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情书》:北京遇上西雅图在上一部

@ 六月 26, 2016

薛晓路,女,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硕士毕业,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文学系副教授,作家、编剧、导演,绝对的科班。一共执导过三部电影:《海洋天堂》《北京遇上西雅图》《不二情书》,除了《海洋天堂》是部诚意之作,后面两部看得出她的本质:不折不扣的投机倒把分子。

《不二情书》的全名是《北京遇上西雅图2之不二情书》,故事通篇贯穿四个地点:澳门、洛杉矶、拉斯维加斯、伦敦,请原谅地理不好的观众,他们实在没有找到北京和西雅图。后经高人指点,恍然大悟,《不二情书》原来是家借壳上市的皮包公司啊!

如果不是《北京遇上西雅图》当错误的影片遇上正确的时间,恐怕这块招牌也不可能炒得如此火爆,火爆到竟敢这般大胆,冒欺骗天下观众之大不韪,挂两座城市的羊头,卖四个它地的狗肉,放肆地羞辱观众的智商。从这点来说,薛晓路的做法已经非常狡猾。

薛晓路的投机倒把还表现在明目张胆地生搬硬套,前作“让”汤唯喜欢《西雅图夜未眠》这部经典电影,后面的剧情便顺其自然地向这座多雨的城市靠拢,向这部柔情的电影取经,这部把《查令十字街84号》拿来做挡箭牌,结尾还煞有其事地写段字幕,以表达对作者海莲·汉芙诞辰100周年的致敬。其实,此举只不过是为自己复制《查令十字街84号》的情节找台阶下。

好TM无聊

好TM无聊

科班出身的薛晓路在编剧上还是非常考究,确习得专业教学的耳濡目染,一股书生的僵化之气跃然纸上,起承转合的结构尽管完整,但把高于电影之上的浪漫主义玩的有违基本逻辑,倒是过甚其词,因小失大。影片的构想在内地电影中并不多见,在网络通信相当便捷的今天,书信本已式微,用过去的潮流、今日的陈旧作为搭建爱情的方式,却有复古的新颖,这种如4 in Love唱的那样“明天就像是盒子里的巧克力糖,什么滋味,充满想象”的悬念式手法着实在内地爱情片中鹤立鸡群,令人耳目一新。

可惜,一来,这种手法在日本的《春天情书》、美国的《电子情书》里,早已被用到极高的水平,随意搬弄,东施效颦,二来,薛晓路把这根粗线条搓的漏洞百出,比如男女之间相隔万里,故事发展仅仅从圣诞到新年,书信的中转速度竟比网络还快?比如汤唯一个突发奇想,便能拿王志文给的20万赢出个20多万,看场秦沛和吴彦姝的补婚,就能脱胎换骨,以此变化之神速,社会早该和谐大同了;比如汤唯的三位男伴出场虽带着不同的作用,可让陆毅、祖峰打个酱油,登场和离场的意义何在?

131分钟的影片,除了许多爱情警句说的如痴如醉,剩下的要么是为商业服务的可有可无,比如神州专车、安居网、3D电视的广告植入,比如汤唯开场的梦拍出大片的风格就是标准的影院元素,要么是竭尽全力自圆其说的乱七八糟,荒唐可笑。虽说秦沛和吴彦姝两位老人的故事拍的感人,但在非《北京爱情故事》这类并列式的爱情群戏之中,小戏份的插曲再美,都显得喧宾夺主,反射出影片核心的失败,糟蹋了两位老戏骨的精彩演出。

《不二情书》就是一部“表现主义(那些书信来往的语句实则为薛晓路的演讲)+现实主义(爱情警句说的很实在)+荒诞主义(时间成分的矛盾冲突)+伪魔幻主义(如汤唯扔信到邮筒的镜头用特效渲染)”的综合体,影片跟另一部“不二”结了缘,叫“不二”,实则都很二,那位叫《不二神探》,大烂片。然而,这位“不二”起码教会我们什么叫做社会实用主义。

《《不二情书》:北京遇上西雅图在上一部》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老笠》:沉寂的死水泛起浪花
《GOOD TAKE》:确实拍的不错
《百鸟朝凤》:好大的命题
《疯狂动物城》:觉得它好,是因为现实太糟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