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291): 海盗电台的脱支指南

@ 四月 24, 2017

时间:4月19日
地点:Telegram
人物海盗电台

影子:看到你前几天受洗信基督了,啥时候有这个打算的?
海盗:在哥伦比亚(对话:海外西安人之海盗电台)就经常去教堂参观,觉得里面很美。2016前半年,在家休假期间有了这个想法。2017过完年参加了教堂的慕道班(教会为初信者开办教导课程的班级 )学习,觉得很对路就在复活节(2017年4月16日)受洗了。

教堂
4月15日晚,西安五星街天主堂(相关阅读:两座古老的天主堂)

影子:慕道班讲到哪方面内容引起你的共鸣了?
海盗:就是天主教入门知识和教徒的人生观。简单说就是,世界是由一个无形的神创造的,但人类因为欲望和自大背弃了神,最终所有人和死人都要接受审判,信者永生,不信者永死。如果以这套信仰为基础,现在我生活中的很多困扰就不复存在,我会生活得更轻松愉快。我只需要努力按照基督耶稣的标准生活即可,不必太在意世俗的各种评价体系和人际关系。

影子:你觉得这是种逃避不?
海盗:哈哈,我正要给你贴刘仲敬的这个答案:

刘仲敬:隐士很可能会构成另一种共同体形成的核心,因为隐士就是拒绝了原有的社会关系。如果隐士是真正有德性的人,那么这个德性不会因为他自己主观的选择退出社会而消失,相反,他退出社会的行动本身,就会把他变成另一种形式的凝结核,吸引许多跟他有类似价值观、对现实社会不满的人,选择与他类似的方式退出社会,这种退出的行动本身就会构成另一种社会集结的种子和信号。实际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社会,都是以隐士和退出的方式集结成为新的强大社会。而这个社会在形成的过程中间,引起了原有社会的不满,以至于他们退出的行为被原有的社会视为一种宣战的行动,结果退出变成一种革命性的重建。

跑路是我肉体的逃避,入教是我精神的逃避。其实,基督教是现在现代世界文明的精神和道德基石,大支那所谓的无神论才是叛逆和逃避。即使有14亿无神论者,他们还是亚文化,我这是回归主流文明。

影子:那么你进入了刘仲敬所说的“隐士”状态,脱支(脱离支那)后进入教徒更多的国家,有更多相同生活状态的人,也许会更容易融入呢。
海盗:其实我们就生活在一个基督教的世界,伊斯兰教也是来源于基督教、犹太教,核心差不多。我学了这些知识后发现,我们观看的好莱坞大片和美剧里,都含着基督教的元素。支那表面上的道德观和法律也差不多是这些东西,只不过他们嘴里说一套心里另外想一套,实际又做一套。

影子:你想脱离体制,这种“表里不一”是个很重要的原因吗?
海盗:这个隐士是刘仲敬根据提问者回答的。我觉得我不算,因为我已经打算物理隔离,回归到正常社会,做一个基督徒是理所当然的。“表里不一”不算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无法适应他们的规则,一切都是在作恶,他们作恶会得到权力和金钱,我是被胁迫着做“小恶”,得到的只是鄙视和嘲笑。

影子:你家人也在体制内,你为什么会跟他们产生不一样的想法呢?我记得你有个兄弟也混得如鱼得水,如果你想走仕途也不难。
海盗:不知道,说起来是神奇,我觉得自己有一种“诚实基因”比别人强大,而且不易受环境影响。这就是天注定,神选择了我。比如说,我从小身边所有人都抽烟,我就不抽。我的父母、同事,能当着几十、数百甚至上千人的面,说恶心的假话,我就不愿意说,说了不舒服。不说假话的人,不要说仕途,在支那什么事都干不成。
而且跟他们的想法不同,和信息不同关系不大,很多人留学,在西方都算是著名学者了,一样拜倒在贵党脚下,支那费拉(奴化的民族)就是喜欢说假话、耍心眼、坑别人,这是他们的真实信仰。

影子:还是有没有“撒谎基因”的问题,不撒不是支那人。你脱离体制进行到哪一步了,快解脱了吧?
海盗:很快就自由了。

影子:离职后就该处理家当,远走高飞了吧?最近(2017年4月),西安房价到了新高点,赶紧出手。
海盗:我父母想留着,他们怕我混不下去还要回西安。这些事无所谓,用耶稣的话说就是,人不要为吃什么、穿什么忧愁,天上的鸟不播种也不收割,上帝依然让它们繁衍生息,何况是尊贵的人。只要按照圣经的教导生活工作,物质的事不要太操心,操多了是自寻烦恼。

影子:道理没毛病,但是现实没钱寸步难行,你之前打算用卖房子的钱出去生活,那现在出去了,你跟女儿靠什么生活?
海盗:靠父母给的钱,更准确说是上天给的。有这笔启动资金,去了做点小生意,怎么都是吃饭。买个车开 Uber 也能把女儿养大。

影子:说起来轻松,不过实际上“移一代”都是很辛苦的,生活质量下降也是肯定的,除了为自己能呼吸自由的空气,还为了女儿吧?我爸要是有这么高的觉悟就好了…
海盗:女儿是天主的孩子,我不过是代养,这是我的责任。我肯定比那些没有家底的南方偷渡客要轻松自在。我不觉得会比现在生活质量下降。我现在的生活质量就是在一个肮脏的城市,每天傻逼一样地上下班,对领导同事笑脸相迎,“两学一做”常态化,还要“批评与自我批评”,每个月有五千多人民币,出去旅游还要靠父母。
不管是我和家人,要在社会上干任何事都要寻找关系,买不到诚信的商品和服务,吃不到安全的食物和饮料,到处都是室内抽烟,电视网络上全是傻逼透顶娱乐节目,没有任何上档次的艺术产品。
说白了,周围全是傻逼、二逼,越有钱越不安全,何况我挣不来钱。我在这怎么能有生活质量?

