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758期] Pokémon 突然 Go 了

@ 七月 11,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7月11日,2011年的这天,一辆905撞死1人撞伤2人,救护车在40分钟之后才到场。

[1] Pokémon Go

这绝对是一个大事儿,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大事件之一。7月11日上午,Pokémon Go 忽然解除了中国区锁区,大西安斯坦地区最潮的 INXIAN 迅速行动,一举抓捕了 8 只!但是,大约一小时后就又被锁了!

Pokémon Go 由 Niantic Lab、任天堂合作开发,7月9日在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率先上线,后由于大量玩家不断「跨区」涌入导致服务器不堪重负而开始锁区。Niantic 是 AR(增强现实)领域的专家,是和 Google 并列同属 alphabet 的一家公司,它开发了伟大的 Ingress,Pokémon Go 也是一款 AR 游戏——拿出你的手机,屏幕上就可以看见一只「口袋妖怪」出现在你的附近,它坐在草地上、或者是漂浮在空气里、或者站在邮筒上、或者藏在公园里、或者在马路边的垃圾桶上、或者就在兴庆湖的岸边!

它被称为是「减肥利器」,当然,这只是它诸多现实意义中的一个小分支。Pokémon 推出之后,已经令人疯狂了…

AR 技术的未来肯定会有更广阔的前景,用游戏来推进技术,同时技术又促进了游戏,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这么说吧,今天这一个小时的突然「解锁」,是西安斯坦在历史上首次进入 AR 游戏的标志性事件。未来,如果你看到两个人站在西安斯坦的大街上,用各自不同的 Pokémon 打架斗殴、谈恋爱甚至做爱,都是有可能的。而这,也仅仅是 AR 技术的一个应用场景罢了。

未来已经发生,就在此时此刻——当然了,这必须是在没有 GFW 封锁之下才有的科技进步与创新,在贵国,AR 被演进成支那赵家的超强洗脑工具,也是很可能的。

[2]习氏狼条脊甲

这也是一个大事儿,生物学上首次以支那领导人命名的新物种出现了。王成斌博士,在支那海南岛发现了一种,属于条脊甲科,有念珠状的触角,居住在树皮及腐木中,食用腐化后的树皮。

王博士被习鞑靼的丰功伟绩感动,欣欣然将此甲虫命名为「习氏狼条脊甲」,不料这成了一种高级黑!王博士并不这么认为,他在学术论文里写道:「這個物種的稱號屬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他的帶領下,我們的祖國日益強大」。

随后,他和他的发现以及这条消息就被和谐了。这是支那人拍马屁拍到马腿上的最新案例之一,而且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个,王博士未来会不会遭到犬决呢?请大家拭目以待!章立凡为此赋诗一首:

另外一个好的 idea 是:在 Pokémon Go 中引入习氏狼条脊甲,让它的战斗力为十个皮卡丘,并且只在支那区出现。此举必火,当然,必被封。

[3]电子文字狱

有消息说,腾讯将会得到 Pokémon Go 在支那的代理权,这真是一个噩耗!因为支那没有几个比腾讯更无耻的公司了,腾讯如果拿到了 Pokémon Go 代理,那么大量玩家的隐私数据就会被腾讯掌握,腾讯会进一步丰富它和支那赵家在「数据、隐私」领域内的合作…想想都可怕!

下面就是一个例子!请注意,用户在QQ、微信、QQ群、微信群、微信公号里的行为都是被监控的,而且,这个吴姓男子还用了臭名昭著的小米手机!

[4]蒲伟又炒作

非常爱炒作的蒲伟是绿蚂蚁的 BOSS,他每年都会想办法弄出来一个大新闻,出现在斯坦的媒体上(147之6790之82492之22757之6)。他在2016年搞的大新闻是带着儿子花费100元从西安穷游到兰州,本地最大的广告纸详细地报道了这个看似新闻的软文,描述了这对父子自虐的一路。

如果西安与兰州之间的路线可以实现 AR,这对父子就不会这么辛苦了,他们能够得到更多的信息支持,穷游之旅会更舒服一些。

[5]谁是吕健

支那共产党在陕西的省级委员会的「组织部」,它有什么资格提名吕健为西安市的副市长?官方就说了一句话:

吕健,男,1963年8月生,陕西西安人,1986年5月入党,1982年12月参加工作,全日制大专学历,中央党校大学学历。现任西安市委常委、秘书长,拟为西安市政府副市长人选。

这个吕先生何德何能?他凭什么可以获得「组织部」的提名?你们看,以此为例,可见支那各级政府的权力来源就是这么「名不正言不顺」,一句话,这不是非法政权是什么?真是比 AR 还虚拟的一个「伪政权」!

[6]挂牌难

随着斯坦的汽车越来越(2754之6),给汽车挂牌成了难事,甚至有人设卡占位卖钱,每个位置要价100、200,甚至300元。这些人都是附近的村民,人家天天闲着没事儿干,专业卖「车位」,每天的收入至少3万元。2015年10月,就有媒体曝光了此事,但是并没有任何屌用。西安车管所对此视而不见,很明显是有猫腻的。

[7]飙车党

曲江飙车党也是屡见不鲜的老生常谈(2638之2)了。7月9日凌晨,曲江交警又一次展开行动,查扣了4辆改装车,发现了一例无照驾驶。知情人说:这些飚车的熊孩子大都是:城中村拆迁户子弟、外地来西安做生意人的子女、一些大学生。

为什么爱在曲江飚车呢?因为曲江的新建道路较多,不少小区入住率不高,道路通行量也不大,道路环境相对较好,尤其是曲江南湖旁边的曲江池东路道路起伏,飙车党认为能带来挑战,称为飚车胜地。

这尼玛简直是变相给曲江的楼盘做广告呢!

[8]欠收拾

贵陕的「省招办」就是欠操,被媒体曝光、被舆论批评(2754之1)之后,才做了件人事。西安考生小郭的「考生档案」经过一波三折,终于顺利投档了。省招办厚颜无耻地说,这是它和北外「充分沟通协调」的结果。自己一手制造了问题,再想方设法解决问题,然后又自我表彰为学生做了一件大好事…

你支你陕你斯坦,多少无耻皆如此。

[9]自缢身亡

近日斯坦《死亡笔记》的素材(2754期)越来越丰富了,令人叹为观止。7月11日早上,在紫薇田园都市的文化广场,有一名男子自缢而亡。死者衣着整齐,面相看起来40左右。死者随身携带的物品中,没有能证明其身份的证件。他很有尊严地死去了,好像也不太希望被人知道他是谁。

53410-1

[10]游街示众

俗话说「父债子偿」,那么儿子欠债,父亲咋办?钱龙物流公司老板的父亲被人挂牌游街,真是可怜!

《文章标题》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297期]“锤子”交警
[西安e报:1662期]招待所协会
[西安e报:2027期]学习帝王之术
[西安e报:2392期]文祸就在你我身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