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的文章列表

副校长陈时伟之死

星期三, 十一月 9th, 2016

【本文经 王天定 先生授权发布,欢迎转载、广传,但请注明来源、出处。】

53458-1
这照张片来自兰大文库网站学人风采栏目,是迄今网上能查到陈时伟先生为数极少的几张照片之一

在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兰州大学副校长、化学家陈时伟教授的死,竟是一个謎团和传说。我第一次知道陈时伟这个名字,是读高尔泰先生的《寻找家园》。高尔泰在书中曾写道: (更多…)

惜别富士康

星期五, 七月 8th, 2016

原文首发于东网,作者“王思想”,曾撰文《警惕新一轮「公私合营」》。】

这些年来,最被中国人妖魔化的企业,非富士康莫属了。在一些媒体和网民的描述中,富士康是一家“血汗工厂”,这4个字伴随富士康多年。仿佛,富士康成了一家吃人不吐骨头的罪恶基地。 (更多…)

1965年胡耀邦陕西检讨始末(下)

星期四, 七月 7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第6期《炎黄春秋》杂志,作者白磊,系陕西省政协工作人员,感谢“书吃”的分享推荐。因原文较长,分为、下两篇进行发布。】

这个会议召开后,胡耀邦发现并非如三月初西北局第一书记与他所讲的那样文明,那样多肯定成绩少批评缺点,而是试图将胡耀邦当作反党分子来批斗。三月十三日晚,胡耀邦找了杨尚昆,提出要向中央申诉,杨尚昆说:会议这样开法,我也没有想到。他同时劝胡耀邦不要找中央申诉,告诫胡要稳住。他说:“你的问题就是那四条,看西北局最后怎么讲,我还要发言替你说话嘛。”

此时,陕西省委正在召开全省贫下中农代表会议,3月15日,胡耀邦已经被迫在西北局作了第三次检讨,他在检讨中说:我到陕西才一百天,情况不熟,担子又重,本应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多商量,多请示,十分谨慎地进行工作。但是这段时间,我在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上都出了很大的毛病。 (更多…)

对话(290):「大一统」就是乱世

星期二, 七月 5th, 2016

英国全民公投大幕落下,超过一半的英国公民投出了摆脱欧盟的一票,难道「大一统」的模式不好吗?其实,早在2000年前,老子就已经在《道德经》中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并提出了「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的执政思想。下文摘自刘军宁(1256之导语)著《天堂茶话》,通过老子与孔子的一问一答,揭示了大一统与乱世之间的辩证关系。 (更多…)

没有枪杆子你什么都不是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胡平 发布于 RFA,原标题:《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节选,有删减。】

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 (更多…)

生如王石 死若雷洋

星期日, 七月 3rd, 2016

原文首发于东网,作者“傅恒”。】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地產大亨王石遭受了慘烈的絞殺,至今未能脫險,一再被資本大鱷與兩面三刀的國企算計,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而被基層派出所警察圍困致死的雷洋,當局給出了兩百多字的屍檢報告,語焉不詳,主要靠猜。王石與雷洋,在象徵意義上重合了。

王石象徵了中國人、尤其是所謂中產階層的詩意與遠方,人們有意無意地忽略王石作為紅色後代的成功因素,而將其引申為現在企業制度的代言人,是市場經濟的產物。在這個基礎之上,奠定了「我只要努力,也能像王石那樣」的群體心理,並且當作是正派的價值觀。

而雷洋,則象徵了在將理想投向詩意與遠方的時候,一個人很可能大概率發生的現實命運,那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成為警權泛濫的獵物,並在死的很慘的情況下,依舊背負難堪的罵名。人們艷羨王石,而又滑向雷洋,這是很特色、很中國的身不由己。 (更多…)

Facebook别以为舔菊就能进中国

星期五, 七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东网,作者“ 海森崴”。】

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不能使用Facebook,一个是北韩,另一个是中国。为了打开这个全球最多人口国家的市场,Facebook高层密集式访问北京,继半年前其创办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北京雾霾中跑步(2646期之2),拜见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后,6月17日Facebook营运总裁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亦到北京,拜见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

Facebook对中国的亲近,与主动撤离中国的Google,大相径庭,反映出两大互联网巨擘对中国市场的看法,也反映出两家公司不同的价值观念。但是,中国对Facebook及Google之态度并无两样,中国高规格接待Facebook管理层,只是一种算计,并不代中国欢迎Facebook。 (更多…)

我甚至没有意识到

星期四, 六月 30th, 2016

原文首发于“新媒体女性”微信公共号“女泉”(GZxmtnx),原标题为“我甚至没有意识到那是强奸 独家面访被男记者性侵报社实习生”。】

6月28日,接近午夜,新媒体女性在广州一咖啡厅见到了小卉和她的朋友小姜。6月28日傍晚,小卉的微博帐号@喵喵小卉 发出了一篇图片格式的博文,内容是小姜以第一人称,叙述了小卉在27日下午前往南方报社开具实习证明时,被南方日报记者成某纠缠和性侵的经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