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 7,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又梦见老屋》。】

我上小学时,一位老师姓高,个头也高,留大背头。背后里听人说,他家成分更高,是个地主。那是阶级斗争的年代,成分高可不是好事,但我依旧暗羡他,想:“怎么就姓高呢?”

高个头总令人仰望,我就希望自己长高。他教语文,凡与高组合的词语我都能记住,且喜欢琢磨。譬如高兴、高大、高尚等,我都觉得是好词儿,希望自己天天高兴,向形象高大的人看齐,努力做一个高尚的人。有一次他让我用“高兴”造句,我顺口说“我高兴得跳了起来”,他竖起大拇指表扬我:“高!”

他很幽默。有一次他批评我“高傲”,我好生惭愧,却纳闷儿,兼想不通:“同样都是高,高和高咋就不一样呢?”走在路上,听见雁叫长空,必抬头寻找那人字形雁阵,时常梦见自己就是那雁,可以在云上高飞。家门口是一座高山,太阳时常从山顶上出来,越发显得山的高峻了。我喜欢坐在崖棱上,痴看朝阳冉冉升高,少年之梦也随之升高。在上学路上,男娃们常玩一种游戏,就是比高:站在平地上比个头,也就是比高低,最低者时常偷偷踮起脚后跟。然后比跳,妙在个头矮者反而跳得高。走到深沟高崖边上,一溜儿站立,比谁尿得高。还比吼叫,比歌唱,甚至比骂人,都是比谁嗓门高。

学生以学为主,期中、期末考试,高分总受老师表扬。教室后墙有光荣榜,我最高兴的是每次考试总成绩高居榜首。体育比赛,就是比“高”!记得有一次,老师带学生支援秋收,指着地畔的芝麻问:“有个歇后语,谁记得?”我是班长,当然第一个举手说:“芝麻开花——节节高!”老师启发我们:“学习也是一个道理!”我已经知道,学生时代很漫长,一年高一级,一年级升到五年级,小学毕业。一年级升到二年级,初中毕业。由初中而高中,也分一年级、二年级。高等学府那是梦,甚至比梦还缥缈,我的梦比较现实,就是不留级,能顺利考上高中。当然,我该庆幸,自己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不但上了县上最好的高中,而且叩开了高等学府的大门。

考上了大学,当然高兴,首先自己高看了自己,自我感觉特别好。其实我的内心我知道,我有隐愁,愁长不高。高中毕业时,同班的同学,男生和女生,多一半都高过了我,这使我沮丧。偏我喜欢的,都是高个子!走在大学校园里,身高虽然并不垫底,但抬头挺胸总觉没有底气。当时流行一种说法,不够一米七三,在女孩子眼里,那就是三等残废。面对高过我的同学,故意投去睥睨的目光,其实心里只有羡慕。身高使我一直自卑,找女朋友一直不自信。我常做月老,凡成功的,男方都是高个子。其中有一位美女在博士与技校生之间左右为难,我谈了博士无数的后天优势,最后还是高个子技校生赢得芳心。我对同事发感慨:“魅力等于实力,实力依赖身高!”

人怎么就喜欢“高”呢?先是百思不得其解,然后茅塞顿开。“高”的价值取向,无所不在嘛。毛泽东说:“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所谓进步,不就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吗?“更进一步”,不就是更高一步吗?小时候被教育要“提高无产阶级觉悟”。之所以要“提高”,是因为我们不高嘛,可见只有“高”才好嘛!毛泽东还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登攀,不就是爬山么?

人生与其说是爬山,毋宁说是爬高。所谓事业,所谓成功,所谓梦想,不都是像读书学习、长个子一样,追求那个“芝麻开花——节节高”吗?老师常在课堂上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足下”或许是上一个“高点”,却绝对是下一个“起点”,譬如考上大学,也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往后的路还长呢!至于多长,难以想象。做梦都想奔康庄大道,结果呢,一路走来,一路拐弯,一路崎岖,一路荆棘,当然也一路走高,但走高意味着上坡,坡陡路险,费劲不说,还得一直小心翼翼。学成毕业,参加工作,职称、工资、待遇,都直接与学位、资历挂钩。职称有初级、中级、高级,人生的进步,多半要仰赖职称的步步晋升,等正高到手了,那美好的年华呢?那浪漫的理想呢?只剩下叹息了。

当兵,从政,都一个理儿。从士兵到将军,熬战功,更熬资历。从政也是由办事员干起,理论上职务越高,说明干得越好。各行各业,干任何事情,莫不如此。我的同学、朋友,几乎都在如此这般拼搏,其实都是在奔一个“高”字。所谓功名利禄,包藏的就是一个“高”,诱惑人心的也自然是那个“高”。当然,当然,理解万岁,不理解也万岁,“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蓦然回首,哈哈,多半人多半辈子都在奔“高”的路上。即使勘破红尘、遁入空门了,也有个“高”在那里等着呢,若其不然,何言“高僧”呢?“高”就是一个个坎儿,就像刘翔跨栏,能否跨越,能否第一,靠实力,也靠运气,至于结果,天知道!

