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293): 左手的人生下半场

@ 四月 27, 2017

时间:4月26日
地点:Telegram
人物:左手

影子:先不聊 INXIAN,说说你经常提到的人生下半场。下半场刚开始,你的生活和事业有什么新规划?
左手:我的规划很多,需要一个个来实现。在事业上:我想开始启动“ZUI西安”做新的 IP。我还想以西安的人文、古迹为基础,打造一个类似「达芬奇密码」的 IP。我还和朋友一起做了一些教育方面的事儿,已经开始启动了,我之前从没想过我会重回祖业,搞教育。当年我的家人苦苦劝我从事教育行业,我却没有听从。真是宿命啊!另外,我还想做面馆。要做一个能列入米其林的西安面馆。还有要做健身教练的想法呢!
在生活上,我向来是奉行极简主义。最近几年爱上了健身,所以更加注意健康,注意保护自己。我觉得健身就是「学会如何正确使用自己的身体」。很多人为了「生活」搞坏了自己的身体,我不想变成那种人。我觉得生活本身是很简单的,是很多人的欲望太多,导致在生活中迷失了自己。我有很多东西都用了 10 年以上,没有进行什么「更新换代」。我有一个电脑,也用了10年以上,升级了硬盘、内存,其他都没变,直到今天,还用得好好的。我有一把扫地的扫帚,也用了 10 多年,我用它在扫地的时候发现了很多乐趣,悟出了「扫地僧」才能悟出的用力技巧。在扔掉它之前,我给它郑重地拍照留念。

影子:你这么专一,是被媳妇管太严了吧?据说你跟嫂子打电话都是另一种温柔的语气…
左手:啊哈哈!这句话发出来她一定会开心。不过我不希望公开我的私生活。

影子:那看来,我计划要问的“造人时间表”也没有答案了…
左手:在我从事「教育」之后,发现西安乃至全国的小学生都被各种可怕的「小升初考试」蹂躏,看到无数的家长被「小升初考试」绑架,我就觉得真没必要再生育孩子,让孩子一生下来就在这个无耻的国家受苦。我很不幸地投胎到了你们支那,我无法选择生在支那的可悲命运,但是我可以选择不在支那生养孩子。

影子:跑步是你最热爱的健身方式吗?开始跑步之后,应该是 2015 年前后,你从肥胖型身材直接变成了健壮型。
左手:是。不过现在偏重力量训练了。男人要为自己的容貌负责,肌肉是男人最好的盔甲。

影子:你说要重新打造“ZUI西安”的 IP,这个账号是 INXIAN 微博版“幸存”下来影响力最大的一个帐号。在 INXIAN 网站版和微博版相继被 block 之后,你对大陆互联网就失去了兴趣和信心,所以,这回重启“ZUI西安”的计划,还会是一个线上的项目吗?
左手:商业机密,无可奉告。

影子:说点能讲的,很多朋友肯定想知道 INXIAN 现在是啥情况,被问的最多的就是“什么时候回归啊”。
左手:想知道的请翻墙。什么时候回归要看墙什么时候倒掉。我的个人看法不重要,重要的是 INXIAN 作为一个整体已经没有了继续做下去的可能性。

影子:虽然不做了,但是还在打着几个与微博相关的侵权官司。说说维权的感受吧。
左手:打造一个 IP 不容易,但是破坏一个 IP 太容易,盗用 IP 的成本很小,收益却很大,怪不得支那是一个山寨大国。

INXIAN 有很多原创、独创的东西,被人轻易拿走,不花一分钱,却赚了很多的利益。INXIAN 之前没有做的坏事,被一些无耻之徒盗用之后都干了,比如和政府的勾结、比如搞互联网黑色产业、比如各种沽名钓誉…
INXIAN 起诉「抹黑者」和「盗用者」的两个官司,整个过程很波折,写上几万字都没问题。感受很多,概述如下:

1、西安互联网环境很恶劣
2、西安的互联网从业者素质低下
3、两个案子赢了,都赢得很艰难,甚至很侥幸
4、感谢我们的律师,感谢法官们的专业判断
5、「每个人都会得到与其德性相匹配的下场,或早或晚」

影子:咱们微博还在做的时候,新浪陕西之流也就抄抄微博,当时我没想到还会有孔伟(诽谤 INXIAN 收费删帖)、黄会琰(冒名“在西安”进行各类线上、线下活动)、杜晓刚(使用 INXIAN 的名称及标识进行商业活动)这么无耻的人…靠着盗用“INXIAN”商标的黄会琰,还成立了“西安新媒体协会”,到处办活动。这个协会就是与西安互联网德行匹配的下场,谁加入谁傻逼。
左手:是。这种人渣在他们那个伟大的「西安互联网圈」里比比皆是。

