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律师的道歉

@ 八月 2, 2016

53435-2

【8月2日,INXIAN 收到了一份要求匿名的投稿。投稿人还说:「这是一个未完待续的故事,至于什么时候续写呢?我也不知道,恳请 INXIAN 先把这一部分发了吧。」在目前支那这样险恶的政治环境下,写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也成了危险的事情,所以,大家只能先看这四节故事了。】

1

领袖毛毛虫大帝提出「依法治城」的口号后不久,动物城里史无前例的出现了律师这个职业。其中最有名的三位律师是Coco、Joe和Daniel。

律师Coco是一只骄傲的母鸡,有永远红红的鸡冠和经常红红的屁股,但作为一只做过变性手术的「前公鸡」,它决绝而坚强的性格让它却从来没有红红的眼圈。之前,Coco以高飚的下蛋数屡得动物城「生产小能手」,它的引吭高歌和它的屁股翘翘给动物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前不久,Coco在便便中啄食玉米粒的照片因领袖批示「艰苦奋斗的典范」而被各大媒体转载之后,又感动了整整一代鸡。目前,Coco大律师正在全城举办暑期刑辩经验分享班,据说参加旁听可抵律师实习期培训学时。

相比于Coco,律师Joe活着像已经死去,事实上,今年20岁的它,确实也到了该死的年纪。Joe是一只纯种的德国肉用美利奴羊。平时,它安安静静的吃草,安安静静的长毛,每当教堂报时的钟声响起,它总安安静静的看着远方,仿佛是在默诵动物城里那永远安安静静的法律,仅在被薅完毛的短暂时期,它稍显烦躁,半夜里咩咩的叫,恍惚之中,竟和它的远方亲属「羊驼」有几份神似。律师毕竟是个新兴而稍具逼格的职业,像Joe这样泯然众羊的泛泛之辈,自然是难孚民意。好在Joe半岁丧母,一岁失祜,从小就在福利院的红旗下长大,它的服从和勤奋,让它获得了包括Coco在内的业内同行的一致好评,从而免试获得了律师资格,绕过了尖酸刻薄而又自不量力的民意测评。

城市广场是动物城地理上的中心,白天,这里举行主题各不相同的活动。到了晚上,照例是被大妈们占领。这一天,这里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法治宣传日」。锣鼓喧天,彩旗飞舞,人山人海。作为律师,Coco和Joe都到场点缀了,独缺律师Daniel大牛。

大牛是头牛,黑黝黝,很健壮。当时却还在黑龙城开庭。若是赶上晚上的飞机,它或许可以在午夜时分拖着疲惫的身体和行李,消失在昏黄路灯的尽头,那里有它久违了的温暖的家。它知道,无论多晚,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在等着它。

「嗨,大家好,我是律师大牛!昨天的法治日活动,我有事没来得及参加,今天,我愿意在广场上做一天的免费咨询」。

  • 大牛,大牛,我家的房子要被强拆了,赔的钱还不够买个厕所,我身体强壮,我该肿么办?
  • 大牛,大牛,我媳妇跑去跟别人过了,但我并不想和她离婚,我爱她,她这么怎么这样,法律怎么不规定将变节的女人烧死、烧死呢?
  • 大牛,大牛,我上班途中被摩托撞了,那人已经赔了我钱,但我听说这是工伤,公司应该再赔我一笔钱,我的要求不高,请你帮我想想办法。
  • 大牛,大牛,我…,我60多岁的妈妈昨天出门到现在还没回来,刚才警察送过来这个通知书,说她被拘留了。但我们修炼的并不是邪…

「好的,一个一个来!」大牛打断了它们,逐一耐心作答,直到日落西山。

2

大牛开始做律师的时候,Coco和Joe已经在这个行业浸淫良久。看起来,疆域已经划定,后来者并没有多少机会,但是,但是这真的只是看起来而已。

「鉴于您作为法官,已经把自己的屁股坐在了公诉人席,完全丧失了公平审判的可能性,我申请您回避!」
「没有一部法律将其列为邪教,动物城对外公布的14个邪教名单里,也没有它的名字,你们将自己的指控建立在一个并不存在的基础之上!」
「法制教育班是赤裸裸的非法拘禁,你们却把律师陪同家属去解救受害者的维权行动冠以『0230』专案进行刑事侦查,你们不是打击犯罪,你们恰恰是在犯罪!」