有人得道了,就有高见了;有人高龄了,当然高寿了。艺高人胆大,谁不高看呢?德高而望重,谁不高仰呢?然而古往今来,能“高”以冠之者,如高才、高层、高干、高门、高手等,毕竟都是少数。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一般人等罕有如此修为,所以“卷帷望月空长叹”的居多。非不愿也,是不能也!

图片

苏东坡说:“高处不胜寒。”但从古到今,高处最受人青睐。人生是座山,自己的山,自己爬。社会是个金字塔,人人都在攀爬,越往上人越少。幸运之星乃是吉星,被吉星高照的都是幸运儿。于此我忽然明白古往今来重阳节何以登高入俗了,那其实是要人揣摩、觉悟一个人生道理:“站得高,看得远。”至于多高为高,多远为远,也是个天知道。一些人即使天纵英明、睿智,也未必就心知肚明。譬如“树雄心,立壮志”,是否心在天上就是“雄心”呢?是否志在云上就是“壮志”呢?此说固然可圈可点,却也不无可疑可叹之处。志若真高远,追求就真无穷尽了。一生追梦,等于一生追“高”,追到多高是个了?恐怕多半的人都要倒在追“高”的路上。固然是越高越好,却也是越高越难,越难越输得惨!难乎其难,有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是否该望而却步呢?有知难而退者,必有知难而上者,这才是人生。人到高处,身不由己,想法也就非常人能理解了。何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癞蛤蟆永远匍匐在地面上,想也是白想;若有幸被带在了飞机上,看得见天鹅飞,白想也要想嘛!人间悲喜剧,多半由此滋生而轮回无尽。

人活啥呢?就活“高”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节日不少。节日的口头禅也是口头福:“节日快乐!”快乐就是高兴嘛!人还爱说:“祝你健康!”健康使人高寿嘛!所谓福禄寿禧,三星高照,四星临门,谁家不想?不梦寐以求?民间迷信,就信这个。家里高朋满座,人气高旺呀!远近有高亲,左右是高邻,那家的门楼一定很高呀!读书人自视清高,多半喜欢高谈阔论;有钱人自视高贵,多半行事高调。自视清高,自视而已,有如自慰、自摸,亦如锦衣夜行、孤芳自赏,能“高”到哪里去呢?

高谈阔论,多半是隔空高喊,谁能听见?日月是佛,即使耳听八荒,却居高不语;对牛弹琴,即使高山流水,却无异于下里巴人,不被听懂,等于白说!就算名副其实是高论,既不挣钱,还惹火烧身,何如那有钱人自视高贵,也自恃高贵,时时、处处都要被人高看:坐高级轿车,住高级别墅,出入高级会所,一身“高级”行头,吃喝都贴高级标签,住院有高级病房,进太平间都享受高级待遇,致悼词一般都配享高评、高誉。如此“高”一辈子,谁能说人家不是“高人一等”呢?

“高”能令人知足吗?“这山望着那山高”,怎么可能知足呢?已经居高临下了,仍有人高高在上呀。老盯着那更高处,可望而不可即,或者唾手可得而未得,能快乐吗?羡慕嫉妒恨,都埋在心里,啥滋味,自己咀嚼呗!这好有一比:一串葡萄高挂,踮起脚跟,快到嘴里了嘛,却够不着,只恨自己还不够高。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葡萄到了嘴里,酸甜倒无所谓了。俗话说:“高一丈,不一样。”人和人比高,高一寸也是高,咋能一样呢?居高才有快感可言。喜高而厌低,人心如斯,就算本能吧!

“高”好吗?好或不好,都躲不过。人一生下来,就得面对“高”。皇帝的儿子叫皇子,老百姓的儿子叫犬子,云泥之别,高下自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高下是与生俱来的。人好比一棵树,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呀。长在高山之巅,即使矮小也高高在上;长在深谷之涧,即使高大也被高山遮蔽。固然矮草长在高处也是矮草,但高树长在低处也未必就能长成“高材”,此中玄机,一言难尽也。长在高处的树,就能长高吗?未必!至少树大招风,迎风易折。高山上的劲松固然高耸入云,却也悬乎得令人心惊胆战!李太白诗云:“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好好的松树,高高在上,何以就倒挂而枯呢?一曲《蜀道难》,道尽的却是人生之难。“噫吁戏,危乎高哉!”问题还是出在“高”上了。

一些人生来就是“高”,另类的“高”,与众不同的“高”:心性高傲,如梅傲霜;品行高洁,如莲之出淤泥而不染;志向高标,“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词家高境,不也是人生高境吗?鹤立白云之上,视野自然高远;占领道德高地,气度自然不烦。读万卷书,走万里路,识见自然高过常人;“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那就是高人!“大人小心,圣贤庸行。” 不示人以高,反而让人仰望弥高,那才叫真高!

人生在世,百家姓里能姓高,真是吉星高照哇!我暗羡高老师,是期盼吉星高照也!我还庆幸我的朋友圈里不乏高姓里的高人:高建群、高立民、高亚平、高剑锋、高谦英、高鸿…

高 二维码相关阅读
14天,一座老屋被拆除
告别老屋
大爹的老屋新居
又梦见老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