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东北’的文章

会呼吸的罐子

星期一, 六月 6th, 2016

【原文发于,作者 汪媛媛,标题:《刘柏煦的日用器物美学》】

一位常年在景德镇埋头钻研日用瓷器的设计师,这次用传承几百年的手艺制作了一款会呼吸的罐子,也将一个隐居在原始森林中的古老民族风貌带到都市人面前。

53130-1
这就是棒克

作为「Birthmark 痣」品牌工作室的创始人,设计师刘柏煦一直对日用之器怀抱着极大的热情。为了找回儿时对于食物最原始温暖的记忆,他曾在「一杯功力过七十二手方可成器」的景德镇花了七年的时间,打造出古朴经典的「蓝边系列」餐具。 (更多…)

北京折叠

星期一, 五月 23rd, 2016

【原文首发于豆瓣,作者郝景芳,2015年发表,2016年入选第74届雨果奖。阅读全文2万多字,可能需要您耗时两个小时。】

53013-1
作者像

(1)

清晨四点五十分,老刀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彭蠡。

从垃圾站下班之后,老刀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色衬衫和褐色裤子,这是他唯一一套体面衣服,衬衫袖口磨了边,他把袖子卷到胳膊肘。老刀四十八岁,没结婚,已经过了注意外表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这一套衣服留着穿了很多年,每次穿一天,回家就脱了叠上。他在垃圾站上班,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谁家小孩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这一次他不想脏兮兮地见陌生人。他在垃圾站连续工作了五小时,很担心身上会有味道。 (更多…)

为东北衰败鼓掌

星期二, 三月 22nd, 2016

原文首发于凤凰博报,作者“王思想”。本文旨在提供更多视角,不代表INXIAN立场和观点。】

为东北衰败鼓掌,不是说反话,是真的鼓掌。也不是对东北人有意见,然后就跟孩子骂架似的咒他们。是真心为东北的衰败叫好。

东北的衰败,众人都看到了。在2014年中国31个省份前三个季度的GDP增长排名中,黑吉辽三省全部位于最后5名之列。到2015年、2016年,中国整体经济明显不景气,但东北经济尤其糟糕。

东北衰败究竟是什么原因? (更多…)

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三)

星期三, 二月 17th,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二)》。作者注:人称(辈分)转换太麻烦,所以这里所有的“我”都是指俺姥。】

作者按:俺媳妇的太爷爷据说因为给张本政()当大管家,俺媳妇的太姥爷据说因为给张本政家当二管家,所以两家才在文化大革命中守望相助,才成全了俺老丈人和丈母娘。岳父大人总说张本政不是坏人,在官方的资料上要么语焉不详,要么自相矛盾。在大连史志搜索一下,就会越发看不明白。为此俺过年期间特地跟仍旧在世的俺家活宝贝求证了一下。

张本政这个银啊,不是坏银。他家可有钱了。赧姥爷活的时候,就稀罕凌水栾金那块地方。顺河往里走,先是由家屯,完了是郭家屯,再是栾家屯,金家屯,再往里是王家屯。现在不是叫栾金村,王家村吗?原来栾家屯和金家屯,加上王家屯大部分都是张本政的地。再是赧丈人说的,在营城子张本政也有不少地。 (更多…)

[西安e报:2465期]YY当道

星期二, 九月 22nd,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9月22日。2014年9月22日,香港大专院校的学生为普选而发动了大规模罢课行动,抗议人大常委会就香港政改所作的决定。9月22日当天,“@IN直播”顺手发布了这则消息(2100期之2),结果却在发布后不到1小时就神秘地消失了… (更多…)

办案实录之臭脚丫

星期六, 八月 22nd, 2015

原文首发于博客《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办案实录之复员女兵》。】

周氏,东北籍女子,时年约四十,携两女暂住西安,以小食品批发为生计。时大女已成年,与母共经营;小女甫及笄,就近寻一小学校,插班读六年级。小女因发育早,年虽幼,却已丰满若少女。

周氏于城中村赁房居住,早出晚归忙于生意,仅顾及小女穿暖吃饱,余则疏于理会。村中有顽劣子,猥琐鄙陋,专喜钻穴偷窥之事,见周氏疏忽,小女幼稚。即生色心,未几,果勾连其他恶少糟蹋了小女。事发,周氏悲愤欲绝,哭告公安,公安查证属实,即全数锁拿了顽劣子及同伙。而小女受害后,因刺激过甚,自此不语不言,精神时清时昏。周氏只得放下生意,尽力照护,自忖未敢敢大意,可即如此,小女还是不见了。周氏遍寻无着,再告于公安。 (更多…)

[古城怪谭]祸从口出的鬼故事

星期五, 五月 8th, 2015

原文首发于《杜华辉:城南笔记》,感谢作者“@作家杜华辉”的原创分享。 作者曾撰文《我再也不想踏进医院的大门》】

那是2001年农历十月一深夜,也就是所谓的给故去的亲人送寒衣的夜晚。大约在23点45的时候,我接到朋友老婆的电话,说王××在家胡言乱语砸东西,让我帮忙制止她丈夫,我当时家住劳动路西安仪表厂103家属院,于是马上出门打车赶到土门附近朋友家。

朋友是西郊某单位的中层,进屋一看遍地狼籍,朋友的女儿和准备结婚的未婚夫都拾掇不住,我们一起将他按倒,打了120,到了医院注射药品等等安顿好后,才听他老婆说事情经过。

他们晚上23点从城里父母家出来路过北马道巷南口的时候,躲避车辆时不小心踢了刚刚烧完的冥币,我的朋友跺灰时顺口骂了句脏话,回到家就对着镜子忽然楞着不动,猛然间开始大吵大闹,一口的上海普通话(我的朋友是东北人):“你赔钱!你把我的钱都踢到水里啦!本来踢没有就算啦,你怎么还要骂人?”之后就摔东西骂些什么瘪三一类的脏话(我当时听着立即起了鸡皮疙瘩)。 (更多…)

自己种的花花草草

星期一, 九月 22nd, 2014

原文首发于《若寒小记》,感谢作者“若寒”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工作小记二三》】

自从不再养活物以后,便开始养各种的花花草草,不过养时也有讲究,哪些可以养,哪些不可能养,自然是要弄清楚的,好了,废话不多说了,上图了哈,所有图片均使用手机拍照,如果画质不清楚,那各位看官将就下了哈。

1、长寿花,这盆呢,已经养了5年左右了,刚开始的两年一直在持续的开着红色的小花,可后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便不再开花,我自己也在想着许多的方法解决此问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