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三学生西安实习记之一:都是制度的错?

@ 七月 6, 2016

原文首发于香港01博评,原标题《人在西安實習去:制度的愁滋味,少年不懂》,作者“简丹妮讲”。】

少年識愁,抑或不識愁,我不懂。

中小學生要面對排山倒海的補習和課外活動,加上重重的考試壓力,真是令聞者傷心。而大學生,是誰說過了海就是神仙的,同樣要面對 GPA 壓力、畢業壓力、前途壓力、家庭壓力,真是讓聽者流淚。所以,筆者決定放個假,逃離香港到西安實習,至於為何花落西安,就真的不要問,因為我不懂。

西安的同事會好奇香港生活是怎樣一回事,我也不懂。

「香港樓價貴嗎?在香港生活費很貴嗎?香港人置到業嗎?何解香港人咁排外?你們對大陸的印象是…?」…

他們問得來了興致,我就愈問愈傷心,明明條題目太過份。有同事說幾個月前到香港旅遊,然後帶了兩罐奶粉提心吊膽地搭東鐵,生怕被發現。

「個個去旅行,都會帶手信帶野食,好正常啫。」

問得我一時語塞。其實正常與否,我也不懂。我知道有些香港人去外地旅遊都會一箱箱帶返香港,甚至用 EMS 運返香港,至於為何人哋國家沒有仇恨香港人(或者有),我都不懂。香港水貨客一事,一言難盡。

配图
资料图 via:新华社

言談之間,醒起我身在曹營,「實習啫,唔洗搵命搏嘅」,我為命仔起見,一於擴大戰線到制度。

對,千錯萬錯,都是制度的錯。政府做不好政策把關,更惶論有體恤民情之心,他們只會躲在高高在上的辦公室,看不見成巷成市的藥房和金行。於是乎,我將水貨客的問題,與當下失敗的制度和自由行問題掛勾。說到底,驅趕水貨客行動也是出於一種政府不做、民間自己做的心態,一周多行也取得階段性勝利,變為一周一行。這一切都是制度的錯:租金高地價貴,小店被趕盡殺絕、馬寶寶被強行拆村、承建商非法傾倒成泥頭山、人工追不上通脹…這些都是制度的問題,對吧?

「社會的問題,你們學生都還不懂,被灌輸了被利用了,受傷的是你們。」

同事們家長式苦口婆心的勸告,內容大都關於學生未踏入社會的遊戲制度、容易被煽動、當別人的棋子等見慣不怪的理由。然而,每個呼吸之間,我都感受到自己確切地活在制度中, 但制度有沒有容納我們、有沒有關顧過這一代的需要、有沒有改變的空間,我不懂。

這一代為社會不公而上街,會被說是為「呃like」,為「追女仔」;這一代有很多學生想讀商科入 BIG4(四大會計師樓);這一代盡見大學人文學科失落於 UGC 的學額回撥制度,盡見愈來愈多「環球」學科;這一代嚐盡警棍和胡椒噴霧,被迫多次站在推土機前;這一代不曾經歷香港的光輝,迎來的卻是制度的無能;這一代因學業而自殺的數字,我已經不忍著墨。

到底要怎麼跟西安同事解釋香港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我不懂;要表達這一代在制度裏的愁滋味,我也不懂。這個月在西安,花上我大半本字典,和我那普通得很的普通話也詞不達意,這方面,還需跟樹根議員好好學習。

香港大三学生西安实习记之一 二维码相关阅读
香港要是沒有中國客就會餓死?
人性化的香港
微观香港的细节
「港铁模式」难复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