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292): 扑向生活的顾大愤

@ 四月 24, 2017

时间:4月17日
地点:微信
人物顾左(前“IN图志”专栏摄影师)

影子:看到你在朋友圈发装修的照片了,先说说装修吧,你开始装修婚房了?
顾左:是的,住了21年的老房子,拆了全部重新装修。

影子:在四川广安吗?
顾左:不是,广安的新房没有动。以前和父母居住的老房子,在华蓥,双枪老太婆的地方,《红岩》小说里写过。

影子:那婚后就定居在华蓥了啊,我们好像都没见过你媳妇呢。
顾左:过后住广安,媳妇还在华蓥某政府机构上班。秀恩爱死得快,所以我几乎没发过她的照片。

影子:所以愤了这么些年,你最后还是成了贵党的人啊。
顾左:贵党的女婿。虽然她现在没入党,但到了这个机构总有一天要入党,这是铁的定律。四川我们家有句俚语叫:刀都麻不脱。

影子:相机那套家当,当初巨资购入,最近还有碰吗?
顾左:相机现在碰得很少,不过装修完,我会把以前的照片洗出来,做个照片墙。有些照片会放大,挂客厅。以前靠摄影混口饭吃,如今把这当成一种爱好。也不排除拿摄影作为第二产业。有机会,时间拍点东西。

影子:我的相机也吃灰了,前几个月70-200镜头还坏了,到菊花园花了几百块修好了,然后接着吃灰。
顾左:我也要修一下。遮光罩卡不上去。上次去西藏拍图,被一个人摔了下。

布达拉宫
大愤作品,下面还有好多张

影子:那你现在的第一产业是什么?大家对你的印象就是到处流窜,上个工作还是装修公司,又回去做炮厂了吗?
顾左:现在没有第一产业之说。装修公司是一个失败的工作,炮厂也没有过去。最近就是装修房子,自家的房子。就刚你找我,还是跑了材料回来。家装对于一个人或者一个家庭来说其实很重要,但意见不统一还有预算超标就会万念俱灰。总之家装很磨人,尤其是在材料和取舍上。

影子:对,还有装修房子有分歧导致离婚的…
顾左:这次在装修我选的北欧风格。另外找到重庆前三的设计公司制作设计,业内很有名气,人家都不接这种普通家装,只因有熟人,才做了我的方案。今天就因为地板砖的问题,重新选择,最后由重庆发地板砖。

影子:你媳妇听你的不,家里你俩谁更有话语权?
顾左:不在乎听谁的,我们还是以商量为主。当然意见不统一会沟通。一方要说服另一方。这样才会长久。但是在抽烟这块,我还是目前来说胜利,没有完全戒烟。

影子:婚后生活比起单身,甚至是在西安的时候,感觉如何?讲实话啊,反正你媳妇看不到的。
顾左: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现在不算是结婚,也没有领证,只是有结婚的打算。她要我求婚,我觉得这玩意儿就是意义不大。对于以前西安单身,我最大的变化就是有个牵挂,做啥事会多考虑些,不如以前想咋整就咋整,现在会有顾忌,也可能是年龄大了的原因。明年我就三十了,三十而立我觉得很悲伤。我特么都三十了,没了二十三四那时候有活力了。

影子:女人都需要仪式感,求婚、婚礼你做不好,要被念叨一辈子。
顾左:仪式感、求婚什么的都是典型的小女人。最近正火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的李达康他老婆欧阳靖,不就是典型的小女人么。我觉得这是女人的通病。当然女权主义的会觉得这特么是大男人主义的借口。

影子:你竟然看这种片子…
顾左:这片子对以前社会以及当下写得挺深刻,至少比以前的片子尺度稍微大些。我也看啊,为了不与社会脱节和人吹牛逼,这种片子我也看。就是网上有剧透我也不看。哈哈,我觉得挺好看。

