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五四’的文章

五四运动引领中国走上歧途

星期五, 五月 6th, 2016

【原文首发于“凤凰博报”,是作者“王思想”2012年的一篇旧作,作者曾撰文《为东北衰败鼓掌》。】

[核心提示:“五四”可以算是爱国主义运动。但是,作为一个群体性事件,难以掌控的五四运动也造成了很多误伤,尤其是其对新文化运动的误伤。再加上某些无良心历史学家的歪曲,五四精神终于被阉割、被扭曲。]

“五四”的重要性,是被中国御用历史学家隆重夸赞的,甚至将这1919年这一天,作为中国近代史与现代史的分界线。过去,他们阉割、篡改五四精神,今天,他们连阉割、篡改后的五四精神也不放心了,还要继续阉割、篡改。

为什么那些人要将“五四”夸张、阉割、篡改?五四运动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更多…)

革命后记(下)

星期一, 一月 25th, 2016

原文首发于《苹果日报》,为2013年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革命后记》一书节略,感谢作者韩少功的原创分享。注:因文章长度缘故,本文分为上、下两篇进行发布,上篇回顾《革命后记()》。】

事实上,从某个角度看,恰恰是这些决定加速了”文革”的终结。一个老人深居密室,其思虑外人难以揣度。不过,从公开材料看,他(毛泽东)在一九七二年后的形象更像一个和事老,虽强撑一面”文革”之旗,但到处讲”团结”,到处说”安定”,小心弥合党内派别裂痕,有一种进退两难和左右皆疑。与某些人的印象不同,他此后一系列言说在我看来已不再具有进攻性,与其说是说服别人,勿宁说是宽解自己;与其说是寻找新的理论战场,勿宁说是寻找理论的防线与退路。批儒家,评《水浒传》,辩斥资产阶级法权…

发生在一九七二至一九七六年的这些舆论大戏,看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超高空的笔墨飞行,有点随意点染,信马由缰,镜花水月,无迹可求,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如联系起来看,倒也不是打什么禅语,不过是对”文革”弱弱的一再自辩。”文革”是他人生中一件大事。自林彪出逃给这事泼粪,让共产党名誉跳水,他在新闻镜头中一下苍老憔悴了许多。”临风亭而唳鹤,对月峡而吟猿。”他在庾信这一《枯树赋》前一定心境悲凉。他在卧榻边一大圈书堆中辗转反侧,似在一次次说服自己:”文革”没什么大错,至少算不上全错——但这种说服的前提,恰好是巨大的困惑挥之不去,正把他死死地抓住。 (更多…)

尝试另一种表达方式

星期一, 九月 21st, 2015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的博客》,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被玩坏的“开光”》。】

近来,迷上了现代诗的写作。起因很简单,就是想换一种表达方式。

因为不考虑发表,也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以及写作上的压力。找来一些现代诗写作方法的资料,囫囵吞枣地学习下,再找来一两位平日喜欢的现代诗人作品,便依葫芦画瓢地开练起来,这恐怕就是平日里所说的无知者无畏吧。

年轻时,也曾写些所谓的诗。受时代的影响,那时的写作,大多充斥着满负荷的热情与激情,且是自认为革命的热情与激情。对此,小说《红衣少女》的作者借用女主人公的口吻给其定位为“甩膀子诗”,窃以为此定位很形象,也很到位。自那之后,就很少触及诗歌写作。我想,“甩膀子诗”应该是对那类诗歌较为成功的“解构”吧。 (更多…)

1976年的五一节

星期四, 五月 7th,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35年前的兴庆公园》。】

五一国际劳动节迅即过去了,接踵而来的是一年一度的五四青年节。各种嗨、各种旅游、各种堵车、各种吃货的微博微信纷至沓来。那么西安人在40年前的今天在干什么?年轻人可能不大清楚,老年人恐怕也淡忘了,我来说说吧。我若不说,这些琐事可能就永远无人知晓啦。当年都干什么呢?领票券、看游行、排队买蒜薹买猪肉、游园、打扑克,如此而已。 (更多…)

[西安e报:1606期]七不讲

星期四, 五月 16th,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5月16日,1966年的今天,“五一六通知”发表,这个通知集中反映了“左”的理论、方针和政策,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下面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七不讲

5月16日16点30分,先后有两位西北大学现代学院的同学,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称:『我们有一门课是中国近代史,其中讲到了五四运动,这可是中国近代史上的浓妆重彩的一笔,但是老师说学校不让讲,说是害怕我们和五四学生一样闹反动。五四都不让讲,何谈中国近代史?”呵呵,这是“七不讲”(如果您还不知道什么是“七不讲”,请看维基百科)真的来了吗?』17点42分,新浪微博判定这条微博为“不适宜公开内容”,在存活了72分钟后被屏蔽。 (更多…)

集体主义真可怕

星期二, 十月 9th, 2012

原文首发于《瓷瓜子的博客》,感谢作者“瓷瓜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直立行走》】

1997年邓小平先生去世的时候我读初三,自小作文开头都是“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xx也不列外”的我觉得天快塌了,于是我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追悼会,先是带着一帮人到各个班级宣传,在校园各处散发写好的宣传单页,组织班上所有的女同学们叠白花…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进展地那么顺利,学校不仅公开支持要求各个班级参加,让我在追悼会上演讲,并请来了县城的TV进行采访摄像,我们自然都很激动。 (更多…)

一年中高兴的天数

星期日, 十月 7th, 2012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三道茶》】

我说,每年的“六一”儿童节,我会很高兴,那不意味着我还年轻,或者童心未泯。也不是为了迎合喜庆而做假,装天真和高兴。这样固执的心情我多年如此。

真正意识到儿童节的存在,是儿子上小学一年级,那年“六一”,他有生第一次参加全县的少年儿童文艺汇演,我居然有兴趣正经地去看他们的演出。 (更多…)

[西安e报:798期]油饰太平

星期一, 二月 28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月28日,1310年前诗仙李白诞生,他的诗具有典型的浪漫主义艺术特征,据说现在只有用西安话才能读出真正的韵味。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今年,陕西师范大学2007年招收的首届免费教育师范生该毕业了,按照当初的协议他们不能马上考研,要从事中小学教育10年以上,到农村义务教育学校任教至少2年。可即将毕业的一些同学情绪不太稳定,都想考研、留在大城市工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