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人力车’的文章

[西安e报:2049期]重点是排序

星期六, 八月 2nd, 2014

走邪路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8月2日。2009年的这天,西安地铁一号线发生了一次塌方,2人死亡。

[本周话题]群众路线

上面这张图,被知名“反华媒体”《纽约时报》的储百亮以“This sums up Chinese politics”为名进行了点评,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更多…)

[西安e报:1370期]九一五事件周祭

星期六, 九月 22nd,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9月22日。1862年的今天,林肯发布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宣布将给予南方邦联地区的奴隶以自由。在此之前,美国黑人已经为此进行了几代人的奋斗和牺牲,林肯此举,水到渠成。事实一再证明,自由不是靠别人施舍,而是靠自己争取。

[本周语录]还能不能干了?

有名的“西安黑”——@本性爱吃肉在微博里发布了一条未经证实的传言:可靠消息,陕西省委主要负责人认为最近舆情非常之日把欻,从特大车祸(1344期)到表哥(1369期之1),从大造湖(1352期之2)到打砸抢(1363期),尤其是西安市,他气愤说,“还能不能干了?” (更多…)

[西安e报:982期]七个老人家

星期三, 八月 31st,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8月31日。1939年的今天晚上,一个德军的小分队装扮成波兰人,占领了当时还属于德国领土的格莱维茨(二战之后为波兰领土),控制了一家电台,发表了“反德言论”,德国人自编自导自演的“格莱维茨事件”,为后来希特勒入侵波兰制造了民意基础和舆论氛围。

[1]西安地下电台

8月30日,一个以医疗广告、评书和戏曲节目为主要内容的地下电台被查封。该电台使用FM107.7、FM107.5、FM107.1三个频率进行运作,隶属于“西安陌语露广电通讯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是2011年8月24日注册的,注册地是蓝田。该公司的业务范围是:广电设备、通讯器材销售;通讯工程设计及监控系统的研究开发及广告的设计、制作、发布、代理等。 (更多…)

[西安e报:979期]有木有!

星期日, 八月 28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8月28日。30年前的今天,在中华民国的台澎金马地区,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保钓运动”。保钓这个议题,是两岸四地(大陆、港、澳、台)少有的共识。不过,在大陆这边,保钓运动经常和民族主义挂钩,被一些“爱国贼”利用。港澳台三地人民更倾向于实干,台湾军界一度秘密制定“汉疆计划”,试图武力占领钓鱼岛。中华民国现总统马英九在“保钓运动”中捞取到了第一笔政治资本。 (更多…)

[城市笔记]康复路

星期二, 七月 26th, 2011

原图首发于《kulucphr的flickr》,感谢“kulucphr”的分享。注:作者仅授权INXIAN编发,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更多…)

[西安e报:896期]快乐端午节

星期一, 六月 6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6月6日。今天是端午节,大家可以睡个懒觉,然后吃粽子,挂艾叶。能有这个假还得感谢友邦,如果没有韩国人的端午祭被联合国确定为“人类传说及无形遗产著作”(290期之4),领导们急了也想申个“文化遗产”,咱们还得上班呢。下面进入西安的端午节。

[1]快乐的动漫节

西安的Cosplay(839期之4)越来越有趣了, (更多…)

[西安e报:640期]一个见不到的人

星期四, 九月 23rd,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9月23日。1982年的今天,一个叫韩寒的上海小男孩出生了。后来,他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吧?INXIAN还有送给他了一个标签呢!我最大的梦想,就是INXIAN在我有生之年,也给我设置一个标签。好了,废话少说,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

中秋人物之[陈绪水]

陈绪水目前还是没能找到(619期之9622期之9),中秋之夜也没回家和家人团圆,但是他已经开始和朋友联络了。下面是两条他发给朋友郭卫林的短信:

  • 朋字双月并肩行,远隔千里两地明。祝友健康阖家乐,事业顺利展宏图。国庆佳节同喜日,捧杯聚首秋月中。
  • 郭老师您好,我的手机坏了,刚才是借别人手机给你发的短信。手机显示屏坏了,什么也看不清楚,我已经送去维修了。老把手机卡放别人机子里,人家也嫌麻烦。请谅解,我过一段时间就回来了。

(更多…)

全陕西最尿性的蹦蹦车师傅

星期六, 七月 24th, 2010

原文首发于《本冰的人人网日志》,作者“本冰”,原标题《我说大爷哎~您慢些行来慢些走~》,感谢“阅文”的分享。】

某一个巨热的中午,我在惨烈的日光下站了半个小时都打不上一辆出租车,每一个停下的出租车司机都拉伸着腰摇下窗子说交车呢不拉你重挡一辆。就在我快被晒成葡萄干的时候,一辆蹦蹦车嘟嘟着从我身边开过,开车的大爷嘬着一根小奶糕,问我走不,我说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