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新浪微博立案记

@ 七月 7, 2016

原文发于《段万金的新浪博客》,原标题为《起诉新浪微博北京海淀法院立案记》。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段万金宣布起诉新浪微博》。】

中国大陆有好多地方,法治的阳光目前还是死角,阴暗发霉,孕育着癌症的毒素。

早晨来到北京海淀区法院,准备就新浪微博封杀我微博民事民事诉讼立案。

海淀法院,立案程序蛮复杂,首先是一个窗口材料初审,然后是另一个窗口信息录入,之后我顺利拿到叫号:20号,我长舒了半口气,认为立案有望。

之后来到立案法庭等待叫号,终于被叫到,是一个美女法官审查立案,我近乎讨好般的套近乎,希望她放我一马,给我立案。

她拿起诉状,看了半天,问我是律师,我说是,然后她问我是否来过,我说没有,问我做那方面业务,我说主要是刑事,她问我是不是由于违反互联网规定被销号,我说不知道,我向新浪申诉几次,都没有回应,我告诉她我没有任何违法之处,我认为新浪微博违反双方签订的网络服务合同,然后她说让我等一会,然后就拿着材料出去了。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我寂寞之余,拿出电纸书继续读《九三年》:

图片
《九三年》

终于返回来了,然后她果断的不容置疑的告诉我,我这是属于互联网管理方面的,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让我到网信办去申诉。

我柔声问问法律规定在那里,她说最高法就是这么规定的,并不给我出示,我说那能不能给我一个书面的不予受理的裁定,她说不能。

我知道她一切都是按照最高法那个内部的秘密的见不得人的规定执行的。

我再次抬头看了看她,突然感觉她并不是我一开始看到的那样美丽。

最高法的见不得人秘密规定使人无发感受到女法官们那女人特有的美丽温柔美好优雅。

当我企图再次要求她给我书面答复时候,她那不容商量置疑的表情,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此时,我发现门外多了两个威猛高大的法警。

刚才法官出去后半小时发生了的什么可想而知。

为了不给给他们撕我裤子的机会,我知趣的退出来,离开法院,我也不想再增加一个吴良述律师那样的事件,律师法官已经互相伤害,撕裂的非常严重,而且根子不是法官的问题,根子在心脏就拒绝法治。

尽管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为了表示对法院的尊重,对法官的尊重,从进去法院那一刻起,我没有进行任何拍照录影。

其实,这个结果我是有充分准备的,我只是抱着侥幸心态,希望法治的阳光突然照到宪法规定的公民的言论自由这一基本权利,宪法权利被法律法规规章红头文件都架空甚至剥夺了!但是,我们几乎没有任何途径捍卫自己的宪法权利。

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最重要的,我想给自己一个交代,那个微博陪伴了四年多,陪伴我度过了很多难以忘怀的岁月,这四年,也是我律师生涯最重要的四年,我不能让她没有一个无法交代的结局,起码,将来,我回想起来,那怕是不理直气壮的,认为自己尽到自己的努力,不要给将来留遗憾,就好像人得病我把他送到医院,至于救活救不活那另当别论。

我希望,也许以后时局有变化,我的那个新浪微博有可能重见天日,而且我可以新开微博,我已经有四个微博被枪毙了。

继续点滴努力。

《起诉新浪微博立案记》二维码相关阅读
斯伟江:给年轻律师的信
上海市政府是否该赔偿?
段万金:如果我为药家鑫辩护
段万金宣布起诉新浪微博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