要实在弄不来,不还有徽式建筑在嘛,照抄!房檐上五脊六兽一个都不能少,全用木头大梁!全部都要整齐划一,各家各户,门头上要挂两大红灯笼,吊着黄穗的那种,别在乎钱,在乎钱就俗了!咱们做的不是古镇,做的是文化!这叫格调,游客一来,直接就被这整齐划一的建筑给镇住了!

房子建好了,就是镇子文化建设,千万别搞什么现代化设备,村口直接弄一石磨,甭管有没有驴子,隔一二百米,在弄一个70年代的脱谷机,什么大马车、架子车、纺车织布机,手绘七八十年代生活墙画全都得有,墙上再写点怀念毛主席的大标语,甭管傻不傻逼,游客就认这个!

民以食为天,饮食也是文化的一部分,一个合格的陕西古镇,凉皮肉夹馍、荞面饸饹、玉米面搅团、biangbiang面、臊子面、油泼面、老酸奶、酸梅汤、镜糕、绿豆糕、油糕等吃的总得有吧!商家门口一律插黄旗子,上面用黑字隶书初号字写卖什么,旁边再用隶书五号字写陕西特产。员工一律穿老粗布衣裳,系围裙,要入戏,你不再是生冷硬噌的陕西人,你是店小二,开口就是客官您好里面请!要让游客感受到高高在上的满足感,他就是主人。不要怕东西贵了没人买,能来这儿消费的,就不在乎多那么十来块钱。

对了,一定还要有纪念品,咱们这儿不只是美食城,咱们这儿还有文化纪念品,相框里的皮影儿,正方体玻璃里镶嵌的毛泽东周恩来,画着陕西八大怪的扇子,中国结,各类玩具必须得应有尽有,挣钱要从娃娃抓起。

趁着天气好,蓝天白云,给古镇来一写真拍照,什么无人机,VR拍摄,延时拍摄,全给弄上,微博话题统一加标签,搞点微博抽奖,弄个活动,找些陕西自媒体大V来古镇吃喝玩乐,叮嘱他们加标签发微博,一律只说古镇的好话,哦,有些大V文化程度不高,见到蓝天就只会卧槽,千蓝滴很!什么风景秀丽,放空人生的好去处,说走就走此类的句子多备一些,以备大V们需要。最好能找@老班长拍西安这样水平的,好家伙,那顺口溜编的,那水平叫一个高。

除了野生自媒体之外,也要舍得给正牌儿媒体砸钱,陕西日报、西部网、华商报、华商网、三秦都市报、西安晚报全都喊上,阳光报就算了,他妈的只会写黄色小新闻。现在经济环境不行,媒体个个都是穷逼,投点儿钱能把你当祖宗供起来,媒体人可比那些野生自媒体强太多了,不但会给你发通稿,还能组织全国媒体网络行,更何况人还知道什么事情该曝光什么事情不该说。

剩下的事情就是等着收钱了。

[本周冷笑话之二]斯坦政府反应迅速

这好像就是一个绝妙的讽刺一样,在6月8号西安斯坦大型装逼秀“政府问政”上被问得灰头土脸的的食药监,开始了迅速而又果断的行动:校门口的小商店一律不得卖劣质五毛零食,逮住一个罚款2万。你看,不论是做人还是食物,五毛都是那么的另人讨厌。

我想,食药监这次的行动必然会有人拍手称赞,即便是在电视问政上,食药监的表现愚蠢而又白痴。但就像西安市公安信誓旦旦的表示开展为期40天的小偷专项治理一样,虽然没有卵用,依旧会有人觉得安全感提升了。

这个事情里,记者在偷换概念,5毛零食不等同于有害零食。有害的事物非常的多,不能仅仅用价格去判断,之所以被判断是有害食品,首先是因为家长觉得吃这些东西对孩子有害,比如说辣条,家长觉得这对娃有害不能吃,但据说在国外辣条卖的非常好。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有关于国外食品安全的监管方法我不知道,但国内的食品监管方法我还是知道一点的,食药监跟所有政府机构的尿性是一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每天喝喝茶上上网,拿一份工资,什么都不干最好。

就拿5毛食品来讲,他们既不会告诉商家如何去判断自己进的货是有害的,也不会去寻根溯源的查找到底是谁在制造这些有害食品,就简单粗暴的拉个横幅,然后告诉商家,只要你敢卖,我就罚你2万。

这种套路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配方。治理拉土车的时候,逮住一个,罚款;治理停车乱象的时候,逮住一个,罚款;治理火车站乱象的时候,逮住一个,罚款;治理小偷黑导游,罚款。当然,这些乱象还没有被曝光之前,西安斯坦简直就是和谐社会典范,万物生长,国泰民安,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一切的迅速反应背后,都是一场以捞钱为目的的巨大骗局。所以,个人觉得,家长们还是别去参加什么问政节目,然后被政府羞辱了。有那功夫,不如多挣钱,多给孩子一些零花钱,让娃买点质量好的零食。

[本周校园]摇号选五毛

在你国大学生里,有一大半的人是想毕业之后进入到政府机关,当一名公务员。虽然近几年的新闻一直在淡化宣传公务员考试的盛况。但依旧阻止不了有人对这个职业的向往,一个旱涝保收,能分房,有灰色收入,不用交社保但退休之后还能拿养老金,足以每年让无数人挤破头的参加公务员考试。

即便是现在不能考,走国政府还是开明的在每年暑假里弄个装逼秀,组织一些学生进政府见习一番,这倒是笼络了不少的大学生们,就拿今年铜川来讲,一下子全国各地共有669名报名的大学生希望来政府见习,最后没办法,公开摇号选取了100名大学生。

先来聊聊见习生们都做什么,恰好有一篇2013年的报道,也是铜川,这篇报道中的第一个主人公是西安财经学院的,每天的工作是用扫描仪将每天报纸内容扫描之后上传至网上,还有催促其他见习学生写稿子。这娃是比较有心的那种,上班期间发现铜川政府网站,微博做的跟一坨屎,然后还给上级提了许多改进意见。然后画风突转,这个学生告诉记者:我原来真以为这是一坨屎,后来领导找我谈话之后,我竟然发现了屎里的玉米粒!你看,只要你换个思路,就能发现政府还是很好的嘛。

故事的第二个主人公是清华大学的学生,每天主要负责修改文件错别字以及语病,还要回复市长信箱留言。他也学到了东西:公务员并不是懒散的,反而是非常严谨的一群人。

最后一个是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学生,每天的工作是写简报、收发传真、通知会议、接办公室电话和修改门户网站信息等等,这娃已经完全被洗脑,表示自己收假回学校之后要好好给同学们讲一下政府部门都在干啥,要给大家一个全新的认识。

除此之外,网上还有很多政府见习心得的文章,看他们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收发报纸,端茶倒水,写五毛通稿等等,学会的就是怎么巴结领导,开会怎么按官衔大小排座位,会议开到什么时候该有掌声以及怎么写公文,看到这里你还会对这些所谓的政府见习动心吗?就特么去街上发传单都比干这些屁事要强得多。

在这里并不会让你学到任何有用的技能或者本事,政府找见习生的本质不是要传授给你什么,而是要洗脑,他们找的是五毛,这跟发展大学生网评员是一样道理。制造一个咱们政府一丝不苟的为人民服务的假象,而且身处集体之下的人,很容易会被洗脑。见习完了,你除了变成一个五毛之外,什么都不会有改变。

[西安e报:2742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81期]逃离高考
[西安e报:1646期]造谣的都是媒体
[西安e报:2011期]向广场舞宣战
[西安e报:2376期]撕逼特色的社会主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