大牛的每一次辩护都赢得了旁听席的掌声,甚至对手的敬意,当然不可避免的,很多非议。

「太可怕了,我们都是很温顺的动物,从来没见过大牛这样的咆哮式的辩护。」
「法律是动物城最大的财富,它应该被珍藏在博物馆或者报纸上,却被大牛拿到法庭上去挑战法官的权威,让乌合之众去主张什么自己的狗屁权利,太自不量力了!」
「我以明年春天鲜嫩甜美的苜蓿的名义发誓,你这样搞下去,定然是要触动毛毛虫大帝的圣怒,给整个行业带来灭顶之灾!」

面对质疑,大牛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辩解。它铭记于心的是有时候清早打开门,门口堆满了不知是谁刚刚采摘的蘑菇、西红柿。因家里添了第二个小宝宝而一度拮据的经济也因为案源的增多而渐有起色。甚至,它开始憧憬,也许明年,最晚后年,六四区公园旁的房子,也可以交个首付。

惟一让它痛苦的,是办了这么多案件之后,心中对这个烂掉的城市的忧虑。整个义务教育阶段学到的所有东西,在遇上一个被酷刑、被无辜迫害追诉的当事人后,瞬间崩塌。它只能通过辩护把这些受难者的遭遇讲给这个世界听,却无力改变它们终被定罪的命运。它只是在法律框架内遵从良心的感召尽一个律师的本分,却被外强中干的维稳机器纳入了需要被关照的序列。朋友说,在这个动辄被无端失踪和定罪的时代,假装快乐和不去多想是不良情绪患者居家旅行常备的良药。

它也不是没想过改变。它曾无数次徘徊在309医院门口,这家医院以做「安乐」手术而闻名。所有不良情绪患者都可以在术前选择「安乐死」和「安乐活」两个方向,但无论怎么选,都可以让术后的你活得像死了一样快乐。因为死人并不会讲话,也不排除可能死了要更快乐一点儿。

刚开始,安乐手术和美容整牙一样并不纳入医保,毛毛虫大帝上台后,不但全额报销,而且拟对所有成年城民统一做安乐手术。据称,男性城民在目前的过渡期主动做的,还可以附赠割包皮服务,309医院一时火爆之余,一下子让seven-eleven的安全套和老孙家葫芦头泡馍销量一落千丈。

「哞——」大牛仰头叫了一声,回声在山谷中回荡。这是它每天纾解情绪的必选动作,不然胸腔会炸掉。它看着这座美丽的城市,眼角渗出了一行泪水。纵然是暗流涌动,夕照中的动物城,反倒如镀上了一层玫瑰金,安静祥和,有着弥留之际独有的辉煌。

3

许多年后,大牛依然清楚的记得,那天清晨,它打开门,门口不是蘑菇、西红柿,而是一只纯白的小兔,活的。那次相遇,不可逆转的改变了它的一生。

「您好,大牛,我是Peter律师的助手Irene,很冒昧来找您,我,我,我需要您的帮助…」可怜而凄切的声音,一句话没说完,小白兔已经泣不成声。

「怎么了,慢慢说…」大牛把兔子扶到屋外的藤椅上,给倒了一杯青草汁,心里想着「动物城里的律师我基本都认识啊,没听过还有个叫Peter的律师?如此柔弱的小白兔,又怎么做了那个叫Peter的律师的助理?」

带着这样的疑问,它们进行了一个长达一小时的对话。

「太不像话了」,大牛重重的跺了一下脚,以至于后来有半个月,它的脚掌都隐隐作痛,「我之前没听过Peter,但从你刚才所说,他真的是一名好律师啊,甚至,他就是我心里一直期望的自己应该成为的样子呢。为什么要抓它?!」

「大夫,我们家大牛病了」,大牛的夫人Catherine焦急的对医生说,「它连着好几天唉声叹气,茶饭不思,整个牛都瘦了一圈」。

大牛漠然的看着夫人和大夫,仿佛它们根本就不存在。

大牛心里苦啊。

原来,据Irene所述,Peter们因为长期坚持为弱势群体说话,不肯在法律授予当事人和律师的权利上有任何妥协和折扣,在过完小暑下弦月刚刚露出星空的夜晚,它们悉数被捕,罪名是极为严重的「煽动颠覆动物城」。有关它们的信息被从动物城的所有服务器上删除。因为不让律师会见,相关知情者被恐吓不许发声,这个案子形成了一个「信息黑洞」,怪不得连大牛都不知道呢。

