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先问问自己有没有看过银河映像

@ 七月 3, 2016

《三人行》毁誉参半,莫衷一是,原因很简单,每个人的标尺不同。当然,这个理由适用于任何影片,所有的艺术创作都会如此,不仅是电影。那么,对于《三人行》,那把标尺是什么呢?是你之前有没有看过银河映像。

2016年,银河映像成立20周年。在这一年里,杜琪峰亲自上阵,执导《三人行》,以攻内地市场,面对6月底7月初好莱坞大片扎堆上映,杜琪峰不改档期,可见其相当自信。同时,杜琪峰在香江岸边扶持三位新导演,监制他们的《树大招风》,影片开头便是银河映像的经典LOGO,原来,一样是以“三人行”为主题的《树大招风》才是真正为银河映像20周年献礼之作。

《三人行》和《树大招风》的差距就是前面提到的那把标尺:《三人行》代表杜琪峰向市场妥协的现实面,《树大招风》代表杜琪峰骨子里坚守艺术底线的倔强面,中间隔着的便是银河映像的前后变迁。前者是现在被政治动向、霸王条款、市场膨胀欺压的杜琪峰,制片成本越来越高,银河映像越做越大,不赚钱怎么谈艺术?人最起码要吃饭,必须向合拍片低头;后者是真正的杜琪峰,有着浓厚香港情结的杜琪峰,始终关怀香港风土人情的杜琪峰,在赚钱的空余,沉下心来拍自己想要的电影。

于是,对于没有怎么看过被“不平等合拍条约”压榨之前的银河映像的观众来说,《三人行》胜过随手一抓的内地影片,质量绝对上乘,结构绝对独特,形式绝对新颖,好之又好;对于在纯正的银河映像熏陶下长大的观众来说,《三人行》实在有点差强人意,跟银河映像巅峰作品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和早几年出炉的《毒战》一样,显得与内地氛围格格不入。

《三人行》的高潮在于最后十几分钟的长镜头:参与演员100人、工作人员150人、筹备2个月、排练走位4天、调用威亚10组、快慢速度变化21次、开枪90枪、中枪特效17次,现场百余位演员同时演“慢动作”,甚至精确到“眨眼都要慢”。仅凭此等锱铢必较的认真劲,《三人行》在当今的华语影片中,整体水平上等,不必赘述。

杜琪峰:差口气

杜琪峰:差口气

杜琪峰用4000万搭景,构造出医院,实则是社会的表现。三六九等,鱼目混杂,各有各的境遇,各有各的目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警察、悍匪、医生,出发点各不相同,职责归属各式各样,最终,只能引发矛盾冲突,制造戏剧的迸发。这条主线与银河映像一贯的黑色主题保持一致,在生老病死、命运轮回、宿命变迁之间反复游走,以囊括宏大的主题。不过,角色过多,故事铺陈的线条复杂,由此给人一种散乱的感觉,不如以往的银河映像那么精简。

杜琪峰在炮制银河映像的风格上游刃有余,警察们在医院里拿枪布阵的站位、警匪混战的中枪烟雾、古天乐向上司坦白发现自认倒霉、上司只闻其声的处理…无一不是银河映像的惯用手法。或许很多观众不习惯写实地展现手术的特写镜头,实际上,杜琪峰在2000年拍轻喜剧《辣手回春》时,就已经对医术的刻画驾轻就熟了。

《三人行》的精神内核全部汇总在长镜头的配乐里:《之乎者也》。这里的《之乎者也》对罗大佑的老版进行了改编,重新编曲、重新修词、重新演唱。由男版罗大佑变成女版王菀之不重要,陈辉阳编曲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夕的填词。林夕大多沿用了罗大佑的原词,在副歌部分有修改,把原本重复的“现在听听我们的青年他们在讲什么,但是你要想想到底你要他们怎么做”中间的一段改为“现在看看我们的青年他们在讲什么,最后你要想想到底他们为何这么做”。

“讲什么”?“为何这么做”?这不仅是提醒观众要注意戏中人这两点,否则,可能看不懂本片。这更是杜琪峰在扪心自问,年轻的一代观众在讲什么?他们为何这么做?不然,根本不知道以后的电影该怎么拍,毕竟,还要养那么多人,好像古天乐要包庇下属保住饭碗、钟汉良要通知同伙营救自己、赵薇要摒弃一切拯救生命。

《《三人行》:先问问自己有没有看过银河映像》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不二情书》:北京遇上西雅图在上一部
《老笠》:沉寂的死水泛起浪花
《GOOD TAKE》:确实拍的不错
《百鸟朝凤》:好大的命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