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余华’的文章

[文化评论]新闻只是素材 文学不是奴仆

星期二, 一月 27th, 2015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原标题《文学与社会新闻的纠缠及开解》,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听秦腔》】

近些年来,新媒体的高度发达使文学与传播媒介的“交集”日趋频繁,不少作家有意识地在文学叙事中“采热点”,将社会新闻拿来与小说叙事元素快速、直接地黏合,力求在“新”字上做文章。于是有人断言,当下文学叙事已患上了“新闻依赖症”,作家的想象力已无法触及复杂而多变的社会现实,甚至认为文学叙事即将沦为新闻素材的奴仆。

在我看来,这不算危言耸听,社会新闻进入文学的界面确实较前扩大了,有可能成为新媒体时代影响写作资源的一个重要方面,它折射出新媒体时代文学与新闻的“新关系”;对此需细加辨析,很难用对与错,是或否的简单断语来说清。 (更多…)

东六路上老书店

星期五, 七月 9th, 2010

原文首发于《豆瓣·书店风景小组》,感谢作者“叶子冬暖”的原创分享。作者曾分享《致文理学院:你是我的庙》】

如果说原来它是一条路,那现在就只能称做”街”了,因为街只是用来”逛”的。

说来很是幸运,出生20多年来,我一直住在这条路的附近,向东50米就是世界独一无二的城墙,向西从这条两旁布满槐树柔柔的绿荫的小街道踱出两个路口,就是曾经全国闻名的东六路书市了。中学的时候似乎还离文学很遥远,所以多是去打探新出的参考书。当然,对于这麽便利的条件浪费了定是可惜,于是,最初的阶段,每去这里必定是一户不漏,时间长了自然对各家各类书店的布局分类了然于心,并同时担任起了同学们的购书顾问。 (更多…)

[西安e报:第111期]真真假假

星期日, 四月 12th, 2009

e报天天见,不见不习惯。今天是2009年4月12日,【酒后乱性·老王周日专栏】和你见面了。1955年的今天,第一间麦当劳快餐厅在美国开张。

[1]阿桑死的时候,臧天朔被捕了,而台湾的四个老人却像吃了回春丸,在香格里拉他们说喜欢看西安的美女(via:华商网)。稍作牵强,臧天朔在大陆其实也属教父一级的人物了,比如纵贯线之前的罗大佑,除非你脑子被驴踢了像陕台的女主持人一样,用一个明星的死亡来质疑另一个明星的堕落。臧天朔的成就10个阿桑也比不了,不要因为一个人死了就觉得她多么了不起,也不要因为一个人错了就觉得他一无是处,这是一个成年人最起码的常识。

歌手臧天朔涉嫌聚众斗殴案被移交检察机关
歌手臧天朔涉嫌聚众斗殴案被移交检察机关(via:北京晨报)

[2]我想真正应该悲哀的,是被时间改变的这一切。20年前罗大佑是罗大佑, (更多…)

我也是李钊

星期六, 二月 28th, 2009

题记

这是一段酝酿了好久的文字,我近来写文章越来越辛苦,往往是觉得那些文字就卡在我的喉咙里,想写却死活写不出来。比如,在看了《叶问》(注:wiki豆瓣新浪专题)之后,我觉得好像被打击了(注:语出自《高兴》,刘高兴看到孟夷纯的时候,对她一见钟情动了心,说出的一句台词),胸口好像中了一拳,五脏六腑都被打得错了位,想清清嗓子吐口浓痰,谁料,吐出的是一口血…

这种状态被称为是“破冰期”。我目前所供职的这间公司里的一个部门主任曾经说:所谓的破冰期就是积累、沉淀到了一定的程度,将要突破却没有突破的那个阶段。他说:如果你再坚持一下,就不知不觉地挺过去了,回过头来再看这段时间,你会发现在坚持中,达到了另外一个新境界。

缘起

在《叶问》这个电影里,甄子丹和林家栋这两个男人,就成功地实现了破冰,让我看到了在历经各种小角色的沉淀之后,所绽放出的“戏骨”气质。南都周刊如此评论道:“甄子丹通过此片完成了一次漂亮的转型,这是他从影20年来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代表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