影子:讲讲原来西安的事情吧,你最后为啥决定不干媒体,回去做一个安静的富二代?
顾左:首先,我不承认也不具备富二代的标准。其次,不干媒体是因为那时候出差机会少,以前觉得媒体必须要大事件,大新闻才能出活儿。再者,有时候公家还特么占用私人的便宜:我自己斥资购买的设备与单位发的设备有差距,为了出好效果,我拿自己的东西拍摄,结果获得的工资却少的可怜。所以我觉得要离开媒体,回家干点实际的活儿。这是我离开西安的原因。
还有,当时我在西安就是屌丝,看不到希望,也没女朋友,谈过都是人家有房有工作,收入都比我高,我觉得自己活得太卑微了。所以,我离开国际化大西安回我五线小县城的家乡。

影子:理解,我干不下去媒体也是因为实现不了理想又赚不到钱,精神物质都没法满足,浪费青春摸爬滚打,不如早点去做些实际的事情。
顾左:再者,媒体除了几家国字号的,其他都从我离职后业绩直线下降,传统媒体大势已去。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一些曾经驰名宇宙的媒体都不行了。当然新媒体吹得牛逼也是个坑儿。赚钱才是王道,媒体亦是如此。

影子:你要是再熬一两年,说不定也能赶上澎湃之类的官办新媒体列车呢,能不能搞大新闻不说,起码收入能够体面了。
顾左:可是没有坚持到黎明的最后一秒啊。过去也就不提了。回来也可以看到更多基层的面貌,这是以前所不知的。至少去了曾经想去却去不了的地方,我觉得也没啥。

影子:自己不后悔就值了。你说想去的地方是藏区吗?前后去了几次,为啥对藏区有莫名的情愫?
顾左:藏区去了四、五次吧。这里面包括西藏、四川甘孜州、阿坝州以及青海,都是离职后回家了抽时间去的。至于情愫,以前觉得神秘,去了后觉得也就那么回事,不过藏区确实美,有很多东西无法预料。去了藏区,国内很多大城市、景点,我都觉得没兴趣了。这地方对于某些人来说会觉得牛逼。其实只要有钱,来去就几个钟头的事。不要过分神圣,也不必过分诋毁。适合自己觉得好的就行。对了,我还想去阿里看冈仁波齐,和去新疆喀什,这是我最想去的两个地方,就目前来说。

顾大愤
宁金康桑雪山 by 顾大愤

顾大愤

顾大愤

顾大愤
大昭圣泉 by 顾大愤

顾大愤
马年转山,羊年转湖——念着经转湖的藏民。

我:我听说川西的稻城亚丁那边很不错,今年有时间打算去一趟。你在藏区遇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吗?
顾左:在藏区遇见一个人,以前在央视当过导演,比我大不点,他和女票分了,搭车周游全国,目前到了山东,整个中国都快走完了。还有在纳木错扎西半岛的清晨,看藏民转湖,真虔诚。另外,我看过月亮落入湖面的景色。没法拍,只能看,满天星空凌晨3点多的纳木错,没有一个人,只有我和周游全国那哥们,太美了。

我:藏区的星星美得令人流泪啊,有机会一起去川西逛一圈吧。
另外赠送几张大愤在新疆拍摄的风景:

顾大愤
新疆阿勒泰布尔津县禾木乡禾木村,新疆的三个图瓦村落之一。

顾大愤
新疆阿勒泰布尔津县禾木乡禾木村,新疆的三个图瓦村落之一。

顾大愤
可可托海国家公园 by 顾大愤

顾大愤
以梦为马 by 顾大愤

喀纳斯湖
喀纳斯湖 by 顾大愤

沙漠
库木塔格沙漠,位于吐鲁番鄯善县,离城市最近的沙漠。

注:本文所用图片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所有,转载需经授权。

对话:顾大愤相关推荐
对话(271):这是一片虚假的繁荣
南门歌手陈泽宇的一天
相声演员马腾翔
铁路工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