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儿童节’的文章

我的母校上陈小学

星期二, 九月 22nd,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七夕不是情人节 》。】

1972年春,我背着书包上学了。我是蹦着、跳着、跑着去的。可以说喜气洋洋,得意洋洋;说趾高气扬也恰如其分吧。

我家所在的自然村叫杏树凹,属上陈大队(即上陈村)第十生产队。我上的是上陈小学第三分校,地点在临近的第九生产队,也就是蒋曹村(自然村)。两村相距两华里吧。出我村往西,是个官道,第一个岔路硬拐弯,端直往南,缓缓地越过一个梁,顺沟蜿蜒地踅下去,坡下树木簇拥了的村子,就是蒋曹村。

所谓的分校其实是借了李姓人家的两间土屋,屋里中间竖立着一个圆木柱子。土墩上搭一条木板,就是课桌,凳子必须自带。一二三年级各占一排,也有交叉。一个女老师,姓马。她是蒋曹村的媳妇,丈夫也教书,在外地。她丈夫的舅家在我们村,遵循村俗,她把我父亲也叫舅;按照班辈,我应该叫她嫂子或者姐。师道尊严,哪里敢套那个近乎?只能叫马老师了。 (更多…)

拐卖儿童是否需要判处死刑?

星期五, 六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的博客》,感谢作者“以阅众甫”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银行移动支付之殇》。】

微信朋友圈突然就满屏的随手转发支持拐卖儿童判处死刑。大多数是有小孩的父母,女士居多。我认识的一位女律师也转发了,我知道她也是一位母亲。首先拐卖儿童却是是令广大父母群体最为恐惧的事情,特别是在独生子普遍存在的年代,唯一的孩子的丢失会对家长造成无法估量的内心创伤,并使得许多母亲陷入终生的绝望。所以我能够理解为什么大家这样积极的响应随手转发活动,希望能够对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判处死刑。

同样,我身边也有一堆朋友,强烈的跟帖此类的事件的评论,而且特别反感大家一边倒的主张对这个犯罪行为判决死刑。这里面有不同的理由,但最多的是讨厌动不动就要立法、修改法律。而且大家也都能找出各自的反对理由。 (更多…)

[西安e报:2351期]大人身 孩子心

星期日, 五月 31st,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5月31日。2014年5月31日,是西安部分中学的小升初考试,在垄断了大西安中学教育的各名校门口,家长们焦急地等着孩子们考试出来…一个孩子,牵动万家,即便西安市教育局早早就划分了学区,要求学生就近入学,也依然无法遏止这一现象的发生(1986期之7)。 (更多…)

[西安e报:1622期]令人羞愧的留言

星期六, 六月 1st,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3年6月1日。1926年的今天,玛丽莲·梦露出生。这位20世纪的性感女神,当年非常贫穷,她曾为了50美元拍摄裸照月历,月历上没署名,但后来还是有人以此威胁她,结果梦露自己把裸照卖给了花花公子杂志。和最近为防癌切除乳房的安吉丽娜朱莉一样,她们都是敢对自己下狠手的人。

[1]足球小子

足球小子
图By 西部网 魏永贤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在所有关于孩子的图片中,我最喜欢这张。图片上这个孩子叫李容浩,不满6岁,刚刚开始在西安唯一一支家长组建的足球队里训练。他的父亲说:…主要是为了锻炼身体,提高意志力…”中国的家长似乎开始学习怎么教育孩子了。 (更多…)

一年中高兴的天数

星期日, 十月 7th, 2012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三道茶》】

我说,每年的“六一”儿童节,我会很高兴,那不意味着我还年轻,或者童心未泯。也不是为了迎合喜庆而做假,装天真和高兴。这样固执的心情我多年如此。

真正意识到儿童节的存在,是儿子上小学一年级,那年“六一”,他有生第一次参加全县的少年儿童文艺汇演,我居然有兴趣正经地去看他们的演出。 (更多…)

胡锡进先生,该吃药了

星期二, 六月 5th, 2012

原文首发于《Polly》,感谢作者“瓷瓜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儿时趣事》】

前两天是国际儿童节(当然“国际”两个字有些夸张),本来想祝孩子们节日快乐,但肯定有很多孩子忙着给领导表演节目去了,想来他们不一定能有多快乐,所以就祝节目早点结束吧,希望露天表演的地方太阳不要太大,也不要下雨。 (更多…)

[西安e报:891期]不单纯的孩子

星期三, 六月 1st,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6月1日。今天是儿童节。1942年5月,纳粹德国党卫军重要成员海德里希在捷克被两名英国别动队成员刺杀,6月初不治身亡。希特勒下令报复,以捷克利迪策村包庇刺客为由,屠杀了该村全部成年男性,约340人遇难(包括88名儿童),172名妇女及儿童被送进集中营,婴儿被强行送到德国家庭收养。为纪念此事,1949年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将每年6月1日定为国际儿童节

[1]闹剧也有意义

第一条还是献给药家鑫的爸爸吧。药家鑫的爸爸药庆卫5月31日分别在新浪和腾讯开通微博账户,他在微博里怒斥张显一而再再而三地捏造歪曲事实,比如药家仅有108平米的一套房子,而非张显所说的4套房;药庆卫在华山厂负责的是技术管理工作,而非军品采购。他要求张显在微博上道歉。6月1日12点30分,药庆卫在微博中说:“我们夫妇向遇害者及其家属道歉,向全国人民道歉。” (更多…)

热火小牛谁执牛耳

星期三, 六月 1st, 2011

《左传》中有这么一句话:“诸侯盟,谁执牛耳?”意思是说“各位诸侯,你们谁主盟?”延伸至今,演变为第一的意思。这中国人的智慧全部用到辞藻的考究上了,盟主就盟主呗,非要用个“执牛耳”。这牛也挺可怜的,古人一订立盟约就得歃血为盟,一歃血为盟就得割下牛耳取血,动物的生命如此不值一提,难怪别名“畜牲”。

六·一是个好日子,国际儿童节,最能让自己回味儿时的时间。可是,有些人偏要在这天倚老卖老,不合时宜地卖萌,不管超了多少岁,非要自称自己16岁,比谭咏麟还谭咏麟,大煞风景,何必呢?依咱看,心理年龄小才是真的年轻,鄙人是没那个资本过儿童节了。今年的儿童节更有意思,咱们这些“超龄儿童”一样可以过,因为NBA总决赛切合时宜地选在了这一天(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