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医生’的文章

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星期六, 十一月 4th, 2017

原标题:《当今世界最幸福的人正在哥斯达黎加小城街上卖牛油果》,刊登于美国《国家地理》,由 海盗电台 翻译,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国家地理封面

2017年11月的《国家地理》( National Geographic )封面专题是「寻找幸福」。他们将全世界最幸福人的光荣称号授予了一个街头卖水果的小贩。为什么是他而不是 川普、c罗 或者 扎克伯格 呢?下面就跟随《国家地理》的视角感受一下他的幸福吧。

他叫 Alejandro Zúñiga (阿列汉德罗 祖尼加,我们就叫他老祖吧),老祖是一个健康的中年父亲,每天至少有 6 小时和几个老伙计进行社交活动。大部分时间他每天睡七个小时以上,走路上班,大吃水果和蔬菜(老祖就是个卖菜的)。他每周工作(曾经在大市场买菜,现在城市主教堂教堂门口单飞,固定摊点卖牛油果、辣椒、生菜、葡萄、菠萝)时间不超过 40 小时,喜欢与友善的同事一起工作。他每周都要花几个小时做志愿者行善。周末他去教堂敬拜上帝,组织大家踢野球。他生活的卡塔狗(cartago,很抱歉这个翻译)是哥斯达黎加七个省之一,是老首都所在地,有哥国最大地位最高的天主教堂——天使圣母圣殿。在这里他做出了最简单的生活选择,安静快乐的生活在哥斯达黎加青翠温暖的山谷城市中。 (更多…)

基因测序与已经到来的未来

星期三, 七月 6th, 2016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体验韩国之:战争纪念馆》。】

一、千钧一发

1997年上映的科幻电影《千钧一发》(Gattaca)中描述了这样的未来世界:

在不久的将来,人类是经人工搭配基因孕育而成,剔除掉不良的基因。未经人工筛选基因而出生的人则被视为“病人”。一个人的潜力自出生开始就被确定,并会根据基因显示的潜力来安排适合工作。主角正是所谓的“病人”,他为了参加Gattaca企业的太空计划而假扮精英成员的基因身份。但升空前一星期,Gattaca企业内部出现了一起凶杀案,文森要设法避过调查员的追查,才能实现梦想。

《千钧一发》 所描述的未来已经近在咫尺,基因测序的商业化运用已经铺开。甚至可以说电影中的未来已经到来了。 (更多…)

《三人行》:先问问自己有没有看过银河映像

星期日, 七月 3rd, 2016

《三人行》毁誉参半,莫衷一是,原因很简单,每个人的标尺不同。当然,这个理由适用于任何影片,所有的艺术创作都会如此,不仅是电影。那么,对于《三人行》,那把标尺是什么呢?是你之前有没有看过银河映像。

2016年,银河映像成立20周年。在这一年里,杜琪峰亲自上阵,执导《三人行》,以攻内地市场,面对6月底7月初好莱坞大片扎堆上映,杜琪峰不改档期,可见其相当自信。同时,杜琪峰在香江岸边扶持三位新导演,监制他们的《树大招风》,影片开头便是银河映像的经典LOGO,原来,一样是以“三人行”为主题的《树大招风》才是真正为银河映像20周年献礼之作。 (更多…)

医生教你如何挑西瓜!

星期五, 七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白衣山猫的博客,作者“@白衣山猫”,曾撰文《面对医闹,我也亮出了菜刀!》。

叩诊音在临床上分为清音、浊音、鼓音、实音、过清音五种。

清音(resonance)是正常肺部的叩诊音。它是一种频率约为100~128次/秒,振动持续时间较长,音响不甚一致的非乐性音。提示肺组织的弹性、含气量、致密度正常。 (更多…)

《老笠》:沉寂的死水泛起浪花

星期日, 六月 19th, 2016

老笠,粤语抢劫的意思,片名的英文是robbery,抢劫案。影片从名字开始,直截了当地告诉观众,故事跟抢劫案有关,对着兴趣了,可以观之,对不上兴趣,自动离去。《老笠》是部小众影片,没钱只好请来小众的二三线甚至四线明星,专门拍一部“香港电影”。领衔主演之一的冯淬帆,作为80年代的当红明星,他在影片中的台词非常好:“出了这个门,三四线明星还是三四线明星。”

《老笠》和《GOOD TAKE》一样,是一部纯正的香港电影。 (更多…)

「薄皮」训练:减肥效率最高的运动

星期六, 五月 14th, 2016

原文首发于微信号《丁香医生》,作者“Ruki”。】

如果有一种运动动作,不需要任何器械,可以随时随地进行;既可以用于体能测试,又可以用来提高体能;而且可以动用到几乎全身的主要肌肉…

那一定非波比(Burpee)训练莫属了,来源于美国运动生理学家罗亚尔·波比(Royal Burpee)。

是的,「薄皮」只是对它的一个音译的戏称,能够非常有效地减脂,不就是让皮脂变薄嘛,是不是很形象?因为练起来有点累,也有人叫它「剥皮」。 (更多…)

媒体人,该收起你的恶意了。

星期五, 五月 6th, 2016

【原文首发于“@白衣山猫”的微博,作者“@白衣山猫”曾是浙江援疆外科副主任医师,原文名《刘永伟的右肾去哪了?》。作者曾撰文《面对医闹,我也亮出了菜刀!》。】

自从2001年1月2日,《南方都市报》刊载谣言《大活人两肾被偷,澳警方接报数起类似盗窃器官案件》,每年总有无良媒体来传播一些偷肾谣言,为此我前前后后写过5篇有关偷肾的辟谣文章。

我想这些无良媒体记者总应该长点记性,学习点医学常识,不要老是来传播谣言。 (更多…)

关于死亡的一次对话

星期二, 四月 19th, 2016

原文首发于“丁香头条”,作者“薛梅”是空军总医院的医生。原文名《医生手记:深夜查房时关于死亡的一次对话》。】

当患者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当被问到死亡是什么感受时,作为医护的你,内心有过怎样的波澜?

关于死亡:一个「不太好」的问题

不久前的一天夜里,我正在查房。

我推门走进20号病房,那个靠窗边的31岁白血病患者静静躺在床上,一如既往;如果不生病,她无疑是个美丽的女人。

彼时,她用被子严实地盖住了身体,仅仅露出娇好的面颊和肌肤雪白的颈子,我知道,她一直在发烧,已经有一段日子了,白血病患者化疗后粒细胞缺乏,免不了严重感染,她在无边无际的高烧中等待,每天都在等待,等待感染控制。

因为刚输过血,她的脸色泛着淡淡的红光,看上去似乎气色很好。她静静地躺在那里,我进门的那一刻,就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我。 (更多…)