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书法’的文章

阅读殷汉西

星期一, 一月 25th,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屠呦呦是一面镜子》 。】

与殷汉西先生在一个单位上班、一个小区居住,但由于退休前工作上几乎没有联系,退休以后,对单位里的事我又不再关心、从不过问等原因,我们俩,交往其实并不多。

说来惭愧,最初阅读殷汉西,是在被一些人认为不怎么“正经”的麻将桌上。但在我看来,麻将者,一种工具而已,可以用来赌博,也可以用来娱乐;并且,从来不摸麻将的未必是好人,不时打打麻将的也不一定是坏人。梁启超曾这样描绘自己:“一读书就忘了打麻将,一打麻将就忘了读书。”连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学问家也喜好“搓麻”,看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把麻将说得一无是处,显然绝非公允。 (更多…)

猴子与玄奘

星期一, 十一月 9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文禁如毛,缇骑遍地》。】

看到我这篇短文的题目,大概不少人立马就会想到《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与唐僧。这师徒俩的故事,在中国,的确为亿万人众耳熟能详,并常常被拿来借题发挥说事儿。前几天,就在媒体上读到一幅漫画,特有趣。祥云飘渺的天上,孙悟空和唐僧,忽然听到了从遥远尘世里传来的山崩地裂巨响。师傅欣然对弟子言道:“徒儿,你妈生二胎了!”呜呼!孙悟空够牛了吧,可他妈生二胎,也只能在中共十八大五中全会闭幕以后。看来,还是中国的政策更牛啊!

不过,我这篇短文要写的,不是《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与唐僧,而是1980年发行的生肖邮票庚申猴,还有将于明年发行的玄奘纪念邮票。 (更多…)

纸寿千年,石头呢?

星期五, 九月 18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 原创分享,曾撰文《助学是一种善行》。】

纸寿千年,说的是纸的生命长久。但一张、或许多张纸之所以被人珍视,希望它千年不朽,主要原因,恐怕是纸张之上所承载内容的价值——或书法出类拔萃,或文章脍炙人口。

接下来要发问的是:纸寿千年,石头呢?谁都知道石头比纸结实。也正是缘于此,有价值的书法或文字,才被刻石。 (更多…)

毛笔字

星期五, 六月 12th, 2015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从<速度与激情7>想到的》。】

我已经好久没有在纸上写字了。一天都坐在电脑跟前,在樱桃机械键盘上手指一顿狂舞。曾几何时,我写在纸上的字因为追求速度,变得歪七扭八。

曾经我是练过字的,无论是毛笔,还是硬笔。记得曾经上中学的时候遭遇过一个非常严苛的班主任。这个个头不到一米六的矮小女人总是能够从她厚厚的眼镜片后面透射出来凶狠的光。而她最得意拿手的便是让全班学生抄书,一个作业本一个作业本的抄。在这其中,谁字写的好就能得到特别的优待。记得当时的班长就是个例子。他钢笔字写的好,粉笔字也不赖,记忆中尤为深刻的是他每次在黑板上写的最后一个笔划如果是“竖”的话,那么最下端是尖尖的,如针一样悬着,看起来秀气美观。从此我知道了书法中有一个特别的名称叫“悬针”。 (更多…)

戒烟的故事

星期二, 一月 13th,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原标题《戒烟趣谈》,有删节,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秋收冬藏》。】

我不吸烟,但往来中不缺烟民,所以积累了不少关于戒烟的故事。

朋友马士琦是位书法家,除了好读书、写作外,烟瘾特别大。他每来见我,必要吸烟。我的办公室是无烟室,不许,也无烟、火伺候,他每每烟瘾犯了,急得如丧家之犬。 (更多…)

[西安e报:2202期]新年“老”希望

星期五, 一月 2nd,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月2日。2014年1月2日,西安外国语大学高职部的老师们,在雁塔校区进行了一场行为艺术。据目击者“@大怪zr”说,由于高职部拖欠教职工工资、发生争执,老师们拉出了“西安外国语大学知法犯法侵犯教职工权益”的横幅来维权。

[1]希望一视同仁

新年伊始,满屏不见好消息。上海外滩的踩踏事件仍在调查中,受伤的人还在医院;印尼的失联航班仍然未见结果,原因是什么至今仍只能猜测;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的大熊猫生病了,已经有一只跟我们说了再见,没能迎来2015。如果换个别的年岁,这些可都是天降征兆,身为“天子”则要下罪己诏来检讨自己的所作所为,看看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妥方才引来灾祸。当然,在奉行唯物主义的当下,什么都怨不得别人。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做个唐僧传千古

星期日, 七月 20th, 2014

“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西游记》的片尾曲《敢问路在何方》耳熟能详,家喻户晓。我小时候总在想,既然孙悟空一个跟头可以飞十万八千里,为何不直接飞到西天取经呢?长大后明白了,因为上天喜欢世人自虐,从而要给点磨难看世人自虐。如果不能像孙悟空那样翻个跟头就蹦出十万八千里,那就学唐玄奘老老实实地走去西天,还能在大慈恩寺前聆听天籁,流传千古。德国足球从90后的辉煌到00后的复苏,再到10后的再登基,何尝不像唐玄奘呢?本周从德国捧杯说起,下面进入7月14日-7月20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要比三星多一星

等了24年,盼了24年,想了24年,恨了24年。虽然绝杀像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晚了些,但跟24年的痴怨一样,终尝正果也无憾。德国人抱着一定“要比三星多一星”的心态,再怎么着,代表质量的德国人不能跟韩国人的三星一样吧? (更多…)

有师如此

星期二, 九月 17th, 2013

原文来自《落木充耳》,感谢作者“木错”的分享,曾撰文《不亦快哉》】

大学时,有个老师教我们写作。他说陕西话。有一天忽然说他也是会说普通话的。当下就朗诵了一首诗——

啊~雷锋~~~你奏四窝大海里脊一鸡匪~~~

全班笑翻。

老师却不笑,正色道,额这四彪蠢的普通话啊~

全班又笑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