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喳喳喳’ 的文章列表

大牛律师的道歉

星期二, 八月 2nd, 2016

53435-2

【8月2日,INXIAN 收到了一份要求匿名的投稿。投稿人还说:「这是一个未完待续的故事,至于什么时候续写呢?我也不知道,恳请 INXIAN 先把这一部分发了吧。」在目前支那这样险恶的政治环境下,写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也成了危险的事情,所以,大家只能先看这四节故事了。】

1

领袖毛毛虫大帝提出「依法治城」的口号后不久,动物城里史无前例的出现了律师这个职业。其中最有名的三位律师是Coco、Joe和Daniel。 (更多…)

香港大三学生西安实习记之三:西安人选择了安逸

星期五, 七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香港01博评,原标题《和西安人談世界觀:他們選擇了安逸》,作者“简丹妮讲”。上篇回顾《我的同事要入党》。】

說到底,「中港矛盾」起源於雙方對兩地關係有概念的誤差(conceptual gap),這種誤差後來就成為生活上的衝突。

譬如說,在供水上,香港人視東江水為一場交易,而且是「被迫」的交易;但西安人會認為:「你有錢,但我不一定要賣水給你」。在他們眼中,這不是一宗交易,而是中國偉大的恩典,香港人如沐皇恩,應該要感謝黨的人情。

中國人,有哪裏是不講人情的? (更多…)

香港大三学生西安实习记之二:我的同事要入党

星期一, 七月 11th, 2016

原文首发于香港01博评,原标题《人在西安實習去:抄習語錄,寫讀後感——我的同事要入黨》,作者“简丹妮讲”。上篇回顾《都是制度的错?》】

一開始看着同事抄寫筆記,眉頭深鎖,真以為他們長時間認真辦公,後來才知道他們在寫《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的閱後心得,要寫得感人肺腑,賺人熱淚,才算是好的心得。公司裏幾乎每人案上都有一疊習總書記系列講話的書,比公司文件還要多。

作為黨員的員工,他們不但要熟讀黨章,每個月還要誠心地讀一兩篇習近平的系列講話,再寫幾頁心得體會,甚至一字一句抄寫「習語錄」,以表積極正面的黨性。若不是檯上的電腦提醒我這是廿一世紀,我倒以為我活在上世紀毛澤東年代。 (更多…)

星期四, 七月 7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又梦见老屋》。】

我上小学时,一位老师姓高,个头也高,留大背头。背后里听人说,他家成分更高,是个地主。那是阶级斗争的年代,成分高可不是好事,但我依旧暗羡他,想:“怎么就姓高呢?”

高个头总令人仰望,我就希望自己长高。他教语文,凡与高组合的词语我都能记住,且喜欢琢磨。譬如高兴、高大、高尚等,我都觉得是好词儿,希望自己天天高兴,向形象高大的人看齐,努力做一个高尚的人。有一次他让我用“高兴”造句,我顺口说“我高兴得跳了起来”,他竖起大拇指表扬我:“高!”

他很幽默。有一次他批评我“高傲”,我好生惭愧,却纳闷儿,兼想不通:“同样都是高,高和高咋就不一样呢?”走在路上,听见雁叫长空,必抬头寻找那人字形雁阵,时常梦见自己就是那雁,可以在云上高飞。家门口是一座高山,太阳时常从山顶上出来,越发显得山的高峻了。我喜欢坐在崖棱上,痴看朝阳冉冉升高,少年之梦也随之升高。在上学路上,男娃们常玩一种游戏,就是比高:站在平地上比个头,也就是比高低,最低者时常偷偷踮起脚后跟。然后比跳,妙在个头矮者反而跳得高。走到深沟高崖边上,一溜儿站立,比谁尿得高。还比吼叫,比歌唱,甚至比骂人,都是比谁嗓门高。 (更多…)

香港大三学生西安实习记之一:都是制度的错?

星期三, 七月 6th, 2016

原文首发于香港01博评,原标题《人在西安實習去:制度的愁滋味,少年不懂》,作者“简丹妮讲”。】

少年識愁,抑或不識愁,我不懂。

中小學生要面對排山倒海的補習和課外活動,加上重重的考試壓力,真是令聞者傷心。而大學生,是誰說過了海就是神仙的,同樣要面對 GPA 壓力、畢業壓力、前途壓力、家庭壓力,真是讓聽者流淚。所以,筆者決定放個假,逃離香港到西安實習,至於為何花落西安,就真的不要問,因為我不懂。

西安的同事會好奇香港生活是怎樣一回事,我也不懂。 (更多…)

关于爬山的9个谎言

星期二, 七月 5th, 2016

【原文首发于《假如我是真的》,感谢作者「懒奶奶」的分享!曾撰文:《越野跑 50 公里是种什么体验》】

一起跑步的人,是跑友,一起爬山的人,是山友。

山友们常说:「咱们这年纪的都是坐下来喝茶聊人生的…」这显然是谎言,大家都那么爱折腾,坐不下来啊!

事实上,山友们之间还有其他9个经典谎言: (更多…)

对方已通过您的好友申请

星期五, 七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丹枫茶话”(ID:rabbit_story),感谢作者“兔子先生碎碎念”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看315晚会时的一瞬间,我突然开始害怕我自己》。】

1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拿到了一位自己一直非常喜欢的作家的微信。为了能够跟心目中的“偶像”进一步接触,甚至抱有一丝幻想,能和人家成为“平起平坐”的朋友,我立马迫不及待地发出了添加微信好友的申请。

等待回复的过程显得忐忑而漫长。一方面希望人家按下“同意”键,一方面又担心着一旦通过了好友,自己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方式去“搭讪”。

半天之后,突然弹出一条消息:“对方已通过您的好友申请。” (更多…)

莲花季节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名叫塔希提的口红》 。】

一朵含苞的莲花
最初的记忆
像是一枝
饱蘸胭脂的笔
不画不写
只把生命的秘密
一瓣瓣开启
顺着风的呼吸
与新雨相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