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754期]又见卡颈死

@ 七月 7,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7月7日。今天,经历363天牢狱之灾的最年轻的政治犯“考拉”赵威(2493期之导语)被取保候审。在稍后更新的“@考拉就是考拉”的微博中发出一份公开信,其中的一些言之凿凿的话,让人不禁担心这个年轻女娃已经被洗脑成官方的污点证人了,不禁更担忧李和平律师的现状(831之[本周焦点])

[1]撕逼省招办

本省大媒《华商报》开始和省招办撕逼了。今年高考考了595分、名列文科822名的考生小郭“@考生小小_”,因为心仪的学校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口试时间和陕西口语测试时间同为6月19日,在得到省招办“只要北外不需要考试成绩就会投档”的说法之后,并确认北外给省招办发去公函之后,小郭去参加了北外的口试,错过了陕西口语测试。回头过来,省招办却以“不参加省内口语测评,就不予投档为”为由,将小郭的档案压下来,而面临同样选择的其他3名考生既参加了北外的口试,也参加了陕西口语测评。陕西省招办在官网上回复:“全程有录像记录,无违规违纪现象”。

不患寡而患不均是支国百姓的根深蒂固的价值观,更不用说被省招办工作人员“爱哪投诉就哪去”激怒的小郭父母了,他们于是向省教育厅举报。最先扒出这一新闻的西安电视台记者“@木木无名氏”也在个人微博中发布《以规则的名义,杀死年轻的人们》,充满义愤的语言中满是对这个肮脏社会的不忿。

[2]谁是黑手

据小郭的微博透露,通过北外初试共有七个人,只有三人同时拥有两方的成绩,剩下四人只有北外的成绩。而省招办的说法是,省招办与陕西文理学院积极沟通,在保证公平公正的前提下,合理安排考试时间段,共有三名考生顺利参加了两项考试,媒体报道的“省招办压档”信息不实。

在梳理整件事情中,首先得明确一个前提,就是不管是北外的考试,还是陕西的口语测试,面对的都是提前录取批的考生。即使小郭没有通过提前批的录取,在第一志愿中也是有很大机会被录取的,除非他自己不去。媒体所说的《585分恐落榜》显然有偷换概念夸大其词的成分。

其次,省招办回复的“没有口语测试成绩不予投档”,这个信息在前期沟通的过程中是否被明确传递给考生及家长?或者说,这是对前期“自己看着办”说法的事后修正?另外,省招办是否认可北外的“不需要陕西口语测试成绩”的说法,北外因此寄送的公函是否被省招办接收?这两条显然是矛盾的。以贵支公办机构“事难办脸难看”的传统,以及已经爆出来“爱哪投诉就哪去”的生冷硬蹭可以看出,省招办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自成体系的说法来应对这个逻辑陷阱。

最后,省招办的上级是省教育厅,上级查下级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串词的事情;陕西文理学院是省招办指定的口语考试举办学校,三名考生经过“精心安排”参加了两场考试,这中间是否有人利用信息不对等对考生“有选择地”开绿灯,高考公平如何保证?

根据《中国青年报》消息,陕西省招办正在与北外进行协调,方案是“让北外在4个的招生计划基础上再增加3个名额”——若北外将七名面试通过的考生全部录取,就将7名考生全部投档;如果协调失败,还是只给那3名考生投档。前一种做法显然是逆着北外的意思,但能堵住悠悠众口,招办和考生皆大欢喜;后一种方案只会招来更大的口水,逃脱不了“选择性作为”的指责。

[3]学生之苦

高考之重,牵一发而动全身。提了多年的“素质教育”,在高考这个指挥棒下,就跟社会主义一样,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口号。低龄版的中考和小升初也都成了社会之重,动辄都是影响孩子未来几十年的命运。本质上来说,支国百姓还是对金榜题名、衣锦还乡的成功学迷恋太深,单一的评价体系容不得其他成功的类型。所以学生苦、家长苦、社会苦。