更可怕的是,小白兔Irene,就是那个被抓律师Peter的助理,在那天早上匆匆见完大牛之后,也被抓了。

「路边社消息,近期,我城安全部门指挥各地警方破获了一起以…」电视上开始轮番播出律师被抓的消息。

恐惧在城市上空蔓延,安乐医院的手术已经预约到了明年,动物城的边境也已经封锁了,超过300城民被传唤、约谈、威胁。在警方的故事里,这个国家处处隐藏着随时要颠覆它的敌人。

在床上躺了三天之后,大牛忽然坐起来,摸了摸Catherine的头发,亲了亲孩子的额头,走出了家门。

大牛拿着Irene父母的委托辩护手续,走进了海港城公安局,嘴里默念着Irene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你是个好律师。

4

「你-是-个-坏-律-师!」一年后,Irene在获释后的公开信里说。

——我是个坏律师,我是个坏律师,我是个坏律师,我是个坏律师吗?!我特么怎么就是个坏律师了?!在你被抓的一年里,我N赴海港城。我一次次的申请会见,被一次次的拒绝和羞辱。有人听说你在里面被人侵害,我发微博求证,我亲赴海港城调查,我向最高法律监督部门控告。我们最多是一面之缘,但我基于同行道义,自掏腰包为你辩护。这些我都不想再提,那都是我心甘情愿,从没期待回报,但却从没想着你却要跳出来说我是坏律师了。如果世界上的坏律师都是我这样的,就让好律师都死绝了才好!而且,我倒要问问,我是个坏律师,你Irene是个什么?!

原来,虽然Peter还在牢里,Irene总算重获了自由,出人意料的是,如上面看到的,网上出现了一封署名Irene的公开信,信中质问大牛,为什么要编造、传播它被性侵的消息,给她的名誉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大牛不良情绪病却更重了。他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我到底是个好律师还是个坏律师?

大牛实在无法想象,如此恶毒的言行,会是出自Irene之口,那个一年前出现在它家门口的无助的小白兔。事实上,明明是Irene找的大牛,它却在文章中说,在她重获自由与之后才知道大牛是它的辩护人。大牛想要找Irene当面说清楚,但已经没有机会,非但如此,他也失去了和所有他认识的朋友说清楚的机会。

是的,大牛也被抓了。

「我是个坏律师」
「我向Irene道歉,我伤害了她。」
「我向兔子界道歉,我伤害了它们。」
「我向整个动物界道歉,我伤害了所有动物。」
「我是个坏律师」
「我向Irene道歉,我伤害了她。」
「我向兔子界道歉,我伤害了它们。」
「我向整个动物界道歉,我伤害了所有动物。」

电视里循环播放着大牛的道歉信。

「你这个混蛋!可你是个好律师啊」电视前的Catherine已泣不成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向夜空中嘶吼:哞…

电视里的大牛,竟然也发出了一声「哞…」,摇着头,眼中含着泪水。

这只是个开始,整个动物城一时道歉成灾。

「对不起。我向猎狗dodge道歉。我趁它不在,啄食了它的便便」。 Coco虽然经常上电视,但此刻的它已看不出半点骄傲。

「对不起。我向修女Mathilda道歉。每当教堂的钟声响起,我并不是在祈祷,而是在想着和修女做爱。我的灵魂是肮脏的。」Joe涨红了脸,慢吞吞的说。

「对不起…」

动物城的中心广场上,今天又在召开盛大的会议。衣冠楚楚的女播音员,义正言辞的宣布:动物城的极恶之徒悉被判刑,灵魂不洁者均已通过道歉得到救赎。Coco和Joe代表律师界旗帜鲜明的表示支持。领袖毛毛虫骄傲的宣布,随着年底之前100%的安乐手术,动物城将成为最幸福的城市。

「已经触地,终将反弹。只要你弄不死我,总有云开月明的一天。」看着广场上腾起的烟花,一年多来焦躁不堪的大牛,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Yes,We will see。

《大牛律师的道歉》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夜魔侠》:当律师成为暗夜英雄
我的维权律师爸爸
律师该死磕 法官应中立
律师是个什么东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