影子:还是说回 INXIAN。当时,很多人都误以为“带字的就是媒体”,指责 INXIAN 不经核实就乱发微博。我觉得他们是把麦克卢汉说的“媒介即信息”理解错了,字面意思和内涵都理解错了。
左手:媒体、媒介、信息、传播、新闻、宣传、推广…这些专业知识,很多支那人根本不懂。这就很容易产生各种「信息替换」,比如很多支那人一见「民主、自由」就心想「你是反贼」,而在正常国家,看到「民主、自由」就不会想到这种东西。
在很多时候,支那的喉舌故意制造「信息混乱」,比如把「公知」污名化,把「五毛、自干五」洗白。
现在很多支那人不管青红皂白,看见「公知」二字,就做好了「狂吠」的姿态。就好像被巴普洛夫调教过的狗一样,很可笑。同理,支那人现在看到「日本」、「韩国」、「萨德」、「台湾」、「香港」这些关键词之后,也会自动进入战斗模式。这是相当好玩的一种「洗脑模式」。
INXIAN 是拒绝被洗脑的,也不想洗脑别人。INXIAN 的一个原则就是「讲好故事,把事情说清楚,道理就『不言自明』了」。然而,在某些支那人的眼里,他们认为「讲好故事」就是要传播「正能量」,做「正面宣传」。同样一个「好」字,在不同的支那人的大脑回路里就有完全不同甚至是相反的逻辑、含义。
所以,大家尽管都是用「汉字」来沟通,却没有什么沟通效率。
为什么呢?因为汉字和中文被污染得太厉害了。不只是台湾和大陆之间无法沟通,大陆人内部之间都无法用汉字进行准确的沟通了。这个话题如果展开来说,能写 10 万字,不说太多了。
这种沟通障碍,是导致支那沦为一个碎片化国家、散沙式社会的原因之一。谁是制造沟通障碍的罪魁祸首?是谁故意让支那人没有「共识」?
哦~支那人也是有共识的,支那人最大的共识可能就是「像猪一样活着,不被宰杀」,还有一些高等级支那人的共识是「早发早移」。
回到你的问题:「带字的就是媒体吗?有声的就是音乐吗?」很多支那人已经被阉割到了没有能力识别微信好友圈里那些层出不穷的低级谣言…推荐看一个电影《健忘村》,很赞的片儿。这个电影被很多支那人恶意拉低了评分。也有可能支那人看了之后心里很不舒服,觉得被戏虐了,所以恼羞成怒故意给低分。如果能看懂这个电影,大概就能看懂我上面的这一大堆话了。

影子:我要问点你不好回答的了。INXIAN 的一个目标是促进社会各阶层间的沟通,寻找共识。但是自从网站被 GFW 认证后,我们开始频繁地使用“支那”、“贵国”、“贵党”之类的词语,显然这与 INXIAN 的“中立”信条相悖,甚至可以说网站的外在气质,从改良派变成了革命派。我们也基本失去了“促进沟通、寻找共识”的作用。你认同这么讲吗?
左手:我必须纠正你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在我看来,「支那」是尊称,是敬称。在大清朝的时候,孙文等反贼在日本搞事,不愿被称为是「清国人」,都是自称是「支那人」。孙文不是被你们认为是国父吗?你们的国父都自认是支那人,你们这些支那人为什么就不能被称为是支那人?
为什么某些支那人认为「支那」是蔑称呢?这就是我上面提及的「污名化」的一个经典案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支那这个词被视为「日本人对中国的『蔑称』」。在「仇日情绪」的作用下,不管被日本人称为什么,支那人都会认为是「蔑称」的。还有一个例子,葡萄牙人发现台湾的时候,将它称为是 Formosa,音译是「福爾摩沙」,是葡萄牙语的「美丽」之意。搞笑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很多支那人的「大脑回路」里,这个词也是蔑称!太搞笑了!
另外,「贵国、贵党」也是尊称。你在问我问题的时候,就在你的「大脑回路」里认为这些词不够「中立」了,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将这三个词统统视为敬称,是褒义词。
再者,「中立」整个词在我看来是「贬义词」。啥叫中立啊?在你们支那,只要是不爱国、不爱党的,都是不中立的。你们支那有什么「改良派」、「革命派」?在赵家眼里,不管是革命派还是改良派,都是「反贼」。所以,在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你自作多情了吧?
说到「促进沟通、寻找共识」就更搞笑了,尼玛都把 INXIAN 封杀在外面了,还沟通啥呢?赵家需要和你沟通吗?如果要沟通、要找共识,就不能堵上对方的嘴巴。所以,你这一堆问题都是「伪命题」,都是扯鸡巴蛋的「自作多情」。
我本来不想回答你的这组问题,因为回答任何一个问题,都会产生更多的其他问题,你这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逻辑死循环」,无解。
再多说一些:
被你们支那小粉红、五毛狗疯狂撕咬的龙应台,在台湾都被视为是「亲中」的了,然而小粉红、五毛狗却硬生生地骂她是「台独」,龙应台自己都感到很委屈,她自认为是非常「中立」的一个人。这说明什么呢?所谓的「中立」就是一个伪概念,在台湾的「政治光谱」里,龙应台这种「淡蓝」都没有市场了,而在大陆的「政治光谱」里,龙应台这种「淡蓝」却被视为「台独」~所以说到「中立」,完全就是「鸡同鸭讲」,大家都不在一个频道里。
事实上,在「十八大」之后,大陆的「政治光谱」迅速偏向极左(或者说是深红),导致过去的一些左派都看上去好像是「右派」了,而台湾的「政治光谱」在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长之前就已经开始偏向民进党的绿色方向了,「时代力量」等新兴政党将「政治光谱」进一步拉向绿色。
所以,你说 INXIAN 为什么看上去好像是「激进」了?其实不是我激进了,而是你在「政治光谱」中的位置离 INXIAN 远了,大家不在一个「同温层」里,这个「同温层」的概念很好,如果你不知道,你自己去搜一下。大陆、台湾、香港、美国、英国以及正在进行大选的法国,这些地方的「政治光谱」都在发生变化。你处在「政治光谱」的哪个位置?我无法决定。但是,你的位置会影响你对 INXIAN 的看法。

