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日

@ 七月 2, 2016

原文首发于《四季有春》,感谢作者“春春”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立春》】

据说市场上卖的活鱼也不是多么让人信任,吃过不可靠的饲料,池水浑浊,爱钓鱼的人坐在池边,一条接一条上鱼,鱼就进了鱼护,随后被烤、被烧,觉得一系列都是那么温吞,无精打采。

所以跟随朋友到一个不知道的地方,山下,一个老水库,只有寥寥几人,相隔很远地坐在不平整的水边,一个承包水库的小伙子跑来跑去招呼,凉风习习,近处的山因为雾气不很清晰,水岸那边的山坡一丛一丛年轻的杨树,朦胧中觉得像是绿色的云朵一样。我撑开躺椅,拿本书躺下,盯着波纹荡漾的水面,红色条纹的漂子稳稳的扎在水里。突然有鱼上了钩,鱼竿被弯成很严重的拱形,拉着鱼竿往旁边小心翼翼走去,溜鱼时发现这里的鱼力气很大,大家于是很兴奋,精神抖擞地目光专注,随后又有鱼上钩,有好多次挣脱鱼线,还有带走鱼钩的,落网的鱼尾巴金色,亮闪闪的,他们说,这就是水好。

有白色的水鸟几只飞来飞去,有个同行的大姐在旁边收获了一袋子灰灰菜,晚上可以上自家饭桌了。凉风很舒适,我眯着眼看几行字,又看看宁静的热闹。每个人都说了起码一遍:真舒服啊。看来人的要求真是不高,一点小凉风而已。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有人沿着水边的高草野花走了一圈,回来说,看见昂头的水蛇,还有那边岸上趴着水鳖,密谋什么时候来夜钓。我注意到一种气势汹汹的蓝色的野花,大片大片,夹杂在小小的黄白色的雏菊中,花形也像是小菊花,但比雏菊要大上一圈,浓重的蓝色,秆茎是很硬朗的,一大片一大片,非常明亮。我沉醉于这种不动声色的美丽和生命力中,计划着走的时候折上一大把,插在客厅里该是多么动人。看水库的小伙子说,那叫苦菊菊,根可以煮水喝,下火。

打算好要带上一些回家,就没有再惦念,钓鱼聊天看书吹风喝水,到中午十二点多时,把东西收拾到车上,大家要一起去农家乐烤鱼。我拿着剪刀再次来到山坡上时,突然间有短暂的迷惑,好像失忆一样,因为我没有看见一朵蓝色的花!我确定我站在早上看见的最集中的地方,大家都在坡上,我也没有喊谁过来,因为这一瞬间我的怀疑是那么深,我的记忆是那么虚弱,我就呆呆地站着,很奇怪,在短暂的时刻里,我突然体会到万籁俱静。

回过神来,我仔细地观察,只看见早上间杂其中的小小黄白色的小花朵,还是很多,再仔细看,才真的发现那些大些的蓝色花朵全部都紧紧地合住了,合得完全看不见一点蓝色,在周围的环境中很难分辨,我是也难为早上观察了枝干,才依照着辨认出来,全部,每一朵,都合住了,合成细细的灰灰的一绺。为什么呢,是因为中午的阳光吗,保存水分,是不是还可以再次开放?我真想有时间在这里等待,太阳下山后,又是一片亮蓝。

我举着剪刀无语地站了一会,我们就走了。坐在农家乐的院子里,用他们的开水,喝着自己带的茶,等着饭,每个人都有滋有味。关于蓝花,我也没办法再惦记,我走了,他们还在那里,每天盛开,有人来也罢无人来也罢,自在。自由。我是可以这样说的吧。

钓鱼日 二维码相关阅读
过夏天
混暑假
关于出门这件事
无常中的愉悦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