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人民公社’的文章

曹胡陈氏家谱序

星期四, 二月 18th, 2016

原文首发于《陈武涛的博客》,感谢作者陈武涛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慢生活 咥泡馍》。】

鹑觚古塬,飞龙山上,陈氏支脉,世代相传。自清至今,三两百年,代有才人,温良谦恭。三朝更替,饱经世变,家谱无修,宗系散涣。时至今日,天下大定,重修家谱,深惟远计,启迪族里,激励后人,树君子之风,行仁义之举。

尝闻,先祖胡公,舜帝世孙,贤明通达,始建陈国,以国为姓,方有陈氏。东奔西走,南迁北徙,发愤图强,终成大族。坊间有言:陈林半天下。然,天下大姓,支系繁杂,朝代更迭,日月无常,大族多传,小族渐亡。欲闻前世,祖辈传言,义门后人,洪洞为根,槐树今犹在,族系却难觅。

奈何我辈,另立族谱,岁秃为祖,世代流芳。遥闻世祖,一子单传,沟边凿窑,栖于龙翼,子孙蔚然,宗族方盛。其时我族,家境殷实,良田百亩,车马成群,世祖贤达,仗义疏财。往来皆君子,结交纯贤达。 (更多…)

特权是毒药?

星期一, 一月 11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张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人心里的“霾”》。】

一位老领导访我,说出了一句话,颇耐咀嚼。他说:“特权是毒药!”我明知故问:“为啥?”他只是笑。呵呵,在中国,谁不知道特权呢?谁对特权没有感想、感慨、感觉呢?羡慕嫉妒恨的,恐怕大有人在!但说“特权是毒药”的,未必人人想过,也未必人人能耳闻。我孤陋寡闻,就颇觉此说新鲜。

忽然想起了我从前的邻居。他六十多岁时身体硬朗得像小伙,天天跑步健身,能走路绝不骑车,能骑车绝不坐车。我曾问他保持健康的秘诀,他没有直接回答我,却说他父亲“教育”了他。他父亲官至副省级,刚从位子上退下来,没有专车了,走路就吃力。有一次从钟楼往北门走,走几步就迈不开腿了,两三站路,不知歇了多少回。他去接父亲,老人家流眼泪,还自言自嗔:“这都怪专车!”邻居是长子,说他父亲:“你看你这官当的,把车当成腿了,没车接了,竟然不会走路了!”邻居对我解释:“父亲有专车不坐,会被视为另类的!”若被视为另类,那意味着什么,我懂的。他父亲晚年,一直坐轮椅。邻居说:“唉,特权害人呢!”这和“特权是毒药”之说,算得异曲同工吧? (更多…)

老屋的红对子

星期四, 十二月 12th, 2013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风吹黄豆叮啷啷》】

我老祖母其实并不识字。小时候我在老屋寄住,家里大人言语中总流露说祖母识字哩。比如,我父亲成上年天气不回老屋看他老子娘,也不看他儿我,就来一封信,信皮子揉得皱巴巴,大伯父取回信来,就喜欢高声说,云娃儿,快叫你奶来念信。彼时,老祖母若是在灶火屋里,就隔了几间屋回话,我占着手么,哪个识文化哪个念!若是正好也在堂屋里,接过信,在手里看半天,又递给大伯父,眼睛里有些泪花花,说,你念么,我眼花了哩。大伯父先自己看一遍,若是信中有大事了,便念给一屋子的人听,若是家常小话,就把信重又折好,说,没个啥,念屋里头都好哩么。 (更多…)

风吹黄豆叮啷啷

星期二, 十一月 5th, 2013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空地长满葵花》】

在庄稼里面,黄豆长得最是有趣了。“黄豆花开四月八,赶上新米吃粑粑。”这是在早乡间的童谣。四月八,当然是阴历,大约合成阳历,应当是五月末或六月初几?问题是五月末也好,六月初也好,哪里能吃上新米呢? (更多…)

一次卖桃的经历

星期四, 九月 12th, 2013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上庙会》】

人民公社时期,我们村有一个桃园,每年秋季,卖桃是一笔可观的集体收入。那时候一周一集,逢集时全村出动,男女搭配,把桃担到集上去卖。桃不等集,天天都有熟透落地的,村里人心疼,争着挑了担子,走方圆叫卖。 (更多…)

揭秘大饥荒:天灾还是人祸?

星期三, 一月 9th, 2013

原文首发于《美国之音》解密时刻节目,上篇回顾《揭秘大饥荒:究竟谁骗了谁》。相关阅读:维基百科词条“三年困难时期”】

开场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交,中国发生过一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饥荒。国内外专家统计,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中国共有大约3000万到4000万人饿死。对于这场大饥荒,中国官方迄今为止都没有公布过系统的记载和准确的数字统计,部分官方史料将其归咎于天灾。这场灾难究竟是如何酿成的呢? (更多…)

西安文革狂潮(十):从郑州到西安

星期五, 十二月 28th, 2012

本文系作者整理当年日记所成,首发于《田玉振的博客》,感谢作者“田玉振”的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INXIAN同意此看法。】

8月15日,刘建勋和党言川、方复山、刘松盛一同离京返回郑州。一回到学校,党言川他们三人便串联同学筹备成立郑州大学文化革命联络委员会(简称郑大联委)。当天晚上,他们又组织召开赴京情况汇报大会。郑州市其它大中专院校的师生和各界群众几万人前来参加。刘建勋、文敏生、纪登奎等省委领导也到了会场。会议开始前,郑大文革的人强行要主持会议,郑大联委的同学不同意,双方发生争执,互相推推拉拉。最后,郑大联委的人把郑大文革的人轰下了台。会上,方复山、党言川、刘松盛介绍了北京红卫兵大串联、炮打司令部和高校的运动情况,气氛热烈,群情激昂。 (更多…)

少陵原:农耕文明渐消失

星期二, 十一月 27th, 2012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西安人的文化身份》】

少陵原上的自然村星罗棋布,也许蕉村在这里是最古老的,属于周代的杜伯国。2800余年,蕉村一直谓之焦村,到中华民国才改为蕉村,理由是在此没有焦姓之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