影子:就是政治光谱里的“相对论”嘛。我曾经听华商报的一个中层说过,INXIAN 的成功之处在用户运营。他可能只注意到了微博的一部分,你觉得作为一个整体的 INXIAN 有哪些成功之处?
左手:

1. 不图名、不图利
2. 做自己喜欢的事
3. 有坚定的信念
4. 有耐心
5. 如同 family 的团队

和「用户管理」之类的毫无关系。

影子:当初,某传媒、某文投、某办等等都有过吸纳 INXIAN 的想法,最终因为种种原因都没能促成。在网站、微博相继被干掉后,有不少朋友说,早知道当初就变现了,哪怕找个靠山呢。你在某个时间段(因为我知道你现在会说庆幸)会后悔吗?
左手:不后悔。庆幸死得干净利落。

影子:想不想聊聊微信公号“贞观”?
左手:不用微信,不看贞观。
在我看来,微信做再好,也是给腾讯这个无耻的公司打工,给腾讯做「填空题」。还有微博,做再好,也是给新浪做「填空题」。
INXIAN 自始至终都没把微博、微信看太重,但是很多人一提 INXIAN 就只知道它做的一系列微博、微信,这是因为,INXIAN 其实搭建了一个很成功的「殖民地体系」。
INXIAN 将微博、微信都视为是 INXIAN 的产品输出渠道,INXIAN 的微博帐户、微信帐户只是 INXIAN 产品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并不等于 INXIAN。很多人对 INXIAN 缺乏完整的认识,是因为受限于 GFW,或者受限于自身的眼界,没有看到一个完整的 INXIAN 产品线。
微信动不动就封杀这个、封杀那个,除了「腾讯系」的,微信都不喜欢,甚至在腾讯内部,微信和 QQ 也干得死去活来。微信这种封闭性的产品,在支那就是一个猪圈一般的存在。
微信的封闭性比苹果更甚。而且,微信还没有苹果的「掌控力」。微信前两天因为「打赏」的功能和苹果撕屄,这纯属傻逼找肏。
我期待苹果把微信肏得更狠一些,比如将腾讯系产品从 AppStore 全部下线。这样,马化腾、张小龙就爽得不要不要地叫「爸爸」了。
在 AppStore 里面进行支付时,有支付宝,为什么没有微信支付?是微信支付太强大了吗?并不是,是微信自己太封闭。
我在微信内测的时候,就用过微信,但是用了不到一个月,我就删除微信了。我无法忍受微信这种封闭的产品,不管它现在看上去多么强大,它都是在勒索、绑架用户。很多人使用微信,是因为被微信绑架了「社交关系」。我向来拒绝被绑架,所以,我不会用微信,也别劝我用微信。

影子:不说互联网了,再说说人生下半场吧。你有辞职的想法,准备去做哪行?
左手: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很多人一过 30 岁,就死了,关注的是抽什么烟、喝什么酒、玩多少女人、赚多少钱、住什么房子、盘什么串子…每年去几个「远方」,在微信里秀一下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孩子。这就是所谓的「岁月静好」?我可不想这样。
我认识一些很有意思的人:
比如一个老人,70 多岁了,创业办了「高考补习班」,还谈了新的女朋友!
再比如,我有一个堂兄,40 多岁了,之前是开药店的,现在转行做律师了,药店依然经营着,律师的业务也越做越大。
我觉得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问过我有什么规划,我给你说了好几个规划。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的时间不够,完不成我的那么多计划。
不熟悉我的人觉得我冷漠、难以亲近,好像有社交障碍。熟悉我的人会发现我对世界充满好奇,对未来有丰富的想象,是一个童心未泯的老男孩。

影子:你的心态比很多我的同龄人(25岁)都年轻。十年就够做精一个事情了,时间充足得很呢。祝你保持动力,早发早移,下一代不做支那人。

对话:左手相关推荐
坚决不用微信
「在西安」维权记
谁是台独最大推手
给墙内读者们的一封公开信


1个 群众围观在“对话(293): 左手的人生下半场”旁边

  1. 今日立冬 说:

    左手,厉害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