影子:也是,都在支国了,谈什么生活质量。我也觉得活得挺累,没什么独门技术,只能赚几千块月薪,靠工作根本看不到什么希望,不如直接换个路子。
海盗:在正常社会,上班下班也很好。但在赌徒社会,这样的普通人就会处处受欺负。成为一个傻逼。支国适合赌徒生活,我最讨厌赌博。我即使有很多筹码也不敢下注。而成功支国人是拿他的生命和灵魂下注。我建议你去澳大利亚混,你单身无敌。

影子:我是舍不得家人,我奶奶80岁了,我要是走了可能就是永别。你是咋下的决心?
海盗:说明你还没有达到忍无可忍的地步,还在给自己找理由,时间一去不复返。你一直待在家人身边对他们又能有什么好处?耶稣说,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我就不为家人操心,想那么远,他们自有他们的生活,我自己的生活目前是崩溃的,我得改变自己的生活。

影子:圣经简直是一本脱支精神指南啊…按你现在的节奏,出去后似乎也没有具体计划,像是要随遇而安了?
海盗:先上语言学校,结交当地朋友,混个半年一年,语言纯熟了,总能找个事干。刘仲敬说地图固然重要,但不会比方向重要,你在正确的方向坐马车,不用理会别人开往其他方向的飞机。没有人给我这张地图,我只能先去了再说。

影子:你有没有担心过不好融入当地,或是一段时间后发现当地人也有某种费拉属性,结果大失所望…
海盗:我在哥伦比亚待过,那里人德行很高。我虽然语言不通,生活也很愉快。在哥斯达黎加过得这两周来看,总体上与哥伦比亚相近。
你说的问题我也曾考虑过,但目前环境已经差到底了,不走就是死路一条。而且我也是一步步走到这一步,并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算是上天给我指的路,我不需要担忧,顺着本心走下去就行。
我们受到过多的所谓理性教育,但人的智慧总是有限,有些事情不是能想明白的。你辞去国企工作,在一般人看来也不理性。

影子:像我年后开始看房子,一直犹豫,眼睁睁看着曲江一个盘的价格从 9K 到了 11K。买房或是脱支,既然是刚需就都不能拖啊。很多朋友在考虑脱支,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你给点精神指导吧~
海盗:我可没那个本事指导,就是凭本能、凭感觉吧。反正我从哥伦比亚回来,就觉得西安什么都不好,没法待。在曲江买个别墅也得吃半年多雾霾。既然我喜欢那里,就往那走吧。物质是为人服务的,不能让房子把自己控制了。贵党现在也就是靠这些手段挑逗人的欲望,从而控制住人。

教堂
哥斯达黎加首府圣何塞(San José)街头 by 海盗

影子:我看上的一个房子,大概130万,这个价位在哥斯能买一套啥样的房子?
海盗:看啥地方了,首都最好的区要比西安贵,郊外就是别墅了。但不管在哪,我都不觉得你要花那么多钱买房子。你现在给自己有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位?

影子:男的25岁就很有自知之明了,我的定位就是打工仔了,等着涨工资,等着积累足够的资源,有朝一日能自己拉团队开公司,就是这样的轨迹。能让这些产生变数的也只有出国了,但是我又下不定决心,很窝囊的。
海盗:那就看你能不能在费拉人群中如鱼得水,如果不能厚黑,必然开不了什么公司。
我觉得就是要依据自己的本心,我刚上班那阵子还没感觉,过了三四年就不想干了,但是由于见识和胆量一直耽误了。回头看毕业后就没走对过一步,很后悔。
你要觉得西安能待,就按费拉规则好好弄。要觉得不行,也可以去上海、深圳闯闯,或者出国。唯一要考虑的因素就是自己。别的想法都多余。

影子:我打算先完整地读一遍《圣经》。如果在 30 岁之前折腾不出名堂也准备跑路了。你刚上班就在现在的单位吗,遇见过正常人当领导的没?
海盗:《圣经》太长了,你就先看新约的四福音书吧,就是讲耶稣传道的。
我先在富平锻炼了半年了,然后就一直在厅里。我换了三个处,几乎没遇到过正常人,人人都很诡诈,遇到事情就往外推,见了领导就往上贴。你想,人人都在暗地搂钱、搞人际关系、搞女人,表面上还要一本正经地装党员,能正常吗?

影子:你有关系好的领导没,他们做的事情,你们内部人员应该很轻易就能看明白猫腻,他们就没有担心或者不安?
海盗:没有,估计他们都把我当傻逼看。这个地方讲究装逼和土匪气息。有啥担心,从上到下都是这样,腐败是这个社会的真实运行规则。当然总有运气不好智商不够的倒霉蛋,这叫愿赌服输。否则就像我一样,永远拿几个工资混一辈子。

影子: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贵支在咱们有生之年,还有希望转向吗?
海盗:没有,我支持刘仲敬的解体论,理想状态是东南、边疆各自独立,至于你们大秦帝国、驻马店、北平、山东,想要伟大复兴就自己个玩去吧。

对话:海盗电台相关推荐
对话:「大一统」就是乱世
不是有钱就能享受生活
该不该出国?
我为什么送女儿去海外读中学
我们生活在一场巨型魔幻之中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