网友“@海比天温柔”在西安地铁上,就见到争分夺秒赶作业的小学生。

图片自网友@海比天温柔

[4]曲江灭门之后续

据“《陕西都市快报》”,曲江六号五条人命案(2753期之5)被迅速侦破,凶手是39岁哈尔滨籍男子刘某。媒体透露出来这个人的背景:大学毕业,十年前来陕,做小生意无果,没钱又不想工作,就找了个自认为是高档小区的曲江六号,趁着人多混进小区,绑了受害者一家。在受害者主动交出银行卡和密码后取了五万块钱,返回作案现场见受害人挣脱呼救,故痛下杀手…

在微博的评论里,很多人对所谓高档小区的物业服务有诸多吐槽,看来光收钱不干事的物业也是有钱人的痛点。e报记载,曲江六号幼儿园曾经发生厨师性侵三岁幼女(2710期之3)的事情,而事发一年多之后,仍然是零进展…

[5]第六次

因为“寻衅滋事”,被被释放的赵常青(2493之7)又被北京警方请去喝茶了(2719期之7)。被拘留了一个多月后,他人生第六次被释放了。

[6]失信人

榆林中院公布失信人名单搞出很多幺蛾子,先是被人撸出用小学时期照片作为失信人的照片,“@榆林中院”专门澄清是因为系统里只有这张照片,为工作失误道歉;后又被揪出失信人名单里出现神木县农业局副局长杨艳的名字。

图片自华商网

神木县纪委回复说,这是杨副局长个人的个人问题,还不能对其进行问责,上了老赖榜,只能说明其诚信出了问题,但没涉及到犯罪,没有办法作出处理…

看来,杨副局长得赶紧把纪委的头脑们公关一下,上面再不罩着,欠人巨资无力偿还的坑就会越挖越大,说不定自己就被埋进去了。

[7]行为艺术

行为艺术之都总是不缺乏践行不怕把事搞大的不明真相的群众,据网友“@RUIRUI小美人儿”,太元路附近小区的居民,为了抗议被民营公交703路赶走的公办公交216路和46路,他们相约走上街头,拦停了703路公交,要求政府把216路和46路弄回来。

图片自@RUIRUI小美人儿

政府派来的阿Sir却把带头上街的人弄走了。而公交六公司负责人回应,几条线路确有部分路段重合,为避免正面冲突,这边的线路只能在太元路前面的站甩人了…然后把球踢到主管部门这,“只能靠政府来协调”。

[8]又现卡颈死

3月28日,米脂县一孕妇靠在街边护栏休息,头被卡在护栏里,最终窒息死亡(2654期之8)。事情不了了之。

7月6日17时许,三桥西兰路又发生一起类似事件。网友“@社长睫毛粉”上传的这张照片中可以看到,年轻小伙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死去了,现场没有监控视频,警方正在寻找目击证人…

图片自@社长睫毛粉

[9]笨贼受审

2013年5月22日,一个笨贼在东大街上抢劫金店(1612期之1),跑了15米就被阿Sir抓住。他扑街的照片荣登当周搞笑照片之首(1615期之8)。7月5日,这个贼在碑林法院过审,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罚款5万。

这个河南的小伙子王超今年33岁,大学毕业后担任郑州一水产公司西安销售主管,因为背上20多万的赌债,时不时有高利贷上门要债,所以购置了墨镜、口罩、帽子、榔头等工具,是为了伪装和对付讨债人。犯案当天喝了白酒,临时起意才抢劫金店。其女友作证称前一天去东大街逛金店,看重一条金项链都没有买…律师还说,他的当事人有神经病…

这一套说辞显然没有忽悠住法官,法院认为其是有预谋抢劫,即使抢劫未遂,判12年已经是从轻发落了。王超当庭表示要上诉。

[10]当代提辖

烤肉店老板面对深夜上门执法的城管,挥舞起剔肉刀,双方大战数个回合,城管一死八伤(2741期之102744期之8)。这起发生在6月24的案子在本地媒体没有得到通稿的时候,他们的山东同行已经把事情理了个七七八八。


https://goo.gl/0zFT71

[西安e报:2754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93期]大灾促大治
[西安e报:1658期]等领导参观
[西安e报:2023期]G点太他娘的多了
[西安e报:2388期]满城尽是幺蛾子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