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的文章列表

对话(293): 左手的人生下半场

星期四, 四月 27th, 2017

时间:4月26日
地点:Telegram
人物:左手

影子:先不聊 INXIAN,说说你经常提到的人生下半场。下半场刚开始,你的生活和事业有什么新规划?
左手:我的规划很多,需要一个个来实现。在事业上:我想开始启动“ZUI西安”做新的 IP。我还想以西安的人文、古迹为基础,打造一个类似「达芬奇密码」的 IP。我还和朋友一起做了一些教育方面的事儿,已经开始启动了,我之前从没想过我会重回祖业,搞教育。当年我的家人苦苦劝我从事教育行业,我却没有听从。真是宿命啊! (更多…)

种族主义者伤害了另一群种族主义者

星期六, 一月 28th, 2017

【感谢「Mrtn」授权发布。曾撰文:AlphaGo 让 AI 照进现实从对大陆的称呼说开去

国人对境外选举的关注远甚于对本国选举的关注,尤以2016年美国大选史无前例地牵动着国内舆论的视野。一方面,惟一的超级大国2016年的大选本就情节跌宕起伏,极富戏剧色彩。另一方面,中国没有经历过几个政党轮流上台、却没有任何本质变化的资本主义代议民主,国人的政治参与热情事实上远高于绝大多数国家。

如果说参与美国大选的热情比美国人还高可以理解,支持特朗普的口号喊得比3K党还响就显得有些突兀和奇怪了。境外有在美华人组织特朗普华人助选团,而在境内的社交网络上,任何讨论美国大选的话题都挤满了特朗普的拥趸,任何不支持特朗普的言论都会遭受口诛笔伐,嘲讽为“白左”。 (更多…)

坐在老虎凳上的丑陋的国家

星期五, 一月 27th, 2017

谢阳和妻子
人权律师谢阳和妻子(陈桂秋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本文由 常玮平律师 授权发布,原标题《对一个人的酷刑是对整个社会的酷刑》,为提升阅读体验,字句略有微调。】

前几日陈建刚律师会见谢阳后所写饱含血泪的笔录,令世人震惊。然而,还有一些朋友,并不知道谢阳是谁,遭受了什么酷刑。

谢阳是谁,于我,最脱口而出的答复是朋友,此刻他却成了一个酷刑受害者。既然此次酷刑话题引发了公共讨论,作为这个酷刑受害者的朋友,于公于私,我都该多讲两句的。 (更多…)

副校长陈时伟之死

星期三, 十一月 9th, 2016

【本文经 王天定 先生授权发布,欢迎转载、广传,但请注明来源、出处。】

53458-1
这照张片来自兰大文库网站学人风采栏目,是迄今网上能查到陈时伟先生为数极少的几张照片之一

在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兰州大学副校长、化学家陈时伟教授的死,竟是一个謎团和传说。我第一次知道陈时伟这个名字,是读高尔泰先生的《寻找家园》。高尔泰在书中曾写道: (更多…)

惜别富士康

星期五, 七月 8th, 2016

原文首发于东网,作者“王思想”,曾撰文《警惕新一轮「公私合营」》。】

这些年来,最被中国人妖魔化的企业,非富士康莫属了。在一些媒体和网民的描述中,富士康是一家“血汗工厂”,这4个字伴随富士康多年。仿佛,富士康成了一家吃人不吐骨头的罪恶基地。 (更多…)

1965年胡耀邦陕西检讨始末(下)

星期四, 七月 7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第6期《炎黄春秋》杂志,作者白磊,系陕西省政协工作人员,感谢“书吃”的分享推荐。因原文较长,分为、下两篇进行发布。】

这个会议召开后,胡耀邦发现并非如三月初西北局第一书记与他所讲的那样文明,那样多肯定成绩少批评缺点,而是试图将胡耀邦当作反党分子来批斗。三月十三日晚,胡耀邦找了杨尚昆,提出要向中央申诉,杨尚昆说:会议这样开法,我也没有想到。他同时劝胡耀邦不要找中央申诉,告诫胡要稳住。他说:“你的问题就是那四条,看西北局最后怎么讲,我还要发言替你说话嘛。”

此时,陕西省委正在召开全省贫下中农代表会议,3月15日,胡耀邦已经被迫在西北局作了第三次检讨,他在检讨中说:我到陕西才一百天,情况不熟,担子又重,本应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多商量,多请示,十分谨慎地进行工作。但是这段时间,我在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上都出了很大的毛病。 (更多…)

对话(290):「大一统」就是乱世

星期二, 七月 5th, 2016

英国全民公投大幕落下,超过一半的英国公民投出了摆脱欧盟的一票,难道「大一统」的模式不好吗?其实,早在2000年前,老子就已经在《道德经》中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并提出了「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的执政思想。下文摘自刘军宁(1256之导语)著《天堂茶话》,通过老子与孔子的一问一答,揭示了大一统与乱世之间的辩证关系。 (更多…)

没有枪杆子你什么都不是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胡平 发布于 RFA,原标题:《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节选,有删减。】

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