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告板’ 的文章列表

9月8日西安中级法院庭审简报

星期五, 九月 9th, 2016

2016年9月8日9点,杜某刚一案(西安e报2697之3)在西安中级法院(辛家庙西村附近)第27法庭开庭。此案在e报里有完整的记录,在此次开庭之前,因碑林法院要去植树而推迟,后又因杜某刚提出管辖权异议而转至中级法院(2648之6)。

9月8日当天,杜某刚未出庭,他委派了两名律师。开庭后,他的两名律师拒不承认杜某刚是账号为 zaixian6688 的冒牌「在西安」的持有人、运营者和受益者。但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杜某刚。然而,碑林法院转给西安中级法院的案卷中竟然没有腾讯公司提供的一份关键证据…(见下图) (更多…)

嗨…我们脱水啦

星期一, 七月 18th, 2016

接下来要阐述的事情,可能有人早已发现——

  • 2016年7月16日起,INXIAN 的主打栏目【西安e报】停止更新,期号停在了第2762期,截稿于2016年7月15日。
  • 事实上,从7月11日起,INXIAN 网站便停止了除原创外的所有更新,从7月11日至今,我们发布的内容均为11日前定时的作品和自己人的原创作品。

也许有人会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是有其他外力或不可抗拒因素?No,No,No,其实,做出这一决定的理由比你想象的更简单,那就是——「我们累了,所以对不住,我们不玩了」。 (更多…)

《寒战2》: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

星期六, 七月 16th, 2016

四年前,《寒战》上映(相关:寒流里的战斗机,好评如潮。当时,我写影评这么评价:

  • ——“《寒战》不是‘《无间道》之后最好的香港警匪片’,而是超过了《无间道》。”
  • ——“这是郭富城演得最好的电影(不过跟梁家辉比,他收得有点紧)
  • ——“法治本质上还是人治的游戏”

四年后,《寒战2》“磨”出来了,毁誉参半,总体还是叫好大于批评。但是,我承认,我被打脸了。 (更多…)

《树大招风》:这才是银河映像

星期六, 七月 9th, 2016

银河映像创始人之一韦家辉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时,说了以下一段话:

“银河映像以至于我自己,一直喜欢去探讨以及去创作一些关于人的问题,包括命运、宿命、‘有没有主宰’、在好人里有坏分子、在坏人当中也有好分子。但是,有些课题或多或少变成了禁忌。例如,中国是一个无神论国家,那些包含宿命、因果、主宰的题材,需要很小心去处理,甚至不可以探讨,或是去描写某个队伍里有坏分子,也要非常小心去处理。这些因素导致了自己比较有兴趣去写的东西,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通过。” (更多…)

《三人行》:先问问自己有没有看过银河映像

星期日, 七月 3rd, 2016

《三人行》毁誉参半,莫衷一是,原因很简单,每个人的标尺不同。当然,这个理由适用于任何影片,所有的艺术创作都会如此,不仅是电影。那么,对于《三人行》,那把标尺是什么呢?是你之前有没有看过银河映像。

2016年,银河映像成立20周年。在这一年里,杜琪峰亲自上阵,执导《三人行》,以攻内地市场,面对6月底7月初好莱坞大片扎堆上映,杜琪峰不改档期,可见其相当自信。同时,杜琪峰在香江岸边扶持三位新导演,监制他们的《树大招风》,影片开头便是银河映像的经典LOGO,原来,一样是以“三人行”为主题的《树大招风》才是真正为银河映像20周年献礼之作。 (更多…)

1965年胡耀邦陕西检讨始末(上)

星期四, 六月 30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第6期《炎黄春秋》杂志,作者白磊,系陕西省政协工作人员,感谢“书吃”的分享推荐。因原文较长,分为上、下两篇进行发布。】

1965年2月6日,正月初五,时任代理陕西省委第一书记的胡耀邦带着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办公厅主任白瑞生、省公安厅警卫处长艾蕴药、省委办公厅速记员郭步越分乘两辆吉普车赴陕南进行调查研究。这次下去调研,胡耀邦主要的任务是参加各地、县多级干部会议,宣讲落实《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即“二十三条”。从2月5日至12日,胡耀邦八天走了安康地区10个县中的7个县,即宁陕、石泉、汉阴、旬阳、平利、白河、安康。这一路他一边观察陕南的山川地形,一面思考到各县了解什么讲些什么,当前存在哪些主要的问题,应该主要抓什么问题。经过一路上的调查研究抵达安康时,胡耀邦已形成改变现有局面的系统意见,他在安康地区干部会议上讲话,对这些意见进行阐述,这就是一要在政治思想方面放宽一些,不要抠得太碎,二要在领导生产方面放宽一些,不要过窄,三要在经济政策方面更灵活一些,而不要太死。 (更多…)

苍凉的遗响

星期四, 六月 30th, 2016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忠实兄永住我心》】.

读完牛红旗的长篇非虚构文本《七沟十八弯》,所有的感觉凝成二个字:苍凉!

脚步声的苍凉,神游的苍凉,夜气弥漫的苍凉,鸡鸣狗吠的苍凉,沟沟壑壑的苍凉,在深山皱褶里隐居的几个残障人的喘息声也带着苍凉,甚至,走出山村置身于城市的喧嚣也还有摆不脱的苍凉。我不解,我何以会有这样奇异而强烈的阅读感受?我总感到,在西部最贫困的地方,人的骨子里渗透着某种天然的佛性,他们的人格坐标,他们的生存链条,他们的精神气质,似乎都与仁爱、苦感有关。于是作品在苍凉的气息中展开着苍劲的人生。那里的人,固然极贫穷,却是那样的懂得亲近自然,懂得众生平等,懂得与人为善,处处散溢着苦感文化的劲道。 (更多…)

独立日的正确中国版本应该怎么拍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16

原文首发于北朝论坛,作者“clightning”。】

覆盖半个城市的巨型飞碟6月29日凌晨突然出现在北上广深上空。

党中央深谋远虑,一边召集中科院社科院开会研究(席间带宽黑边眼镜略富态的年长领导多次发表深刻见解,轻微苏南口音),一边防备不测迅速开始疏散市民;

然而部分青年学生受资产阶级泛人性论蛊惑,拒绝疏散,对抗前来劝说的街坊大妈和警察叔叔,幻想自己首先接触天外来客带来先进技术和完美社会制度。

更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借机散布歪理邪说,兜售外星水、宇宙茶,宣扬末世论,聚敛钱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