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三毛’的文章

书背后的人

星期四, 十月 1st,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在西门町看电影》。】

胡洪侠先生的《书情书色二集》是在书店翻了觉得喜欢买的。回来上网一查,用胡先生自己的话说——其“兄长”《书情书色》在网上书店还有,于是顺手下单。两三天后,《书情书色二集》读完,《书情书色》刚好送来。两本书这么连着读下来,却觉得:这两本从书名装帧体例都一脉相承的书是兄弟没错,然而却是两位个性大相径庭的兄弟。 (更多…)

陕师大话剧团往事

星期二, 四月 29th, 2014

【感谢作者“@桃红小围裙”的原创分享,原标题《紧绷与放松》,曾撰文《二小姐》。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小时候,我和弟弟一个脚盆洗脚。我们玩一个游戏:演戏。帝王草寇,公主丫鬟,演的开心。有一天弟弟提议让我演疯子。我就吐着舌头装疯卖傻,还乱打人乱哭叫。演了好久,演的好High啊。弟弟摇我:“够了够了,停,停。”我哪停的下来呀,好玩死了。弟弟继续摇我,我依旧不停。他吓得一个寒颤踩翻脚盆,哇一声哭了,水流的满屋都是。他以为我真疯了。

大一话剧团纳新,我兴冲冲跑去,却怯场。梁娟那时还是陌生人,她跑上台演了三个不同的角色,我在台下紧张得心脏咚咚跳,家里装疯卖傻的劲儿全没了。临到终场我才走上台去,说了一段秦腔里的快书—— “昨夜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骑着一个大苍蝇…”,牙齿都在发抖。后来团友说我那天两小辫儿,脸圆嘟嘟,小虎牙,很害羞。 (更多…)

谁的民谣在路上

星期六, 四月 16th, 2011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心中的七大洲》。】

音乐厅的气氛,很high,不适合老狼。他的声音,骨子里头,有青春无奈的忧伤。那是散发在一个人身上的气质,无法阻挡,是随着一段生活、一段寂寞一同成长的经历。

1996年,还是听磁带的年代,为了老狼,我买了有生以来最昂贵的一件奢侈品——1400元钱的索尼单放机。我背着它,穿过校园、图书馆,等公交车的黄昏,一个又一个骑着自行车风驰而过的四年。 (更多…)

西宁记忆

星期四, 十月 7th, 2010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的空间》,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在郑州做乞丐》】

西去的列车多是在苍茫的夜色中行进,我坐在硬坐车厢似睡非睡,苦熬着艰苦的旅程。窗外忽明忽暗,暗的是甘肃境内的秦岭山脉,高大的山体遮住月光只现出昏暗的轮廊。明的是月光照在滔滔的渭水之上,小站停车,耳边听见渭水波涛。列车不停的穿越秦岭渭水,我就这样西行,一路西行。 (更多…)

我在郑州做乞丐

星期四, 九月 30th, 2010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的空间》,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全文较长,细读需耗时20分钟左右。作者曾撰文《乾县削筋面》】

谨以此文献给正在火车上、飞机上、轮渡上、旅途中的INXIAN读者们!如果你在返乡、出行、回家途中,也遇到了一些小故事,请分享给大家吧!此文还赠送给刚刚开盘的“郑州城事”,因为,下面您所看到的,将是两件发生在郑州的故事——

××××第一部分××××

记的那是在1980年代的时候,我十几岁,总感觉自己不得了,梦想有一天可以发财。那时候有句很有名的话:“东西南北中,发财去广东。”于是,我和几个伙计就商量去广州去发财。今天想起那时都可笑,什么都不会,去干什么也不知道,口袋里还没有钱,不是没有做买卖的本钱,就是连自己基本生活的钱都没有,几个人就准备去发财了。 (更多…)

沙漠中的玫瑰

星期一, 九月 20th, 2010

原文首发于《麦田守望者》,略有删节,感谢作者“暴雨将至”的原创分享,曾荐文:《再见,贾宏声》】

最近狂迷仙肉植物,尤其喜欢那些植物的名字:鬼见城、无刺断琴丸、沙漠玫瑰…然而,看图片就一眼迷上的,还是沙漠玫瑰。是众所周知的理由,我安慰自己,本人向来是对人世间这些美好的、小众的、怪异的东西没有什么抵抗力的,更何况是来自北非沙漠那样一个充满传奇色彩地方的植物。 (更多…)

陕西高考作文的喷血错误

星期三, 六月 23rd, 2010

原文首发于《Miss Only的空间》,作者为今年高考的阅卷老师。感谢“山水妹”的友情推荐。】

2010年6月,11-18号,240人,240台电脑,54小时,37.8×2万份陕西高考语文作文。8天,手下过了3394篇高考作文,2194份古诗词鉴赏;8天,近视度数飙升,体重狂降;8天,充溢着汗水与泪水,收获了欢乐和感动。 (更多…)

一颗孤独痛苦灵魂的自我剖析

星期二, 四月 14th, 2009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作者雷达。感谢“我们都是精神病,疯狂猛×孙东东”的投递。文中涉及图书《狂野无人》正在搜狐读书频道连载中。INXIAN相关关键词:抑郁症

《旷野无人:抑郁症患者档案》图书封面

这是一本用特殊生命体验换来的书,一种敢于与死亡对视的自由无畏的表达。它倒是真的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精神,透过一颗孤独痛苦灵魂的自我剖析,完成了一次对人在病态境遇中的被忽视和被伤害的重要发现。书的后记援引惠平的话说:“我们身边原来有这么多抑郁症患者,但我们了解得是那么少,因为不了解,世界不宽容:因为不宽容,世界缺乏尊重;因为缺乏尊重,这世上有多少生命在扭曲中痛苦地挣扎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