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上海’的文章

香港大三学生西安实习记之三:西安人选择了安逸

星期五, 七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香港01博评,原标题《和西安人談世界觀:他們選擇了安逸》,作者“简丹妮讲”。上篇回顾《我的同事要入党》。】

說到底,「中港矛盾」起源於雙方對兩地關係有概念的誤差(conceptual gap),這種誤差後來就成為生活上的衝突。

譬如說,在供水上,香港人視東江水為一場交易,而且是「被迫」的交易;但西安人會認為:「你有錢,但我不一定要賣水給你」。在他們眼中,這不是一宗交易,而是中國偉大的恩典,香港人如沐皇恩,應該要感謝黨的人情。

中國人,有哪裏是不講人情的? (更多…)

没有枪杆子你什么都不是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胡平 发布于 RFA,原标题:《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节选,有删减。】

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 (更多…)

[财经述评]钱倾天下:北京经济的真相

星期六, 六月 25th, 2016

【本文转载于《蛮族勇士》,作者“蛮族勇士”。】

序章

2015年末,北京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高达12.86万亿,显著超出所谓的金融中心上海的10.38万亿;至于南中国那两个伪一线城市,深圳5.78万亿,广州4.28万亿,更是没法和北京相提并论。钱倾天下,就是北京经济最主要的特征。要知道全中国2015年末的各项存款余额(略等于M2,也就是全中国的资金总量)也就是139.78万亿,单北京这一个城市的资金量,就占到了全国的9.2%。这资金集中度,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然而我们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为什么北京能够汇聚如此巨量的资金?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相信,理解了这一点,也就理解了中国。

第一章:扯淡的高储蓄率

要把北京经济讲明白,最关键的,就是讲钱。而要把钱的问题讲明白,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传说中的高储蓄率问题。我大中国的国产经济学家们总喜欢讲一句话:中国的储蓄率太高了,恨不得都高达50%以上了。老百姓手里有太多钱趴在银行账上不动,导致中国消费不振。然而这种高储蓄率的说法总是显得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经验格格不入。要知道农民基本上都是穷逼,存不下几个钱,而城市里面,写字楼民工们也基本上都是月光族,即便是更高层的金领银领们,也都要纷纷的跳进买房按揭的坑里去,为了每个月的房款焦头烂额,连买个包包都要计较半天的。这所谓的高储蓄率,到底是从哪来的?难不成凤毛麟角的几个大老板,竟然就把这近14亿人口的大国的储蓄率推高到惊人的程度?不把这事说清楚,本文根本就写不下去。那么,就让我们来仔细的验算一下,我大中国的储蓄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更多…)

[西安e报:2733期]在丁祖诒坟前放炮

星期四, 六月 1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16日。1924年的今天,在孙中山主持下,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正式成立,第一任校长蒋中正。军校校训为「親愛精誠」,成立的目的是为了造就「顶天立地」、「继往开来」,堂堂正正的革命军人。该校学生中职位做到最高的,当属职位威望仅次于毛的国家副主席、后客死外蒙的林彪

[1]长命百岁

6月15日,刁大大63岁了(2732期之1)。除了王尼玛这种主动跪舔恨不能得到御赐黄马褂的傻逼之外,第一时间发出生日祝福的,当属曾经来过西安进行国事访问的“@莫迪总理”(2299期之12327期之12333期之12334期之1~32425期之7)。北京时间当天早上05:10,莫迪总理的微博账号就说:“习近平主席,向您致以生日祝福,祝您长命百岁、身体健康。”

图片自@莫迪总理 (更多…)

[西安e报:2729期]考过的试,许过的愿

星期日, 六月 12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12日。2015年6月12日,继宣传部攻克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185期之1)和西北大学文学院(2360期之8)之后,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又成功占领了西安交通大学的新媒体学院和西北大学的新闻传播学院,签署了共建协议,宣传部门的官员也会在共建后出任院长一职位(2363期之1)。

[1]全民说高考

图片
老人高考

6月上旬里老少咸宜颇具话题性的当属一年一度的高考了,许多名人纷纷致辞,讲述身为成年人对高考的看法,各地的高考作文题目也毫无悬念的成为许多文人骚客津津乐道的谈资。

7日,一位70岁的退休教师李安民,拿着准考证走进了高陵区第三中学考场,参加他人生中的第二次高考。老人试图用这种方式了解现在的孩子们到底在学什么?怎么学习?这种隔靴搔痒的做法势必是难以触摸痛点的,老人尝试的结果是,英语不太会,数学也挺难。
(更多…)

专为毛泽东拍摄的“内片”

星期五, 六月 10th,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叶永烈先生在《同舟共进》2016年第6期刊文(编者注:原载于《往事》2004创刊号),披露了一件陈年旧事:1976年,上海市成立了所谓的“内片”摄制组,精心拍摄专供毛泽东观看的娱乐性影片,他在其中担任编导。同样性质的摄制组,北京也有。

人生在世,为了自己的存活和后代的延续,物质需求无疑是第一位的,古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之论,是一句老实话。但除此以外,人还有精神追求——就连“饮食男女”之事,在物质享受的同时,不是也有着精神享受吗?吃饱穿暖以后,“富贵思淫欲”,这是下三滥等级的精神追求;与之相反的高尚追求,则是“富而思文”。毛泽东想要观看娱乐性影片,显然是属于后一种追求,无可非议。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上]

星期五, 六月 3rd, 2016

李洪林
李洪林先生(资料图)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我的話說了不少,概括起來也很簡單: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的歷史,除去人種和民族的特色,其實只有一條路。世界各國的近代史都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從自然經濟到商品經濟,從專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這個歷史過程相應的,是人的解放,即從人身依附到人權的確立:每個人的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走遍黃河長江,萬里求學路

沈洪:您一直作理論工作。能不能談談怎樣從一個青年學生進入理論園地?什么年紀入了黨?最初是如何接觸到共產黨思想的? (更多…)

北京折叠

星期一, 五月 23rd, 2016

【原文首发于豆瓣,作者郝景芳,2015年发表,2016年入选第74届雨果奖。阅读全文2万多字,可能需要您耗时两个小时。】

53013-1
作者像

(1)

清晨四点五十分,老刀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彭蠡。

从垃圾站下班之后,老刀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色衬衫和褐色裤子,这是他唯一一套体面衣服,衬衫袖口磨了边,他把袖子卷到胳膊肘。老刀四十八岁,没结婚,已经过了注意外表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这一套衣服留着穿了很多年,每次穿一天,回家就脱了叠上。他在垃圾站上班,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谁家小孩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这一次他不想脏兮兮地见陌生人。他在垃圾站连续工作了五小时,很担心身上会有味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